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救命恩人

时间:2018-01-15    来源:www.haiyawenxue.com    作者:李颖  阅读:

民国时候,有个在码头上扛大包的工人叫张猛。这天,张猛收到一封信和一大笔汇款。信上写着:一别十年,报答来迟。兄已发达,现寄银钱若干。兄现居住某城某处,盼来相聚。落款之人写着叶龙。

张猛想了好一阵,才想起十年前的冬天,自己在雪地里救过一个冻饿昏倒的人,那人醒来后自称葉龙,到此投亲无着,盘缠花光。张猛当时发了个好心,把身上的银钱全送给叶龙回乡。

张猛没想到事隔多年,叶龙会报答自己,觉得这笔钱就像天上掉下来的一样。他生性豪爽,爱交朋友,立刻把平时要好的一群兄弟请来,大吃大喝,不到一个月就把钱用得差不多了。兄弟中有两个人,本是混混出身,一个外号叫“人精子”,一个外号叫“天不怕”,两人就劝张猛,不如去投奔叶龙,兴许有个前程。张猛爽朗一笑,说:“是该向叶大哥当面道声谢,但我没出过远门,你们二位精明,不如就跟我走一趟,路费全是我的。”

人精子和天不怕说行,第二天三人出门,按信上写的地址,一路寻到叶家。叶龙见恩人来了,亲自出来迎接,摆酒席、做衣裳,热情备至。

住上一段时间,人精子和天不怕见张猛一直不张口向叶龙要钱,不由得着了急。两人私下里商议:“这张猛真是个傻子,咱们可不能白陪他逛一趟,落个两手空。”

名字控

恰好那天,叶龙从外面进来,脸色不好,天不怕就趁机对张猛道:“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寄人篱下总不是长久之计。要不是你,叶龙哪有今天的富贵?要我说,你问他要上一大笔钱,也是应该的。”

张猛犹豫道:“这怎么好意思开口?”人精子说:“我倒有一个主意。城外有座佛塔盖在峭壁上,车马都上不去。你明天邀叶龙一起去游玩,让他家人留在山下看车。佛塔后面,能用绳子攀爬着下去,我们兄弟守在那里,到时候蒙上脸,把叶龙和你绑架后问他家里人要钱。等我们钱到手,你装作挣脱绳索,再把叶龙救上一回。”

张猛觉得这么做不地道,人精子和天不怕再三保证绝不会伤害叶龙,张猛才勉强答应。

叶家上下唯恐对张猛招待不周到,张猛一说想去佛塔游玩,叶龙就让人准备。第二天,叶龙果然单独陪着张猛上了佛塔。两人转到佛塔背面,七八个蒙面大汉突然出现在眼前。张猛起先还以为来人是天不怕和人精子的帮手,再仔细一看,地上绑着两个人,却正是人精子和天不怕。张猛明白了,这是遇上真的强盗了!他刚要张口喊叫,一记闷棍重重击打在脑后,便晕了过去。

醒来时,张猛发现自己在一个很大的山洞中,山洞中央摆着虎皮交椅,居中一个大汉面相狰狞。叶龙、人精子和天不怕三个人也都被绑在一边。大汉摇着马鞭子说:“老子是这里一霸,缺钱用了,碰巧遇到各位衣着不俗,想来是有钱财主,因此问你们借几个钱花花。谁出得多,谁便早回家。”

人精子和天不怕闻言,立刻手指叶龙:“他是本地叶家大财主。”

大汉向叶龙望去。张猛看到大汉阴狠的眼神,突然不知哪来的勇气,大声喊道:“我是叶龙,你要钱,只有我能给你!”

