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22载、岁月静好!

时间:2013-05-02    来源:www.haiyawenxue.com    作者:笛浪  阅读:

 其实呢,22载寒暑冬夏,相忘于江湖,岁月一点儿都不静,也不好。想起两年前的今天我在纠结自己已经踏入奔三的行列,没想到岁月荏苒,转眼又更2了。看看现在的自己和两年前的自己,竟是一无所获,真怀疑这两年是活到狗身上去了。


  重读20岁生日时写的诗:
  《写给自己的20岁》
  今晚,我要认真的哭一次
  为我还是一个真正的孩子
  为那些逝去的浮华岁月
  为那零零碎碎的片段,和那星星点点的往事
  为那守不住的承诺,和那抓不住的幸福


  明天,
  我要将沧月的书撕毁
  任那不切实际的风花雪月远去
  任雨水浇灭狂妄的心
  任南风带走喜悦的声音
  任我孤独

名字控


  任我大笑出声来

  孤独的人永远孤独
  像雾一样惆怅。

  我多想
  任寂寞的夜宁静如水
  将温馨的往事
  写的很长很长...
  我多想
  我不是我
  或者 你不是你
  我多想世界像我想象中一样美丽
  我无助 我乏力
  我好怕
  怕明天过后的我
  也会变得和他们一样恶心


  独自的夜
  独自的人怅然若失
  谁在春天的门前栽一树粉红
  谁在我的世界布下陷进和机关
  问着 问着
  流年飞离
  独自的人 独对园林寂寞...
  旧诗重读,生的不是落寞而是嘲讽,如果说两年前是无病呻吟,那么现在是有病也懒得呻吟了。或者你要说,你现在也是无病呻吟。也许吧!Who care ?

  每天都懒懒散散、晃晃噩噩,日子过一天算一天,庸庸碌碌,好像得了绝症的病人在等死。那天在群里和以前的老伙计聊天,聊到剑三,那些昆仑巡山的日子...那些半夜推老王的日子...那些纠结副本的日子...那些守尸与被守尸的日子...大家都表示剑三变了,不再是以前的剑三了,厌了,没激情了,总之没人玩了...这帮家伙曾经都能够半夜巡山到两三点,为了开荒不去吃饭,看着他们,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我也不玩滚了...

  其实不是不想玩了,只是不知道玩什么,大家都在等剑灵,那也只是因为除了等待以外无事可做。这感觉,就好像面对曾经爱的死去活来又分手十年的老情人,我们是朋友,还可以问候,只是那种温柔,再也找不到拥抱的理由...我们还在为倾听是男是女争论不休;语墨姐姐该已经嫁人了吧;挽夕妹妹也自有她的归宿;岳采花这个畜生把我徒弟搞AFK了这笔账还没算;狗日的风中枫叶借我三千金到现在都没还...我们还相约奋战安史之乱呢...但是,对不起了《剑网三》,我只能陪你走到这里。

  姐姐的女儿读初中了,我该把自己当做反面教材来告诫她少壮当努力的道理吧!但是,如果真要说,我会告诉她:多玩玩游戏吧,其实你不会沉迷。多干干自己喜欢干的事情,别太上进。如果可以,找个喜欢的男孩子早恋一次。别在意别人说什么,等过几年,你会发现这段时光是你一生中最美好的回忆。读那么多书有个蛋用啊,还不如蛋有用。蛋吃下去,好歹能拉出来;再多的书也填不了肚子,闷在五脏六腑里,无端生出许多爱恨,许多烦恼。本来是很清明的心思给挑唆的多思善感,这是自虐。

  那天从绿道过,又想起初中的时候经常一群人骑着自行车去到处逛,像现代版的《唐吉可德》。迷路是家常便饭,对于这种情况,我们通常采用最原始的石头剪子布做决定,简单效率。当然,那时候还没有百度地图。有一次,我们明明是去南边的温江的,结果却从北面的郫县绕了回来,像是证明地圆学说的哥伦布,真是恶搞。(短篇小说

  又想起高中的时候背着Mr King在教室的电脑上偷玩越南革命的时光了。Mr King,我们的班主任,伟大的学风建设运动领袖,统治阶级革命家、政治家、军事家、外交家,久经考验的角斗士,卓越的班级领导人,八班精神文明的缔造者...如此光辉的头衔下,我们生存直如如蝼蚁,然而蝼蚁都是悍不畏死的。为了打游戏,与Mr King的斗智斗勇,算是高中生涯最有乐趣的事情了。我们采取的是轮流玩轮流放哨这种既公平又安全的方式来避免被Mr King发现。然而这种貌似很安全的警戒方式常常出现问题。首先是负责放哨的同学,常常会因为赖不住寂寞跑过来围观,结果被Mr King一锅端了;还有就是放哨的同学出于恶搞,常常会骗大家Mr King来了,起初大家会吓的鸡飞狗跳,多几次大家就不相信了,于是狼来了的故事又再一次真实的发生在了我们身上。有一次轮小A放哨,他看见Mr King来了,于是悄悄的回到自己的座位一本正经的拿出书来看,这样Mr King在批评完我们以后就会加一句:你们看小A在干什么,你们在干什么,同样是一个屋檐下的同学,做人的差距咋就这么大呢?于是我们深深的体会到了,什么叫“人至贱则无敌”。后来Mr King买了车,屎黄色的别克还是雪佛兰,我记不住了,于是我们找到了Mr King在没在学校的重要证据:车在人在,车亡人亡!其实,我仔细看过,那辆车还不算屎黄,但是泰坦创世时的智慧此时重新回到了我们身上,我们都很坚定的认为,那就是屎黄色。我们从此叫它疯狂的屎,希望能够疯狂的死,然而它就像踩了狗屎的小强,总是风雨无阻准时的出现在后窗外的停车位上。语文老师常常教导我们要以45度角仰望星空,然而我们却每天都以负45度角俯视后窗外Mr King的汽车,不知道语文老师知道以后会是怎样一副嘴脸。

  忽然发现,自己似乎已经到了可以回忆的年龄。而写,本身就是一种略带忧伤的回忆,或者说是为了再次打开记忆之门,为了再活一次。那种过程中有一种近乎虚脱的疲惫与快感...然而事实是,我们总是纠结于过去,同时与现在擦肩而过,然后又在以后的日子里纠结现在,如此恶性循环,黯然老去。

  生命的钟摆总是在得与失之间不停的晃动,而现在,日子就像得了痨病一般,奄奄一息。已逝的2012年若说还有点什么有意义的事情,开心的便是找到了工作,无论好坏,总算是不用凡事都得向父母要钱了;纠结的事情莫过于考驾照了,练车的时候什么问题都没有,等到考试的时候各种意外总是像猴王出世般蹦跶出来,那种天上地下的感觉,简直比七窍流血来的还要美妙。

  很难想象,一向自命不凡的我,居然真的可以沉下心来安安静静的做一件事情。不再浮躁,也少了稚气。果然是人一老,想法也就少了许多,只想安安分分的上班、下班,不喜欢改变。当你说交院是西南地区汽车行业黄埔军校的时候,我都笑了!是培养机电工的黄埔军校吧!机电工,永无出头之日的机电工!
  腊月的天空干涉而阴冷,一阵风就可以把所有的心情吹的支离破碎,我渴望春天,所以我躲在冬天的夜里等花开!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