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诅咒之位

时间:2013-12-16    来源:原创 www.haiyawenxue.com    作者:风雨如书  阅读:

  楔子

  深夜,云层低沉,万籁俱寂。

  电脑前的男孩一点困意都没有,一副兴致高昂的样子。屋里只亮着一盏台灯,光照有限,所以整个屋子有点暗暗的,四张铁架子床木然地耸立在黑暗中,如同四具僵硬的尸体,散发着阴森鬼魅的寒光。

  没错,这是一间男生宿舍,屋子里只有男孩一个人,现在是周末。

  男孩的手不停地在键盘上敲打,他的目光一直停留在显示屏上,一个QQ好友正在给他发一个文件。

  文件传输完毕,他点开了文件。

名字控

  这是一个FLASH文件,动画开始是一个漆黑的走廊,只能看到两只穿着帆布鞋的脚在移动,耳机里传来低沉的走路声,随着进程的继续,黑暗中渐渐透出一丝光亮,一个模糊的身影出现在屏幕中央——是一个女生,她穿着一件蓝色的校服,披散的头发盖住了大半张脸,她倚靠着墙壁,如同一尊雕塑。

  耳机里传出一阵心跳加速的声音,男孩的心跳也跟着加速,慢慢地合上了节奏……

  那个女生抬起头,漆黑的头发缓缓散开,露出的眼眶里没有眼珠子,殷红的血顺着眼眶流下来……

  男孩猛地摘掉了耳机,大口地喘着气。画面上的女生影像开始模糊,最后消失在黑色的背景里,然后,画面跳出几个血色大字。

  “欢迎你,新同学。”

  男孩吸了口气,刚准备关掉FLASH,背后忽然响起开门的声音。门是锁着的,怎么会开呢?男孩慌忙转过头,这一看竟怔住了,一个女生,穿着蓝色的校服,披头散发地站在他面前,双眼流着殷红的鲜血……

  男孩睁着惊恐的双眼倒在了地上,电脑屏幕上的FLASH结束了,漆黑的背景变成了血一样的殷红,红色的光芒由台灯灯光打散,染到男孩的脸上,仿佛一幅凄美的画卷。

  只是男孩呼吸不再,他的生命永远留在了这幅画卷里。

  门,吱吱啦啦地开了,夜风带着鬼魅的气息蹿进来,拉开了故事的序幕……

  1

  陆序走进教室的时候,几个男生正在忙着发新书。已经高三了,除了一些基本课本外,还有很多复习资料。

  为了对付高考,每个同学都无暇顾及其他事情。直到陆序坐到最后一排的空座位上,所有人都停止了动作,齐刷刷地盯着陆序,眼里充满了恐惧。

  “同学,这里……这里不能坐。”前面一个女生慌忙跑了过来,急急地说道。

  “为什么?这里有人了吗?”陆序疑惑地看了她一眼。

  “不,只是,只是……”海崖文学网 www.haiyawenxue.com

名字控

  女生犹豫着不知道该怎么说。

  陆序没有理会她坐了下来。

  女孩还想说什么,上课铃声已经响了起来,她只得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对于陆序,老师只让他简单做了下自我介绍,便开始讲课。这节课陆序并没有听进去,他总感觉有一些目光落在他身上,等他抬起头的时候,那些目光又快速地离开。

  大家似乎关注他比上课更重要。陆序知道这是为什么,因为他坐的位置是诅咒之位。

  两年前,一个名叫刘敏的女生因为受不了压力的逼迫,吊死在教室里,她的身体就吊在陆序坐的这个座位上面。据说当时她的死相非常恐怖,整个身体僵硬垂直,两只眼睛瞪得又圆又大,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

  从那以后,各种传闻开始在学生之间流传。有的人说刘敏不甘心死去,每天都会在教室里寻找替身,也有的人说曾经在晚上见到过刘敏的鬼魂,因为她是自杀的,所以每天晚上都会重复自己死前的动作。久而久之,那个座位成了高三(4)班的禁忌之位,即使有新同学来,也不会去那里坐。

