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暗恋

时间:2020-02-04    来源:www.haiyawenxue.com    作者:夕。  阅读:

那天,他依旧像往常一样对着电脑无所事事,看微薄,上QQ,然后等待或许会出现的回复。

那天,她在微薄上,转发了一条名为“我是单身”的微薄,随后的那个晚上,一直处于黑白状态的QQ图像,在他的QQ上跳动起来。

“韩力,我失恋了。”

“你俩过年前不是好好的吗?是不是吵架了?”

等了许久,她都没有回复他,他想,或许她又莫名其妙地睡着了吧。

haiyawenxue

那天是2011年2月14日,时间是11:28。

开学的时候,他被她的新造型下了一大跳,曲卷的小波浪头发上染上一层淡淡的酒红,脸上打了粉底,而且还涂了唇彩。

以他的话来说,根本就是丑小鸭学人家装公主。

说完之后,她给了他1秒钟的逃跑的时间,可惜,还是依照惯例逃不出她的魔爪,被人揍得四脚朝天。

两人打完,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她靠到他的耳边轻声问他,“真的很难看吗?”

他貌似很认真的样子重新打量她的新造型,许久才冒出一句,“挺好的。”又许久,再补充一句,“可是我还是喜欢你素颜加直发。”

“哦。”她吐出一个字之后,再也没有说话了。

那天是2011年2月19日,时间是8:30。

他买夜宵的时候,见到她宿舍的人慌慌张张地来回在宿舍与学校之间。

当他得知她失踪了整个晚上以后,扔下夜宵,像是发了疯似的跑向教学楼。其实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跑去教学楼,或许就是有着一种微妙的感觉告诉着他,她可能在教学楼。

夜深的教学楼漆黑一片,在冬天的寒风衬托下,有说不出的阴森。

安静的空间里,清晰地响起他急促的脚步声。

“她前男友說要跟她复合啊。”

“我想她是忘记不了那天她亲眼看见她前男友出轨的场景,所以躲了起来了。”

……

haiyawenxue

她宿舍的人的声音一直在脑海里回荡,心脏一直在绞痛,似乎被无数蚂蚁撕咬。

他每到一间课室,都会大喊她的名字,沙哑带着喘息声的声音在空旷的教室回荡,久久不散。每隔几分钟,都会给她宿舍的人电话,询问她回宿舍没有。

找了许久许久,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她回去了,她说自己在2号楼的厕所里哭了很久,哭累了就回宿舍睡觉,现在她躺上床睡着了,你也早点回宿舍休息吧。”

他挂下电话,虚脱似的坐了在地上,莫名其妙地大笑起来,然后两行泪水沿着脸额淌流下啦。

“没事就好。”

眼泪流进嘴里,好苦。

那天是2011年3月1日,时间是23:11。

他把蛋糕拿回来的时候,刚好下选修,他来到她上选修的课室门口,人来人往的校道上,路人不约而同地把目光投向这个拿着一个蛋糕站在门口吃西北风的傻男孩。

他部门的几个同事调侃他,我们的韩哥追哪个女孩呢?

他只轻轻地笑了笑,同事们也识趣走开了。

选修课老师关上了课室的灯,跟他擦肩而过的时候,即使是在黑夜中,也能够感觉到那老师目光里闪烁出来的讽刺。

他给她电话,电话的另一头很热闹,她敷衍地说了句“在外面。”就把电话挂了。

他看着那个一磅大的蛋糕,叹了口气。

给她发了一条短信,“我把给你的生日礼物放到你宿舍楼下的门卫室,你回来就去拿吧。”

“哦。”她回的短信简单明了。

“这是我亲手做的蛋糕。”却始终没有勇气打下发送,最后还是把短信扔进了草稿箱,然后删除了。

那天是2011年3月28日,时间是22:31。

那个该死的班长跟团支书说要搞什么专业联谊活动,租了学校的饭堂,说要在那弄什么狂欢派对,专业每人交50块,然后买了一大堆零食,啤酒什么的。

他还是那种孤独的男孩,喜欢一个人坐在角落里,自从戒了酒之后,他喜欢上喝牛奶,无论什么时候也是一样。

她却是那种乐观派女孩,跟哪个人都可以玩得疯,无论男孩还是女孩。

突然,电房传来一阵巨响,吓得所有人呆了起来,接着有人在大喊,“着火了,快逃。”