大汉半信半疑,张猛便对着他胡吹一通,把叶家铺子的情形说得八九不离十。大汉信以为真,吩咐手下人:“把叶老爷的家人放走,让他们回去筹钱。”

人精子和天不怕听说能离开这里,恨不能马上插翅就走,也不说破。张猛却道:“慢着,我有一句话交代,我放钱的地方不能让第三个人知道。”于是张猛凑到叶龙耳边,悄声说了一句话。

叶龙他们三人走后,张猛被关押起来,每日送的饮食倒也丰盛。张猛知道这是拿自己当肥羊看待,也不客气,有酒就喝,有肉就吃,躺倒就睡。

过了几天,喽啰突然又把张猛押到了大厅里。那大汉看到张猛,顿时怒气冲天:“姓叶的,你家里人报了官,你不想要命了吗?”

张猛“哈哈”大笑,骂道:“狗强盗,爷爷我姓张,今天跟你们拼了!”说着一头向大汉撞去。

原来,被强盗绑架后,张猛回想这段时间叶龙对自己盛情招待,自己却害得他身陷险境,真是恨不得一头撞死。于是他冒死假扮叶龙,当时他在叶龙耳边说:“快走报官,别再回来!”大汉对张猛大怒,等于告诉张猛,叶龙已平安到家。张猛没了牵挂,就想拼个鱼死网破。

张猛正要拼命,这时,耳边忽然响起喊杀声,回头一看,竟是本城宪兵队赶到了!

张猛获救了,叶龙大摆宴席,为张猛压惊。消息在城里传开,人人都知道叶家的救命恩人在危难时刻以身相替,不少人都想来见见这位义薄云天的大英雄。

名字控

宴会那天,宾客到齐,叶龙请出张猛,场上掌声雷动,大家纷纷请张猛上座。张猛觉得自己快要哭了,他抓住叶龙的手,说:“大哥,你听我说,事情是这样的,是我的两个同伴说……”

叶龙打断他的话:“兄弟,惭愧之极。你的两个同伴和我一起被放出来,我本想带他们回来等你,他们却头也不回地走了。当时我就一个人,拦不住他们,你别担心,他们都精明,跑不丢。”

张猛一听就知道,人精子和天不怕这是丢下自己不管了,他正要开口,叶龙把他按在上座,面对宾客把旧事娓娓道来。

“二十年前我刚成亲,一场大水卷走家中财物,无奈之下背井离乡。大雪天我冻倒在地,幸得这位张兄弟相救,不然哪还有我今天坐在这里。”叶龙说着看向张猛,诚恳地道:“兄弟,哥哥这辈子欠你。”

张猛面上一阵发烧:“那本是我一时兴起。”一个老者笑道:“英雄都是一时兴起,这一时兴起可不容易。”张猛脸更红了。

叶龙又道:“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果然前日遇险,张兄弟又救了我一回。今天知己友人全在,大家帮我算上一算,我该怎么报答他的这份恩情。”

张猛听到这里,脸上发烫,再也忍不住了,从椅子上跳了起来,说:“叶大哥,你得听我说,不然我这就走了。”他一五一十地把自己和人精子、天不怕怎么定的计当众说出,垂泪道:“叶大哥,我不是人,你的钱我一文也不能要,我对不起你,你报官把我抓走吧。”

叶龙扶住他说:“兄弟,你太义气了!一切都是你两个同伴所为,与你无关,你不用再说了……”

张猛百口莫辩,客人们轮流敬酒,当晚尽醉。

第二天,张猛执意要走,叶龙送他一笔盘缠银子,临行前道:“好人就是好人,不管风吹浪打,也是变不成坏人的。你牢记我这句话。”张猛点头称是。

张猛一路顺风顺水回到老家,邻居们见到他,都笑着说大东家来了,张猛不明所以。到了晚上,一个人登门自我介绍:“我是叶老爷的管事,老爷说您不会做生意,让我先来帮衬。从此以后您就是我的新东家,咱们到铺子里看看去吧。”

张猛云里雾里,跟他过去,只见一间新盖的两层楼铺子,匾额上三个大字“报恩楼”,两边楹联,上联是“一时起兴”,下联是“义胜千金”。管事对张猛笑道:“这铺子是叶老爷送给您的。叶老爷还让我带句话儿,说以后常来常往,他还要继续报答您呢。”

张猛羞愧不已,手指着楹联道:“这已是最好的报答,也是最好的指点。”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