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此情可待成追忆.李清照

时间:2020-02-04    来源:www.haiyawenxue.com    作者:雨未  阅读:

我从来没有想到过,在我的有生之年还会遭遇牢狱之灾的,但我不后悔。

再嫁给他,一个军官,我只想在晚年有个依靠,不会在凄风冷雨中顾影自怜。而且,我觉得,在一个兵荒马乱的年代,一个柔弱的、再婚的女子,能嫁给一个久经沙场的军人,也算是找到了好的归宿,尽管她曾经那么的高傲。

可是,我错了,错得让我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他娶我,并不是因为我的门庭,也不是我的才华,他看中的只是我所剩无多的金石字画。

南渡途中,我和明城积蓄了半生的金石字画几乎丢失殆尽,几经艰辛,才保住了些许。这些东西,无论是一幅画,或者是一块石头,都记载了我和明城许许多多的甘和苦,我视它们就如自己的生命一般。然而,我现在的丈夫,一个满脸正气的、我曾经以为可以依靠的军人,却把它们变成了杯中之物。

haiyawenxue

我可以理解他的行为,或许这就叫浇胸中块垒吧,可是,我怎么也不能容忍酒后对我施以拳脚的他。

那天上元节,一大早他就出去了。直到傍晚时分才醉醺醺的回来。这时我发现明城最喜欢的一块石头不见了,那是王羲之刻的《兰亭序》,是明城的至爱。我曾经告诫过他,你变卖其他的,我不计较,可是,无论如何,这块石头都不能动!哪知……我给他倒了杯茶,然后问他,那块石头是不是给卖了。那知他眼睛一瞪,挥起了拳头……

那晚是我生平第一次没回家,我一直在街上漫无目的的游走。街上车水马龙,热闹非凡。各色的花灯争奇斗艳,射弈之声此起彼落。可是这一切似乎都已和我了无关系。我只是一直这样毫无目的的走,直到深夜。

街上的烦嚣随着夜色的加深渐渐的远去了。我也走累了,找个地方歇歇吧,我对自己说。不远处有一人家,灯火还在亮着。于是我悄悄的走到那,在他的窗台底下坐了下来。

屋里面的主人似乎正在和朋友叙旧,他们兴致极好,正在笑谈着什么。我倾耳细听,原来是在谈论朱淑真的《生查子》:“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今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旧,不见去年人,泪湿笼钟袖。”屋里灯火融融,一片春意。我呢,仍然是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看,今晚的月亮多圆呀,可人呢,为何就不能圆?明城呀明城,你可知道我此刻的痛楚?每当想起和你一起赋诗饮酒、泛舟藕池、鉴赏金石的时候,我的心就如刀绞一般呀,此刻的月色,为何又是那般的冷淡无情?

我决定要离开军人了。在我作这个决定的时候,我已知道我将要面对什么,或许我的诗词不能让我名传千古,但这一定会让我的名字流传下去的。果然,当我踏进衙门,递交状纸的时候,衙门里外的人都露出了骇然的神色,之后就是鄙夷。连我父亲的门生,堂上的那位大人,也不例外。我敢肯定,他此时的想法一定是怎么像我这样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