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奔跑

时间:2019-07-06    来源:编辑推荐    作者:精明大官人  阅读:

今晚和汪冉约好,又要出去奔跑。

汪冉要奔跑的原因很简单,我告诉他,你太瘦,男人要像山,能够遮风挡雨,是未来家庭的脊梁,你这般单薄,如何应对?他告诉我,这些许年来,每日进食,饭量不曾减,但就是不长肉。我观其生活懒散,作息无规,料换做是我,已然不知道将要胖到哪里去,想来此人天削掉瘦体质,无论外因怎样诱导,硬是胖不起来,这类人不少,与年轻时的杨路迎风胖颠倒。有呈对称轴的意思。

而我要奔跑的原因也很简单,我感觉长期缺乏锻炼,体质日渐下滑。肺活量连以前拿手的歌都飚不上去,每次去唱歌都要逼出几下破音,十分难堪。关键是夏日将至,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另外,我们每次都是晚上奔跑。因为白天我们都忙。

我也喜欢晚上跑出去的感觉。白日里就算不热,温度似乎都是焦躁的,伴着满街满城焦躁的车和焦躁的人。跑在堆里,比走还费劲,久了也连同焦躁起来。奔跑本是个无趣的运动,若焦躁去对待,不久便累了,乏了,不愿再去做。

而换作晚上去进行,则一切都舒缓下来,感觉路两旁的树木也都变大,看不见绿,却能感到鲜活。人少,车少。

haiyawenxue

我看,一个城市的味道要到晚上才能去发掘。亮堂堂去看,苏州市区不过房子矮点,树多店,上海不过密集点,华丽点,南京也没有不一样的拥挤。而到了晚上,跑出去,看到的没有狮子林,虹桥高架和玄武湖。到确是问道整个城市真实的气味了。

能听到老阿姨浓韵的家乡话,街头小巷里的叫卖,河边遛弯的狗。夜晚的风,抽抽的。

我们会戴着口罩,哼哧哼哧速度不快的一路向前。第一次奔跑时,汪冉认为我们应当每天按不同的方向,利用双腿,8天,我们就可以踏遍合肥。我笑称,等我两奔跑日久,从此不必坐车,去哪里,只要带条毛巾。到跑到了,擦擦汗就完了,多绿色啊。结果是没跑出五分钟此人就说口罩戴着喘不过气,又过5分钟,此人岔气,期间我冷嘲热讽,希望刺激此人的自尊。未果,汪冉在宿松路与沿河路交口彻底放弃,斗志全无,脸色苍白,一身虚汗,我怕其死在路上,不敢再劝。

汪冉倒在了起跑的第一天,此后以工作忙要加班,女朋友来了,谈客户等各种理由推脱。我却依旧在坚持,我通常从北二环一路往东,到嘉山路顺下,跑到新蚌埠路下川迂回,再上宿松路,折向逍遥津公园西门,最后横贯逍遥津,从公园南门杀出。下地下通道,再上,赶到淮河路。上去喝口水。再折回。

期间风景,美不胜收。

我记得朴树有首歌,里面有句歌词是这样写的——“我们在奔跑,沿着夕阳,是你喘息,起伏不停,我闭上眼睛,我们躺在青草上仰望,看日子在飘荡……”旋律就浮现在耳边,意境特美。此时,汪冉已经陷入了无休止的低级,恶俗但又每人跑不掉的小恋爱当中,打破我俩好基友公众形象。

有天他给他小对象买了朵玫瑰,要先放在我办公室。防止被同事笑话,我告诉他,你怎么可以只送一朵,他问我数量有什么讲究,于是我告诉他,21是爱你,11是1生1世。他最终还是忍不住,问1朵代表什么,我告诉他,代表“1个DIAO丝。”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