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血河 三十九

时间:2018-07-24    来源:www.haiyawenxue.com    作者:任明真  阅读:

三十九

巧云的婚事一拖就是几个月,巧云娘也越来越没有耐心,说评书一样没完没了的每天指桑骂槐唠叨个不停,而且单等老蔫不在家的时候才开始表演,因为老蔫在家的时候心疼自己的闺女,不让她这么折腾。

老蔫套上马车一走可以眼不见心不烦,巧云可有点受不住了这样的折磨,眼见着地里的庄稼活儿越来越多,她也不在家里呆了,老蔫前脚一走,她也扛起锄头去地里干活,中午就回家呆吃顿饭的功夫,晚上估摸她爹回来的时候才回家。

以前巧云不在家的时候,许多庄稼活都是老蔫媳妇一个人干,现在有巧云干,老蔫媳妇可就舒服了,天天串门儿东家常西家短的找人唠嗑。

春天来了,到处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象,田野中的油菜花,大约有两尺多高了,那金黄色的油菜花像是描绘在绿色新装上的装饰图案。在阳光的照耀下,一大片一大片金光闪闪,格外耀眼,人头在里面,就像在金色的海洋里游泳。油菜花旁的小麦绿油油的,一片接一片,绿的像一块块碧玉。燕子在空中飞着,它们时而在天空盘旋,时而排成行站在电线上,成为一道亮丽的风景。田埂上稀稀疏疏的几棵杨树,也长出了芽苞,开始绽出新绿。

巧云家的麦地就在村口的大路边,她家的麦地没有打除草剂,却比谁家的都要干净,几乎连一根杂草也没有,就是这样巧云也宁愿天天来地里,现在她不想在家呆着,也不能在家,在家的时候太压抑,她娘的唠叨就像一颗颗炸弹在半空中爆炸,你躲到水里,那又会变成深水炸弹,怎么都会炸得人体无完肤。

名字控

农村的空气总是那么新鲜,春天的风景有那么美好,这一切的一切,让她的心情舒展了许多。

坐在田埂上休息,她看到大路上走来一个人,走得越来越近,看得越来越清楚,她的心里一阵发凉,虽然已经过了几年,那个人化成灰她也认识,竟然是刘三,他除了头发剪得很短,别的也没有太大变化。

“他怎么会回来了”

巧云怕他看到自己,忙扭过了脸,可是刘三并没有在意地里干活的人,急匆匆地进了村。巧云再也没有心思干活,只想着赶快回家,把锄头都丢在地里了。

回到家里,巧云中午饭也没有吃,蒙着头睡了一个下午,心里太乱了,整个下午她也没有听清自己的娘唠叨了些什么。

刘三出狱了,回到家里到处一片破败的景象,院子里长满了杂草,屋子上的瓦少了几块,像打开了几个天窗,木板床成了老鼠的舞台,进屋的时候有几只老鼠正在上面跳舞,奇怪的是,它们竟然不怕人,直到刘三抄起一根棍子去赶它们才一哄而散,胆大的还从老鼠窟窿里往外探头,看看是谁侵犯了自己的地盘。木桌和柜子上的灰尘积得比铜钱还厚,偶尔有老鼠留下的爪印,一条桌腿上长出了一片木耳,不过都已经干了,还不知道是哪年长出来的呢!

整整收拾了三天,刘三的家才算露出了一点本来面目。他当年的兄弟陈五不知道从哪儿听到了他出狱的消息,拎着两瓶酒来给他接风洗尘。家里冰锅冷灶的,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他们还是去了村头的酒馆。

现在刘守信的酒馆已经是鸟枪换炮,不再是当年的三间石头房子,翻新成了两层六间漂亮的小洋楼,上面住人,下面一间做门面,一间做厨房,还有一间摆了两张桌子。

因为是上午,店里也没什么客人,老板娘翠莲一个人正在打盹,见有人来立马精神百倍。

“我说谁呢!刘三兄弟你回来啦!快屋里坐,快屋里坐。”

来的都是客,做生意的只看你兜里的钱,不管你什么人,都可以笑脸相迎。

“老板娘,亏你还记得我刘三,今天有朋友来,你给整几个好菜。”

刘三抱了下拳,也不知道这是在牢里跟谁学的。

“好,快去里间屋,有雅座。”

“不了,就在这里吧!大上午的也没什么人,图个热闹,在这里咱们大家正好说话方便。”

名字控

刘三指了指柜台前面摆的一张方桌,那是闲着的时候村里有人打牌打麻将用的,现在正好空着。

“好,听兄弟的,你们先坐会儿,马上就得。”

翠莲脸上笑得像一朵花,店里好多东西都是现成的,没多会儿就给端上了几个菜,摆上杯筷以后,又给拿上一瓶二锅头。

陈五倒上了酒,端起自己面前的一杯向刘三道:“来,咱们兄弟先干一杯,一杯双意,一是为你接风洗尘,二是祝你以后的日子福星高照,鸿运当头。”

一番推杯换盏,二人都有了几分酒意,也勾起了刘三压在心底的心事。

“兄弟,我这几年在里面什么罪都受了,终于熬到了今天,没想到刚出来还有你能想到我,来,咱们再干一杯。”

“干……”

陈五是酒场上的英雄,来者不拒。

“兄弟,刘老蔫家的那个丫头巧云现在怎么样了?嫁人了没有?”刘三的舌头已经有些打结。

陈五夹了块肉塞进嘴里,吞下去后又喝了口酒。

“嗨!别提了,本来这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刘老蔫两口子托刘媒婆给巧云找了个人家,正巧就是我们村的王大胜,对了,你也应该知道,邻村的,小时候还欺负过你呢!这家伙就是个烂酒鬼,有一次喝多了把拖拉机开到沟里去了,差点没摔死……”

“不是吧!他不是有媳妇了吗?”