聚集在饭堂的同学鸟兽散似的向门口蜂拥而出。

火沾到不知道那个混蛋打翻在地下的二窝头上,又起了一下小爆炸,火势更加剧了。

他逃出饭堂以后,见到她宿舍的人的时候,她们告诉他,电房发生爆炸的时候,她上厕所了。

那一刻,他的世界似乎失去了所有的声音,一股劲地向火场跑去,然而刚准备进门口的时候,被那个该死的班长跟几个男生死死扯住。

他拼命挣扎,因为过于激动的关系,嘴里说出的话模糊不清。

但在火光的映照下,任谁都能看得见,他已经泪流满面。

“韩力,你疯了?”

那突如其来的声音却出奇地使这头发了疯的野兽冷静下来。

haiyawenxue

他回头,她完好无缺地站在那里。

他二话不说地把她搂住,搂得很紧很紧,紧得让她清晰感受得到他身体的颤抖。

她没有拒绝,她说,“饭堂的洗手间老早就坏了,要上洗手间的话必须要到外面超市那里。”

他在想,“该跟她说吗?还等一下吧,还等等吧。”

他的眼泪一直没有停止。

那天是2011年4月1日,时间是20:47。

系主席团的名单公布了,跟所有人预测的一模一样,上面没有他的名字。

虽然早就猜到了这个结果,可是到了真正要接受现实的时候,人总是喜欢逃避。

那以后,他逃了几天的课,不在宿舍,也不在学校,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只是临失踪前,他跟他宿舍的人说,“这几天我想安静安静。”舍友们也理解他的心情,没有跟他说太多。

他再回到学校上课,已经是两个星期的事情了,有几科的老师让班长告诉他,若果他再不来上课,就不用参加考试了。

那件事以后,他似乎失去了当初上大学时的锐气,他不再过问班上的事情,部门的事情,甚至是她的事情。

那个晚上,她的部门要负责检查宿舍是否有人私自携带高功率电器回校。

刚好是她检查他宿舍,他的宿舍里只有他跟另一个男生,她是记得的,今晚他是有选修课的,他有逃了吧。

他知道她来了,瞄了她一眼,然后又专注回他的网游上。

她部门的人例行地检查了一遍之后,就走了。

她停住了脚,似乎因为什么越想越气似的,跑到他电脑前,给他的电脑关上了电源。

他见屏幕一黑,发狂似的对她大吼,“你有毛病是不?”

声音回荡在整间宿舍。

那是他第一次向她发脾气。

她的眼眸泛起泪水,狠狠地咬着嘴唇。

“我们以后不再是好朋友,我以后不再管你了。”似乎有意跟他斗大喊似的,力竭声嘶。

当她正要走出门口的时候,身后传来平静的声音,“我们真的只是好朋友吗?”

时间抽离了空气中所有的氧气,使已经开始转暖的四月萌生阵阵寒意。

旁观者撕裂了宁静的凄美,然后让时间停止。

那天是2011年4月11日,时间是19:21。

世界上有着这样的一种感情。

他喜欢每时每刻留意你的QQ空间,你的微薄,有关于你的一切一切,无论是比天还要大的,还是微不足道的事情。

他会愿意接受你所有的变化,无论你是改变成怎样,他都不会介意,虽然他最喜欢的始终是你最简单的样子。

他会为你做任何事情,即使明知道毫无意义,他也心甘情愿,连性命也能够抛诸脑后。

可是,你却不知道,其实他也是一种自私的人,他从来没有想过要当伟人或拿好人卡。

他做再多的东西,只是希望你能够接受他。

虽然他知道,你并不喜欢他,或者根本不知道需要喜欢他。

我们习惯把这样微妙的一种感情称作“暗恋”。

只想对你好,却不希望成为你好朋友的“暗恋”。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