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错杀

时间:2017-06-12    来源:www.haiyawenxue.com    作者:陈锋  阅读:

东江市刑警大队接到报案,在城西的一处公寓发生了命案,刑警崔志强迅速带人赶了过去。

死者共有两名:其中一名叫林婧,是公寓的主人,26岁,死在自己的卧室,被重物击中脑部而亡。另一名叫李晓玲,28岁,和林婧是闺蜜,死亡地点是在客厅门口,死因和林婧一样。

保安小何带崔志强来到了死者林婧的卧室。崔志强正打算问小何发现命案的经过,却看到他竟然目不转睛地盯着尸体,原来死者面容姣好,衣衫不整地躺在床上。崔志强又来到客厅,那里有明显的拖拽的痕迹,李晓玲的致命伤在后脑,是狠击墙壁造成的。相比于林婧,李晓玲的相貌就普通多了。

这幢公寓刚建成,入住率并不高,物业也仅在一些关键地方安装了摄像头。监控录像显示,昨晚她们回来后,还有两个人来过,一个是林婧的上司欧阳松,还有她的男友王浩。小何说:“他们都是来找林婧的,不然,我能放他们进来?”

王浩很快就赶来了,长得高大英俊。看到女朋友的尸体,王浩显得悲痛欲绝。等王浩情绪稳定下来,崔志强问他昨晚来这儿的经过。王浩说,昨天本来是两人恋爱一周年的纪念日,但是两人吵了一架,到了晚上,王浩来给女友道歉,开门的却是李晓玲,李晓玲告诉他,林婧回来后脸色很差,还拉着她喝酒,喝醉后就睡下了,還把卧室的门反锁了。王浩知道林婧这是在生自己的气,只好嘱咐李晓玲好好照顾女友,便离开了。

名字控

问完话,崔志强让王浩去休息,却发现小何表情古怪,一副想笑又不敢笑的样子。崔志强瞪了他一眼,小何却笑嘻嘻地说:“警察同志,您不会还没看出来吧?”

崔志强猛地想起了什么,他打开录像监控,昨晚8点过5分,欧阳松开着一辆白色奥迪进入了小区。大约15分钟后,王浩骑着一辆摩托车也来了,而此时,欧阳松还在林婧家中。林婧虽然有男友王浩,但依然和上司不清不楚。昨晚差一点儿被王浩发现奸情,只得让闺蜜李晓玲帮忙打掩护。

这时,警察已经完成了现场的采证工作。死者死亡时间是在昨晚的8点到10点,现场发现了两个陌生人的指纹,一个是王浩的,另一个无法确定来源。

很快,欧阳松就被带来了。欧阳松对林婧的死很诧异,但并不悲伤,他承认和林婧之间有私情,但他一再说只是玩玩,他有家庭,是不可能离婚的。崔志强一笑,说:“这么说,你是承认林婧生前和你提过结婚的事了?”

欧阳松一愣,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只得打着哈哈说:“这个社会,包小三不是很常见吗?各取所需罢了。”崔志强知道,破案最忌讳沉不住气,打草惊蛇,因此他随意问了几句,就让欧阳松离开了。

刑警队召开了案情分析会,崔志强认为这是一起典型的情杀案,第一嫌疑人就是欧阳松,他不答应林婧的要求,于是发生了冲突,可能是临时起意,失手杀了人。这时,李晓玲听到动静,欧阳松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杀人灭口。

昨晚出现在命案现场的只有两个人,最先进去的是欧阳松,最后出来的也是他,第二个指纹的主人也是他。而且调查确定了王浩的确不知道女友出轨了。

欧阳松再次被带到了警察局,崔志强问:“昨晚你是8点过5分进的小区,9点半左右出来,据我所知,往常你都是留在那儿过夜的,昨晚怎么会回去那么早?”

“昨天是周五,我突然想起来我女儿要回家,她读高三,一个月才回来一次,我当然要在家里陪她了。”欧阳松的回答很心安理得。

一个包小三的男人在他面前侃侃而谈对女儿的爱,崔志强觉得有些可笑,他接着问:“昨晚有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

欧阳松说:“没有,昨晚我进去后就和林婧去了她的卧室,呆了一会儿,我就想起了女儿今天要回家,我就急忙离开了。”

崔志强说:“王浩昨晚也去找林婧了,你不会不知道吧?”欧阳松愣了一下,说:“我不知道。”

欧阳松的表情不像说谎,难道是李晓玲自作主张替林婧瞒了下来?这种情况也说得通。外出调查的警察也通过欧阳松的妻子和女儿,证实了他没有撒谎。

难道死者还有其他仇人?崔志强命手下去详细调查死者的社会关系,反馈回来的消息让他很失望,林婧生前的社会关系很复杂,和很多男人关系亲密。而李晓玲的交际圈就简单多了,整天就是呆在林婧的身边甘当绿叶,除了林婧再也没有第二个朋友了。

