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月亮敲开我快乐的门

时间:2019-07-06    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亦仁亦智  阅读:

不知为什么,今夜我突然感觉有些疲惫、孤寂和无聊。我想上会海崖文学网,用鼠标叩开聊天室的门窗,然后与我志同道合、情有独钟的好友共同畅叙友情,互相切磋写作技巧和人生百态。可谁知宽带连不上海崖文学网,聊天框里的好友人头像个个都是黑灰色,这无形中本来心情不好的我,凭空增添了无尽的惆怅。我想有一间平静的书房,用油墨的芳香抚慰我无法平静的内心,但来做客的朋友络绎不绝,尽管我非常厌倦那酒海肉山、烟雾缭绕的生活,但因个人的工作关系,我不得不在这种嘈杂和索然无味的生活中渡过。我想与我白头偕老的夫人坐在一起共同畅叙生活得欢愉,可是性格和志向彼此不同,没说几句话,我就被她那十足的火药味呛得无法喘息。我想打开电视机,用那比较赏心悦目的电视节目,来填平我内心的孤寂和无聊,可偏偏电视频道那数不清的广告节目充斥了一切。我想给朋友和下属打个电话,期盼对方和蔼的语音来抚慰我心扉的阴影,可电话那头儿传来的感觉却是一味的劳累和烦躁。我想向远在天边情投意合的她发个短信,让她那才华横溢和流光溢彩的诗句来弥补今夜疲倦的心灵,可谁知等来的却是杳无音讯……

原来,人们像我一样活的都不容易。

无奈之余,我想点燃一颗香烟,让烟雾驱逐我内心的压抑,就在我还未点燃香烟的一霎那,一缕皎洁的月光从门缝里泻进来。原来我日夜埋头书案,却对今夜的月亮高挂全然不知。我心头突然增添了一点惬意,随即走出了陋室,漫步走向灯光如幻、扑朔迷离的大街上,想在寒夜中漫步,在消遣中平稳我内心的寂寥,让趣味盎然的人生经历重新在脑海中浮现……

初春咋寒的天气,人很稀少,我在大街上漫无目的地徜徉漫步,想等自己的心扉渐渐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在回家看看书,在看书中让双眸渐渐的闭合,去迎接困神的来临。当我走到一个砂锅小吃摊旁边时,我被一位看上去已经有花甲之年的老板娘那洪亮而且有些沙哑的叫卖声所吸引,不知不觉的站立在那里。双手插在衣兜里,像一个文质彬彬的书生,让寒意的冷风随意去吹摆自己的黑发,似无察觉地站立在那里,对老板娘那热情的服务去细细的品味和欣赏。

“先生,吃碗砂锅吧,有荤的有素的”。

haiyawenxue

其实,我并不饿,因为刚刚吃了晚饭,再说今晚我的夫人为我特意做了平素比较喜爱吃的小米绿豆羹,因此我还多喝了一汤碗。

还未等我开口,老板娘那和蔼可亲的目光又一次向我投来,好像带有乞求的口吻对我说“先生,吃一碗吧,暖暖身子”。我有些不好意思离开,抱着施舍的意图,坐在她的小摊旁想吃碗砂锅豆腐,以此来报答老板娘的热情恳求。老板娘见我坐下来,好像很高兴的样子,随即给我做起砂锅豆腐来。

由于气温较低,火自然就慢,但我心中的火苗却噌噌地往上窜:“太慢了,我还是别吃了”。

老板娘见我想离开摊位,有些紧张,一边忙手忙脚的操作,一边和我说着话,“这就好,这就好”,唯恐我离开。天很冷,而她额头很分明地渗出细细的汗滴。因为客人很稀少,我还是压住了内心的无名之火,一直等她做好后,吃了,然后塞给她两张碎票,潇洒的离开了她的小摊。这时我突然感觉到,对于她,我尚且生活得还不错,起码我是“吃财政”的国家干部,起码我每月有固定的收入……

“买几斤香蕉吧。”说话的是一位老人,灯光下的眼睛很浑浊,穿一件破旧的黑色棉袄,在寒风中有些哆嗦。其实,我并不太喜欢吃香蕉,再说,平常亲朋好友来我家,经常送一些水果之类的东西,我经常拿出来给孩子们吃,自己还很少吃。见老人那期盼的目光投来,我决定买几斤带回家,且没有讨价还价。老人去脚蹬三轮车中给我挑拣大串的香蕉,看得出,他的手脚都很不灵便,但他用那粗糙的手,精心的为我打包,眼睛里放射出幸福的异彩。我在想,是我买他的香蕉给他带来的欢乐吗?

果然,我从衣兜里取出钱来给他时,老人的脸上荡漾着灿烂的笑容。

回家的路上,砂锅摊上的老板娘和卖香蕉的老人,那还未抹掉的两张面孔时不时飘忽在我的眼前。满足的老板娘,快乐的卖香蕉的老者,每一个人都有一个生存的位置,固守着它,也便是固守着随时可能出现的快乐。

于是,我快乐起来,我比较他们要幸运的多了,至少不用乞求别人去买我的东西,我的位置至少还有个人尊严的色彩。尊严不就是一种奢侈吗?我想,奢侈多了,心灵便会容易满足了;不懂的满足,就将永远不会有快乐啊!

我叩开门,回到自己的家中,那是快乐的门。我快乐的哼起一曲小曲,把买来的那一嘟噜香蕉高高举在夫人迷惑的目光前,也想感染她,让她和我一起分享快乐。

啊,是月亮敲开我快乐的门!

亦仁亦智:时辛卯年正月初九日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