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情人蛊

时间:2018-07-28    来源:www.haiyawenxue.com    作者:秩名  阅读:

在讲故事之前,我要问大家一个简单的问题,如果一个事情你提前知道了结局,你会怎么办?会不会影响你所做出来的选择呢?别着急回答,我先说一段历史给你们听听。

东汉末年,陇西有一个少年侠士,武艺卓绝,精通兵法。他独行于帝国的边陲荒漠,击杀叛军游寇,剿灭马匪强人,护住了一方百姓的安危。很多人都对他十分仰慕,想要追随于他。当时曾有人从很远的地方慕名求见他,来到了他陇西的老家。但这个少年一向仗义疏财,家境也本来就不宽绰,所以客人远道而来的时候,家里竟然没有酒肉,甚至连下饭的米面都没有。于是,少年杀掉了家里唯一的一头耕牛,换来酒肉,与客共饮。如此豪气更是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人的追随。后来,少年从了军,带着部属屡屡以少胜多,大败叛匪,屡立战功。朝廷赐给了他九千匹绢,少年自己一点没留,全部分给了下属,仍然是过着朴素坚毅的生活。杀敌冲锋在前,领赏分银在后。如此英雄气概,如果当时你也是乱世中的小小一员,你愿意誓死追随他吗?也许你已经有了答案,但是我还是要告诉你这个少年的名字。他就是董卓。

现在你的选择改变了嘛?

下面我就要说一个关于选择的故事。看武侠小说的都知道,书里常出现一个词语,叫做清理门户。指的就是当自己的门人做出了人神共愤的事情之后,有资格处置他的只有自己门派里的人。如果外人杀了他,这就是不给本门面子。如果自己门下处置不了,才会广发英雄帖,请求其他门派的帮助,一起携手处置掉做下坏事的门人。这一设定是符合现实情况的,但这个事情发生的概率是很小的,因为以前无论是各门各派,就连泥瓦匠在挑选传人的时候都会再三的考察,除了此人的天资是否适合本门的手艺,最主要的还是考察此人的道德品格是否不会丢自己师门的脸面。所以几百年来,所谓的清理门户这样的事情,有文字记载的也不过十余起而已。大部分传人都是相当的安守本分的。

但是到了如今这个现代化社会,人心不古,越来越多的后人都受不了金钱名誉的诱惑,走上了邪路,所以这样的事情几乎每年都会听到家里的老人说起,比如今年河北谁家的老几又犯事被政府抓了,或者谁家的谁帮着有钱人害人,被自己的师叔带回老家关起来了,这之类的事情几乎是每年逢年过节餐前饭后必有的谈资。我们家也出过几个没守本分的后人,除了被政府判刑的,都给遣送回了老家,这辈子是别想再出山了。

名字控

而另一方面,如今这个圈子里的地域观念几乎已经消失了,以前家里规定,云贵蜀地是不可进的,别说是生意,连游玩都不可以,京城更是不允许擅入的。可是如今,家里的老人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有需要,连边境线都能偷偷潜过去,再死守这些老祖宗的规矩只能是徒劳。所以我们可以不顾及的把生意伸到人家的地盘里,也同样,别人家的人也会到我们眼皮子底下揽生意。这样的事情都是互相默许的。可是有一条红线是大家都不可以碰触的,那就是施法害人性命。不是说取人性命是不可以的,而是说,你不可以在我地盘上杀人。你可以在我家门口摆摊算命看风水抓鬼驱狐仙,但你要是在我家附近滥用法术害了旁人性命,那这就不是一两句对不起就可以打发掉的了。我们也不会去你们那边找你家的麻烦,但你们家在我们这里干出此类事情的人我们就不能让他分毫不伤的回去了,他的性命我们是不要的,没必要结下生死大仇。但起码留下一对招子,或者一只手,一只脚是最起码的尊重。这份尊重是针对彼此双方的。

