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医院里的理发匠

时间:2018-07-18    来源:www.haiyawenxue.com    作者:蓝鱼  阅读:

借着走廊里映过来的灯光,我看见病床前站着一个人。年初的时候,我因患急性阑尾炎需要动手术而住进了医院。因为妻子一直出差在外,所以那难熬的住院时光,就只能靠我一个人慢慢挨了。

手术还算顺利,只是躺在病床上的日子实在太过辛苦。手术后的第二天,麻醉的药性渐渐退去,伤口一阵一阵地扯着痛。晚上的时候,医院里静悄悄的,我独自—人躺在病房里,既不能随便翻动身子,也不能吃东西,在寂寞和痛苦的双重折磨下,怎么也睡不着。

直到半夜时分,我才迷迷糊糊合上眼睛。也不知睡了多久,隐约听到病房的门被推开的声音,睁开眼睛,借着走廊里映过来的灯光,我看见病床前站着一个人,一个千瘦老头儿,背有点驼,眼睛深凹,脸上像罩了一层千豆皮,十分吓人。他手里提着一个小木箱,一动不动地站在床前。

我不由吓了一大跳,张张嘴巴正要惊声发问,老头却凑到我床前,问我:“老板,您要剃头吗?”

我心想我都难受得快要死了,哪还有闲工夫剃头呀?就轻轻摇—下头,虚弱地吐出两个字:“不用。”

名字控

“好的好的。”老头一面点头哈腰地表示歉意,一面小心翼翼地退出病床,轻轻关上房门。我在床上叹口气,又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两天之后,情况就好多了,伤口已经不再发痛,医生准许我吃些流食,我已勉强能下地走动。晚上的时候,我一边看着无聊的电视剧,一边睡着了。正睡得香呢,又听到了房门被人推开的声音,我以为是那个值夜班的小护士进来给我换药,谁知睁眼一看,进来的却是两天前的那个枯瘦老头儿。老头手里仍然提着那个小木箱,凑到病床前问:“老板,需要我帮您理个发吗?”

这几天我一直没睡好,今晚好不容易睡个好觉,却被这老头无端打断,心里的气就不打一处来,瞪了他一眼说:“我不用,你快走!”

老头往我头上瞧了一眼,有些不甘心地说:“我瞧您头发挺长的了’胡子也该修了,您放心,我保证给您理好,理不好不要钱。”

我有点火了,敲着床沿说:“你再不走,我叫护士了。”

老头连声说:“对不起对不起,打扰了!”朝着我又是点头又是哈腰,悄悄退了出去。

我气呼呼翻个身,这一晚的好睡眠被他打断,竟再也睡不着,我心里十分恼火。

又在医院住了两天,身体己基本恢复过来,医生告诉我说明天就可以出院了我听了心里挺高兴,住在病房里像坐牢似的,现在终于可以“刑满释放”了。

当天晚上,我在病房里看了一会书,早早地就躺下睡了。也不知睡了多久,忽然被一阵凉风吹醒,睁眼一看,病房的门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人打开,病床前站着一个黑乎乎的人影。我差点吓得跳起来,问:“谁?”

我一昕,差点气坏了,原来又是那个神出鬼没的老头儿。正想发火,忽然一想,自己住院这么久,头发胡子确实都挺茂盛了,明天就要出院,如果能理个发再回家,人也会显得精神些。于是就把语气缓下来,说:“那好吧,你帮我理个发吧。”

“行,谢谢!”老头高兴得咧嘴直笑,回身关上房门,摁亮电灯,打开了木箱,麻利地从里面拿出一块白布铺在床上,然后给我系上理发围布,在我面前放了一面镜子,拿出推子和剃刀,就在我头上忙活起来。

大约二十分钟后,理完头发,他又用剃刀仔细地将我的络腮胡子刮得千千净净,然后又打来温水,给我洗头擦面。完事后,他收起铺在床上的白布,我看见病床上居然连一根头发也没掉下。

我问他耍多少钱,老头说十元。我心里就说,这也太便宜了吧。我理的是平头,在理发师看来,是比较难剪的一个发型,平时在发型屋剪个平头,少说也得三十块。我拿出一张二十元的钞票递给他,说不用找了。老头接过钱,连声说:“谢谢,谢谢!”

第二天早上,我起床洗漱时,对着镜子仔细一瞧,嗬,这平头剪得还真不赖,就有点后悔昨晚没有留下老头的联系电话,要不然以后好找他理发呀。正想着,昨晚值班的小护士进来换药。我就问她:“护士,昨晚到医院给病人剪发的那个理发师傅,你认识吗?”

护士一怔,显得有些莫名其妙:“昨晚,理发师傅?没有呀!”

名字控

我说:“怎么没有?难道你没有看见吗?楼梯口就在护士站对面,他进来和出去,你应该能看见呀?我还以为是你们医院安排的呢。”

护士就睁大了眼睛,说:“我一直在护士站值班,根本没看见什么理发师傅呀,你是不是看错了?”

我说:“怎么会看错呢?我这平头,就是他给剪的呀。一个老头,身形干瘦,眼睛深凹,背有点驼……”我比画着把老头的模样跟她说了一遍。

话未说完,护士的脸色就变了,盯着我的病床瞧了好久,才说:“不久前这个病房里曾住过一个老头,瘦瘦的,背有点驼,满脸皱纹,他也是个理发匠。”

我说:“就是他,他人呢?”

护士迟疑—下,说:“他、他的病没治好,已经……”

我就呆住了。

事情交代到这里,您一定会以为我遇上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说实话,当时我也确实以为自己遇上了“鬼剃头”,郁闷了好一阵。

大约半个月前,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去医院附近找一位朋友,在一条小巷里看见一个用篷布搭起来的简陋的理发摊子,摊子前的理发师傅背微弓,身子千瘦。我总觉得有点眼熟,仔细一瞧,我差点叫出声来,这不正是在医院给我“鬼剃头’’的老者吗?

老人家记性好,见我盯着他看,就认出了我,笑呵呵地跟我打招呼。我也当然知道老头不是鬼了,心里就坦然许多。坐下来请他帮我理个板寸,顺便问起上次的事。才知道那个当班小护士是老头的干女儿,她觉得老头生意不好,就介绍他在自己值班的晚上偷偷溜进医院给病人理发。可这事儿不能让院方知道啊,所以当事后我向她问起,小护士就急中生智,骗了我一把。

我听老头说完不由呵呵一笑,暗暗庆幸自己从此找到了一个理平头的好师傅。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