“这你就有所不知了,他这人有个毛病,一喝多就打媳妇,这不大前年,有一次他媳妇被他打的受不了,喝农药死了,就撇下一个孩子,现在也有十好几了,因为他是刘媒婆的娘家侄子,所以这刘媒婆也真给卖力了。”

“刘老蔫把闺女嫁给他?那不是往火坑里推吗?”

“嘿嘿”陈五坏笑了一下“大哥你这还是旧情不忘呢!”

“别胡扯别的,巧云答应了这门亲事没有?”刘三的语调里有些着急。

“那我就不知道了,老蔫两口子都没意见,估摸着她不愿意也不成。”陈五看着酒瓶空了,我对老板娘嚷“老板娘,再来一瓶酒。”

女人都是喜欢多嘴的,做生意的女人更喜欢多嘴,翠莲把酒杯放在桌子上重新回到柜台后面。

“巧云那姑娘现在长得一朵花似的,怎么能愿意嫁给那样一个货色,从年前到现在寻死觅活的也没同意呢!”

“能有人要就不错了。”陈五打开了酒瓶盖又倒上满满两杯。

翠莲明白他这意思,笑着伸出手指指了指刘三,半开玩笑道:“要说都是你这个害人精,要不这好好一个姑娘怎么会没人要呢!”

“男人吗,这事算什么,在咱们农村老公公扒灰都不是什么稀罕事儿,有什么大不了的,过去了,都过去了,来,喝酒……”

“没人要,我要,反正早就是我的人了,我在里面的时候,还一直念叨她呢!”刘三也是喝多了。

“你恐怕就没那机会喽,听说人家能给两万块钱彩礼,不看刘媒婆的面子得看那钱的面子,老蔫两口子心里一百个巴不得呢”翠莲儿撇了撇嘴,其实他还是从心眼儿里瞧不起刘三的,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他觉得这人没什么人性。同时她也觉得,真是有钱能使鬼推磨,真金白银才是真的,你刘三除了有个臭名还有什么?

两瓶二锅头喝完,刘三已经酩酊大醉,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的家,死猪一样一觉睡到了第二天早上,连夜里一只老鼠偷偷爬出了洞和他做了亲密一吻都不知道!

巧云现在陷入了一个两难的境地,在家里她娘念紧箍咒一样每天唠叨不停,去地里干活又怕遇到刘三,这种情况下,她感到很无助,不知道该怎么办。

果然如她的预感一样,一天正在地里干活的时候,刘三凑了过来。

“巧云。”

对这个人,巧云恨之入骨,却又没什么办法,只能尽力躲避。

“巧云,你听我说,你不能嫁给那个烂酒鬼,他老婆就是被他活活给打死的,你嫁给他也不会有好下场……”

名字控

见巧云要走,刘三伸手拦住了她。

巧云心里又是气愤又是害怕,她只想赶快回家,家里再怎么不好也是可以避风的港湾。

“巧云,我知道你爹娘在逼你,不管怎样以前咱们也好过一场,既然你已经是我的女人,哪还有人会要你啊!你以后还是跟我好吧,我刘三虽然名声不好听,可哪点都比那个烂酒鬼强,以后也会好好对你的……”

没等他说完,巧云像躲避瘟疫似的从田埂上绕着跑了。

看着巧云苗条的背影,刘三陷入了想入非非,不过他没有去追,因为旁边的地里有人在干活,一不小心会引起别人的猜疑,他刘三刚从牢里出来,可不想再有什么闪失。

巧云去地里干活的次数少了,巧云娘的咒骂却越来越多。虽然出去的少了,还是被刘三骚扰了好几次。她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真的想跳进斜河里一死了之,这个记录他童年岁月的山村现在就像是地狱,是地狱下面的地狱。

“算了,还是给他们卖个好价钱吧!也算是报答了一场养育之恩……”

她暗暗在心底打定了主意,做了一个注定让自己痛苦一生的抉择。

晚上吃饭的时候,巧云给爹娘盛好了饭,自己却久久没有拿起筷子,咬了咬嘴唇,费了好大劲才张开了嘴。

“爹,娘,那门亲事我答应了!”

“什么?……”

巧云娘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确定自己没听错她心里乐开了花,她以为是自己天天的唠叨起了作用,看来自己这每天的嘴皮子没有白磨,终于把女儿这颗心给磨软了.磨化了。

“这就对了闺女,娘把你养这么大也不容易,给你找个有钱人家享福这也是为你好,你终于想通了……”

刘老蔫只顾低头吃着饭,仿佛这世上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与自己无关。

巧云娘丢下了碗,赶紧跑到刘媒婆家告诉她这个好消息,重要的是让她通知男方赶紧把彩礼钱送过来,刘媒婆说人家盼星星盼月亮就等着这个信儿呢,第二天就让本家侄子送来了两捆沉甸甸的钞票,给这件亲事下了定金。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