最近几年这样的事情发生过三四起,双方也都没有什么怨言,毕竟每一家都已经叮嘱过外出做活的族人,不可以在别人的领地杀生害人。可如果你因为迷恋钱权,忘记了家里的嘱咐,那就只能和你说对不住了。所以如今这类的事情都被称呼做:扇乎。取义来源于吹蜡烛。在蜡烛吹灭的那一瞬间,会有一道黑烟,气味难闻,大家就会用手掌扇风,弄散这道黑烟。这一行为就是扇乎。意义等同于武侠小说里的清理门户。

每个圈子里都会有自己的消息渠道,所以如果你到了谁家的地盘上,礼貌上你是应该通报一声的。但很多人嫌麻烦,省却了这一步骤,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但对方如果得知了,就会暗地里派人盯上你,有时候也不会是自己门里的人,往往都是联系了当地的警方,或者是江湖上的人,比如盗门和丐帮。不是为了驱逐对方出境,而是有人看着,别让他做出什么太出格的事情,防止自己被弄个措手不及,来不及补救。但大家也都知道,现在的社会节奏,飞机火车长途,交通网四通八达,万一对方临时起意,自己开车来了,压根不会有人注意到。做完了生意立刻就走,更不会留下什么把柄让你去寻。所以一切功夫只能用在补救上面,所以很多门派或者教宗,都是直接和警方,医院之类的地方有联系的。一旦有什么可疑的事故,受伤,疾病,或者干脆就是一个尸体,家里的人马上就会被通知,在第一时间里就去派人过去,查看是否是这个圈子里的人干的好事,再进一步做其他打算。所以大部分家里的人也没那么神秘,就和普通上班族一样,二十四小时轮班,每天八小时,抽烟看报纸喝茶每天,有了什么消息立刻行动。这就是现代流水线作业,我们家里是用这种方式管理内部事务最早的一批门宗之一,效果显著。

题外话说多了,开始正题。故事的起因是家里人收到了医院的一个通知,说是有一个刚刚去世老人,他的尸体显露出了很不正常的迹象,所以要家里人去看看。于是老人就派了一个老头子去医院了。

在太平间里,老头子看见了这具尸体。原本这家人是要马上就要拉回家停尸几天就火化的,但医生看这个老人的遗体实在是有点奇怪,就随便弄了个借口没让他们拉走。让他们第二天上午再来,所以尸体就放在了停尸房里要过一夜。然后马上就通知了家里。

老头子看见的这个尸体确实是很奇怪。不知道大家看见过刚刚去世的人没有,一般来说除了尸体僵硬,面色冷灰等现象,其实还是和死前差不了太多的。就连尸斑也是几个小时之后才会出现的。

但根据医生所说的死亡时间,这个老人的去世时间才刚刚过去了三个多小时。但是老头子看着这具尸体却感觉在看着一个入土多年的老尸一样。整体都已经萎缩干瘪,气味闻上去也有点臭气了,摸一摸手臂的皮肤,再看一看口腔内部的粘膜等处,老头子绝对不相信这仅仅是一具才去世不超过五个小时的尸体。别说几天,很多细节表明,这个老人死亡时间甚至超过了数年。

所以老头子断定,这个老人的真实死亡时间应该是几年之前,但是因为目前还不清楚的原因,这么多年,老人一直是以活死人的状态生存着,简单点来说,就是一具僵尸。一具可以行动,但却没有了思想的肉尸。

这事情就有点奇怪了,老头子和家里通告了一声,家里的老人简单讨论了一下,就让他继续把这事查清楚。虽然和家里没什么大关系,但眼皮子底下有人搞这套把戏,还已经过去了好几年,实在是有必要了解清楚。于是老头子就想找人把尸体解剖来看看,但结果很明确,老人的家人不同意,没有商量的余地。老头子只好亲自找到这家人,来和他们解释,顺便也想了解一下这家人的情况。