  如果说刘敏的死只是恐怖的源头,那么李强则是源头的延续,也是那个座位被诅咒的证据。

  李强是整个南明高中唯一一个不相信鬼魂的人,他毫无顾忌地坐在了刘敏的位置,并且坚信所谓的恐怖诅咒,只是一个无聊的玩笑。为了证实这个说法,他甚至留校住宿,就连周末都不回家。

  李强在学校住了七天,然后在一个周末被人发现死在了宿舍里。

  警察立案调查了很久,最终也没有找到凶手。但是,高三(4)班的那个诅咒座位却成了整个南明高中,甚至整个城市的恐惧之源。人们乐此不疲地讨论着那个座位的古怪与神秘,甚至有一些好事的人说,那幢楼下面原来是一个清朝秀才的坟墓,因为一直不得志,最后郁郁而终。刘敏之所以自杀,是因为受到了他鬼魂的蛊惑。

  Q对陆序说过,如果可以,破除诅咒。

  是的,必须找出来。

  2

  晚自习结束了,同学们纷纷收拾课本,陆陆续续地离开教室。

  陆序坐着没动,他还有几道题没有搞清楚。等他把那几道题解决后,教室里已经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了,恍若一座空坟。

  收拾好书本,陆序向前走去,一个个座位在空寂的教室里仿佛是一座座墓碑,有的编号已经模糊不清。

  走到门口,陆序关掉了教室的灯。

  呜呜呜……灯关掉的一瞬间,教室的某个角落似乎传来一阵低沉的哭泣声。

  “是谁?”陆序冲着漆黑的教室喊。

  “唉。”哭泣声变成了一声叹气,虽然很轻,却清晰地传进陆序的耳朵里。

  陆序慌忙打开了灯,电棒闪了几下,亮了。

  教室里除了死寂的课桌板凳,再无其他东西,后面黑板上写着高考注意事项,旁边被调皮的学生画了一个歪着的人头,冲着他露出诡异的笑容。

  “鬼学校。”陆序随口说了一句,重新把灯关掉,走了出去。

  已经是夜里十点多,教学楼里几乎没有人了,声控灯时不时被惊醒,然后很快又悄无声息地关闭。

  走廊里只有陆序的脚步声,听上去有些单调,陆序的心里有些发毛了。他的脑海里出现了和Q的对话。

  “你确定要去南明高中?”

  “是的。”

  “你不怕诅咒吗?”

  “诅咒在人心中,也许是人心有鬼。”

名字控

  “于是,你想找出那个鬼?”“不错。”

  “我该怎么感谢你,如果,如果你也出事了呢?”

  “那只好请你来找我了。”

  回忆分散着陆序的恐惧,让他很快从阴暗的走廊里走了出来。

  走出校园,他的手机响了起来,是爸爸打来的电话,他今天晚上要在公司加班,可能到天明才回来。

  这样的事情不是第一次。

  陆序急着回家的情绪顿时荡然无存,本来准备招呼出租车的他改变了主意,沿着学校后面的小路慢慢向前走去。

  夜色下的小路有些冷清,偶尔有远处的过路车打过来灯光,陆序想起以前从这里走过的记忆,内心的失落不禁越发浓烈。

  “陆序。”突然,有人喊了他一声。

  陆序抬头看了一眼,一个男孩站在前面,他的样子有些熟悉,但是陆序想不起来他的名字。

  “我叫罗子明,高三(4)班的,你今天刚转到我们班,呵呵。”罗子明看出了陆序的疑问。

  “哦,怎么不回家啊!”陆序看见罗子明手里拿着一个黑色的塑料袋,正向学校方向走去。

  “钥匙忘课桌里了,回去拿。”罗子明笑了笑,“我先走了,一会儿学校该关门了。”