案子侦查到这儿似乎陷入了瓶颈,与林婧有矛盾的人很多,但他们都没有杀人动机。

名字控

就在这个当口,传来了一个让他吃惊的消息,王浩知道了林婧的奸情,要找欧阳松算账。

王浩给欧阳松打了电话,约他面谈。欧阳松不见他,王浩又去欧阳松的公司,被保安拦了下来,他气不过,通过一个学计算机的同学查到了欧阳松的家庭住址,知道他有一个宝贝女儿欧阳雪,于是在欧阳雪去上学的路上绑架了她。

欧阳松慌里慌张地跑进警局,说:“警察同志,您一定要把我女儿救出来,我求您了。”电话里王浩约他在附近的一个公园见面。

王浩真的是一个菜鸟绑匪,他租了一辆面包车,把昏倒的欧阳雪放到车里后,来到了约定地点。警察通过汽车租赁公司和路上的监控很快查清了情况,把欧阳雪救了出来,而王浩也被警察制服。

拘留室里,王浩痛哭流涕,崔志强叹了口气:“你应该知道林婧是什么样的人吧,这样做值吗?”

王浩抹了把眼泪,说:“我知道林婧是个爱慕虚荣的女人,但是我爱了她整整7年,期间我亲眼看着她换了一任又一任男友。一年前,她的富二代男友抛下她出国了,她在酒吧买醉,我当时就想,再试最后一次,不行我就放手,没想到她答应了。而且此后,她确实收敛了许多,谁知道她当了别人的小三,一门心思琢磨着转正呢。”

崔志强看着憔悴不堪的王浩,惋惜地说:“绑架可是重罪啊,不过你很幸运,欧阳雪没有大碍,也不知道被绑架了,欧阳松决定不起诉你了,你可是逃过了一劫。” 经过这些波折,王浩似乎想明白了:“有时候看人,不能只看外表,欧阳松给我说,林婧不是我能驾驭得了的,仔细想想还真是这样,要想安安稳稳地过日子,还是找个李晓玲这样的女孩好。”

王浩的话提醒了崔志强,他似乎一直忽视了这起命案有两名死者。崔志强问:“除了林婧,李晓玲有什么关系亲密的人吗?”

王浩想了一会儿,说:“没有吧,李晓玲这人挺木讷的,也没什么朋友。对了,上大学时有个外系的男生喜欢过李晓玲,是从农村来的,只是后来就没消息了。前几天,我还见到他了呢,还和以前一样,两人从外貌上倒是挺般配的。”

崔志强冷笑着说:“你找的黑客就是他吧?”王浩一愣:“你怎么知道?”王浩口中的那位同学很快被带到了警局,叫刘峰,戴着副眼镜,显得局促不安。

崔志强盯着刘峰,说:“我们在死者公寓院墙外面,提取到了脚印,而且不远处有家杂货铺,店老板看到一个年轻人匆匆经过。”

刘峰像泄了气的皮球般瘫在椅子上,说:“也许你只是在诳我,不过我愿意坦白,反正人已经死了,我活着也没什么意思了。”

劉峰承认他就是凶手。同事们对于案件的峰回路转很不解,崔志强给大家详细解释说:“这起案件并不复杂,只是我们犯了一个错误。案件有两名死者,我们认为凶手和林婧产生矛盾,杀死了她,而后又杀死李晓玲灭口,做出这一判断的依据是林婧私生活混乱,有不少仇家,而李晓玲为人老实,不可能招来杀身之祸。两名死者的死亡时间又非常接近,根本检测不出谁先谁后。如果凶手杀人顺序正好相反呢?这样一来,凶手不就和林婧没有什么关系了吗?”

看到大家仍然迷惑不解,崔志强只得接着说:“凶手刘峰是从农村来的穷孩子,到了大学后很自卑,李晓玲是唯一不嘲笑他的同学,于是他喜欢上了这个不漂亮,却很善良的女生。他发现李晓玲和林婧走得很近,林婧的口碑不好,他想提醒李晓玲离林婧远一点儿,却发现李晓玲这样做是为了接近王浩,因为她喜欢高大帅气的王浩。本质上刘峰和王浩一样,都是在爱着一个不爱自己的女人,不同的是王浩在一年前转正了,这刺激到了刘峰,他找到李晓玲摊了牌,但是李晓玲的意志很坚定,拒绝了他。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和我们之前的推断大致相同了。至于客厅里的血迹,是刘峰杀死李晓玲后,想把尸体拖出去处理掉,没想到惊动了林婧,林婧还以为是刚刚离开的欧阳松又回来了呢,结果也被灭口。刘峰处理掉自己留下的痕迹,就翻墙离开了。”

刘峰因故意杀人被判处死刑,宣判那天王浩也去了,崔志强却不由自主地想起了那个不漂亮、却很善良的李晓玲,不知道她在帮林婧欺瞒王浩,然后看到他被林婧耍得团团转,自己还是帮凶时,是怎样的一种心情。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