经过了解,老头子得知,这个老人已经常年生病在家,每天只是卧床休息,很少外出走动。前几年得了老年痴呆症,连话都不会说了,所以更是连门都不出了。几个孩子也很少来看望老人,全靠这老头的老伴儿照顾。但是这个老太太几个月之前突发脑淤血死了,家里没人照顾老头子,几个儿女一商量,就把老头子送去了养老院,专门请了一个保姆照顾。好景不长,养老院呆了一个月不到,老头子也死了。尸体是那个保姆发现的,她的话来说,吃饭前还好好的,但是突然人就不行了,送到医院抢救,连急救室都没进,就在病房躺了一下,直接就宣布死亡,送停尸房了。

老头子这么一听,基本就明白了。老头子一准是早就死了,什么老年痴呆不说话,常年生病卧床之类的,都是表象。你还能指望一个僵尸抱着孙子孙女晒太阳嘛?而老头子的死,明显和他老伴有关系,老太太照顾老头这么多年,不可能没发现什么可疑之处。而老太太才死了没多久,老头子就不行了,估计也是老太太施了什么术法,才让老头子得以僵尸的状态继续存活下去,但老太太一死,没了法术的支撑,老头子的身体就立刻衰败下去,所以才有了停尸房里那具才死了几小时,却有几个月甚至数年尸体迹象的尸体。

可是老太太是怎么做到的呢?或者她又是找谁帮她做到的呢?她这么做的目的何在?

老头子一下子陷入了深思,半天也整理不出一条头绪。于是老头子就决定先找养老院的那个保姆谈一下,毕竟她是看见“死者”的最后一个人。老头子找到这个保姆的时候,保姆很害怕,欲言又止的样子,明显是知道一些什么事情。老头子直接用最简单的方法,给了那个保姆五百块钱,那个保姆才开了口。

这个保姆其实就是养老院的护工,所以很多奇怪的事情养老院是不让她随便乱说的,说了就要丢饭碗。但老头子和她保证了不外传,又加上金钱的刺激,这个护工才肯把一些别人不知道的事情说出来。死去的这个老头,其实就跟很多瘫痪的老人一样,说白了就是送来等死的。但奇怪的是这个老人几乎不进食,连水也喝得很少。其余的时间就和植物人一样,就那么躺着,动都不动,有时候眼睛都那么一直睁着,都不带眨眼的。一躺就是那么一天,除了盯着天花板看,不做任何事情。

老头子一听,就知道自己的推测是正确的,就是一个活死人,没了思维神智的行尸走肉。

名字控

还有什么其他的事情很奇怪的?老头子追问。

护工就说了,再就是给他翻身的时候,觉得他身体都是软的,里面几乎没什么东西,而且她就没见过这个老头排泄。

翻身就是怕长期卧床身上长恶疮,所以要定期的换个姿势躺一下,顺便也用水清洗擦拭一下病人的身体。而不排泄就更加奇怪了,就算你吃的少,但只吃不拉是个人就受不了吧,正常人一个周不排泄几乎就要死了,而这个老头难道整整入院的一个月都没有正常排泄嘛?

老头子接着问,于是护工就说出了一件最奇怪的事情,也正是这件事,让老头子立刻有了头绪。

护工说,老头子死的时候她就在打电话通知院方和急救车。就在她打电话的时候,她亲眼看见从老头子的鼻孔里钻出来一只小拇指大小的虫子,全身是黑色的。那只虫子钻出来之后,竟然还会飞,在屋子里盘旋了两圈就一头栽下来死了。护工当时死了人很着急,虽然奇怪,但也不觉得十分害怕,就一只虫子而已,所以转眼她就忘记这件事了。等她忙完了再回来收拾,发现屋子已经被收拾过了,也就早不见了虫子的踪影。

这事老头子一听,他就立刻知道了,整件事是和蛊术有关。那个飞虫就是支持老头子几年死而不僵的蛊虫。可惜没了虫子的尸体,他判断不出来是什么蛊虫,也不知道是蛊术的那个流派。