  陆序点点头。

  罗子明经过他身边的时候,那个黑色的塑料袋被风吹动,哗哗作响,陆序无意看了一眼,塑料袋子里面似乎是一个人。

  确切地说是一个纸人。

  陆序呆住了,这么晚,罗子明拿着纸人去教室做什么?他想问,但是罗子明已经走远了,黑色的塑料袋随着罗子明的身体一晃一晃,里面的纸人仿佛是一个从棺材里爬出来的尸体。

  陆序莫名地打了个冷战,慌忙向前跑去。

  3

  教室的灯亮着。

  陆序走过去的时候,门闪开了一条缝,陆序看见一个女生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她穿着蓝色的格子校服,头发垂在眼前,身体寂寂不动。

  沙沙,耳边传来了脚步声,似乎有人走了过来。

  陆序转过了头,他看见前面黑暗中走出来一个人影,惨白的脸,猩红的嘴,漆黑的眉,身体晃晃悠悠的。

  那赫然是一个纸人。

  “你找我啊!”突然,一个声音蹿进耳朵里,陆序看见之前坐在教室里的那个女生此刻来到了自己的身边,她昂起了头,头发散开到两边,露出两个黑乎乎的眼洞。

  陆序一下睁开了眼睛,冷汗浸湿了睡衣。

  窗外,天亮了,噩梦如同散不去的氤氲,在眼前缠绕。陆序揉了揉有些晕沉的脑袋,从床上坐了起来。

  9路公交车上,陆序看到了一个女生,陆序记得她是班里的学习委员,名叫夏颖。昨天自己坐到那个位置上的时候,夏颖还跑过来劝过他。

  “你好。”夏颖也看到了陆序,走了过来。

  “你好。”陆序点了点头。

  “你以前在哪个学校呀?”夏颖问道。

  “南明三中。”陆序说。

  “你是三中的啊!”夏颖意外地喊了起来。

  “是的,我知道那个位置的事情。”陆序知道夏颖为什么会意外,南明高中的诅咒之位,在整个南明的学校都有流传。

  “那你,为什么还坐那?”夏颖奇怪地问。

  “呵呵,以后你们会知道的。”关于和Q的约定,陆序不想告诉别人。

  车子停了下来,下去一批人,整个车厢有了空隙,没有了之前的压抑。

  “李强出事前还在QQ上和我聊天,突然他就掉线了。然后出事了,有些传言并不是空穴来风。”夏颖说道。

  “哦,你是在提醒我吗?”陆序笑着问。

  “反正我不希望再看到有人出事。”夏颖没有再说话,转过了头。她不知道,其实已经有人出事了。

  陆序和夏颖来到教室门口时,一堆人拥在门口。

  夏颖拉住一个女生问:“怎么了?”

  “有人死了,诅咒又出现了。”那个同学低声说道。

  “什么?”夏颖慌忙挤了进去。陆序站着没动,他个子高,目光越过人群,一眼看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吊着一个男生。

  他是罗子明。

  他的手里还拎着一个纸人,那个纸人冲着围观的人露着鬼魅的笑容。

  4

  罗子明的死亡时间是昨天晚上十一点半。

  陆序犹豫着是不是要和警察说一下昨天的情况,他想起昨天晚上在路上遇见罗子明的情景,他说自己忘了拿钥匙,可是为什么他手里拎着一个纸人呢?而现在,这个纸人和他的尸体在一起。

  诡异的死亡,鬼魅的纸人,搭配在一起,变成了一张无形的大网,紧紧包着陆序的心。

  罗子明的尸体被警察抬走了。陆序在众人恐惧、疑惑、不解的目光下,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这一节课,陆序的心很乱,也许是罗子明的死带来的冲击,他总觉得头上有人在看着他,老师的讲话一点都没听进去。他想起了和Q的对话。

  Q说,七岁那年,我第一次见到她。她躲在后妈的后面,眼神惶恐。那时候,我手里紧紧握着自己的玩具猪,生怕被她抢走。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