但毕竟是知道了事情的方向,所以解决起来也就容易多了。

老头子就立刻联系了死者的家属,说要去老头和他老伴住过的房子去看一下。几番交涉,终于那家人同意了老头子的要求。

那个老头的家是在市郊的一处民居里,是个平房,整体布置和规划都不错。不是那种农村的民居,而是特殊规划过小村镇,有池塘有花园。所以这房子应该价值不菲。果然老头子一问,整套房子少说二百来万。老头子就说,这么贵的房子,你们父亲是做什么的?他子女回答,在没退休之前是个大学的教授。老头子又问,那你们母亲呢?子女又说,我们母亲文化程度不高,字都不识几个,没工作,一直在家里照顾父亲的饮食。后来我们父亲生病在家了,也是我们母亲自己一个人在照顾。

老头子听了若有所思,就跟着他们进了屋。

进屋之后,老头子就感觉出来有些不对,不识风水上面,而是整个房子太干净了。虽然有几个月没有人居住,有些浮尘是在所难免的。但是其余的方面,没有一丝不整洁的地方。

老头子不由得说,收拾的真干净啊。

他们的子女说,我妈一直就这样,她有洁癖,每天闲着就收拾,容不下家里有一点脏东西,连垃圾都是一天一丢,从不过夜。

老头子更加确定了自己的假设,因为养蛊人的家里就是这样的,蛛网都不允许,一切都是整洁如新。不然蛊虫会反噬养蛊人。

老头子立刻挨个屋子转悠起来,每个屋他都用脚重踩几下,每堵墙他也上去轻敲,看看是否有夹层。

这家人立刻就问,大师,你这是在干吗?

老头子是干嘛的,早已经有人告诉他们了,所以他们才允许老头子这样东查西问,主要也是怕这家父亲的死亡过于奇怪,影响到他们这些后人身上。

老头子说,看看你父母家里有没有地下室暗室之类的地方。

结果转了一圈一无所获,这时候这家人的小儿子提出来,在后院家里有一个花棚,老头身体好的时候养花,后来病了,养的花死的死,送人的送人。他们母亲就直接把花棚上了锁,不让别人进去了。

老头子一听,果然蹊跷。立刻去了后院,随手掏出两根铁丝,几下子把那个锁捅开,就进到了那个花棚里面。

花棚里除了一些死掉的花草花盆和靠墙的几排铁架子,几乎空无一物。老头子随便走了几圈,就在一个铁架子下面发现了一个暗门。于是他招呼几个人搬开了那个架子,打开暗门。果然下面是一个小地下室,还有一道台阶。

老头子一马当先走了下去,进到地下室才发现,那里面黑的不行,没有电灯,一摸,旁边的墙上竟然插着火把。老头子随身带着打火机,他就直接点燃了那些火把。

这个时候地下室的全貌才展现在大家眼前。这个地下室应该就是靠人力一点点挖出来的,整个室内没有一点装饰,地面和四壁都是生土。也没有一丁点多余的摆设,只有地面上有几个圆形的盖子。老头子一脚踢开其中的一个盖子,看见下面是一口深埋在地下的大水缸。里面没有水,却有一只已经死掉的小虫。接着他又踢开了其余的几个水缸的盖子,里面都是各种各样的死去爬虫。蛇蚁蟾蜍都有。

老头子不由得赞叹道,你们的妈妈还真的是一个养蛊的高手。

几个子女不解,就问,为什么老头子这么说。

老头就说,看这个养蛊的方式,和饲养的蛊物,这个老太太应该是清江苗或者八番苗的族人,养的是虫蛊一类的。而且尽管一直没有人说,但老头子知道老太太和老头不是原配。一问之下,果然如此,这些子女的亲生母亲在他们小时候就死了,这个老太太正是他们父亲的续弦。老头子说,必然如此,苗家养蛊人很少有后人,有也是仅仅一个,还必然带着生理残疾。一见这一家的男男女女,少说有四个人,而且各个都是眉清目秀,再正常不过的了。所以一定不可能是这个养蛊老太太的后人。

老头子带着几个人出了地下室,说,尽快把这里封住,别再进去了。你们的妈因为死的突然,没有给这些小虫准备好归宿,没了进食很快都被饿死了,或者这些个蛊物已经和你们母亲的生命连续到一起,一死皆死一荣皆荣。但终究不是什么好东西,不要碰触,干嘛埋了这里就是了,说不定有余毒,万一真的不走运,那就不好了。房子也尽快买了,毕竟不是一个吉利的住处。

这家子女听了还是有不明白的地方,又想多问。老头子一概不理,直接走人,回家复命去了。路已经给他们指出来了,怎么走就看他们自己了。再说又没有拿他们家钱财,不需要事事都向他们解释清楚。

老头子回家之后就把所有的事情报告给了家里的老人,他最后还做出了自己的设想。

因为在屋内他已经看见了老头老太太的合影,老头子是大学的教授,年纪虽然大了,但还是一脸书生英气,足以看出年轻时候的俊朗。可是老太太的容貌就不能用平平来形容了,甚至可以直接用一个丑字来形容,而且还是那种奇丑。再加上他们的子女所说,老头是文化人,而老太太却是个文盲。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讲,二人都不是一对夫妻的绝配。但是老头子了解过,这个老头老太太这么多年,一直相亲相爱相互扶持,感情好的不得了。这就让人心生疑虑了。所以老头子断定,这个老头一定早就中了老太太的情人蛊,所以才会对这样一个处处不配自己的村妇爱得死去活来。而老太太应该是真心的喜欢老头,所以这么多年一直暗地里养蛊,维系着老头对自己的感情不变。但后来老头子寿终就寝,老太太也心有不甘,直接养起来了僵尸蛊,也就是那个护工亲眼看见的那只从老头鼻孔里爬出来的飞虫。老头子在蛊术的作用下,行尸走肉一般得存在着。老太太仍然深爱着自己的爱人,一直坚持着陪伴在自己死去的爱人身边,直到有一天老太太突发疾病死去。失去了饲主的蛊虫,纷纷死掉,但却除了那只僵尸蛊。他却一直在老头子的体内,吃着老头子逐渐腐败变质的内脏与老头的尸体同生同死。终于失去了老太太精心照料的老头的肉体彻底失去了最后一丝生命迹象,那个蛊虫也一起失去了生命力量的来源。于是就有了养老院护工眼里的一幕。

名字控

老头子说,也难为那个老太太了,养这个僵尸蛊与一般的蛊虫不一样,别的蛊虫吃点鸡狗就足够了,再凶狠的蛊物也不过是要活人而已。但这个僵尸蛊却是需要饲主喂食自己的血肉。老太太一定是不时的割下自己的肉去喂养这只蛊虫的。这也就是为什么蛊虫在饿急了开始吃老头的内脏,却仍然会被饿死的原因。不知道这个老太太让自己的肉体和精神受到如此的双重折磨,只是为了让自己死去的爱人的肉体继续陪伴着自己是否值得。

老头子还说,他感觉这个老头一定死前已经知道老太太对他自己所做的一切,因为不可能有人在自己身边养蛊几十年,却没有被发现。而这个老头子在发觉了老太太所做的一切之后,仍然和她在一起,不知道是蛊术的力量,还是他自己的选择。

可惜所有的一切,都不可能得到答案了,相关事件的人都已经纷纷入土,永远离开这个世界了。这个故事算是完结了,但我也问下诸位,你们愿意中这个情人蛊嘛?中了蛊,在你们的脑海里,那就是你们陪伴着自己最心爱的人过了一生,这不是很多人都梦寐以求的事情吗?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