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谁的青春不荒唐

时间:2019-12-21    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以名  阅读:

【1】

青春故事不荒唐,又该怎样开始?

因为一个人爱上一座城,却又永远无法相遇在一座城。不是不能,只是因为我的懦弱与自卑。

这是沈木留下的一段文字。

故事的主角是沈木。正是因为那年艺术考试的放榜,沈木落榜,这个故事才得以开始。

落榜是始料未及的,当时的沈木正在某大学艺考单招的备考室里,由于是第二次参加考试,心态也是很放松的,和旁边的女孩儿聊天,关于专业,听到手机的提示音,女孩儿拿出手机,然后说,统考成绩出来了,你不要看看吗?

haiyawenxue

沈木笑了笑,拿出手机,打开查询系统,输入准考证号码,落榜,差一分。

从沉思中转醒过来的时候,沈木已经进入考场,面对正前方的考官,一切都是排练好的,完美谢幕。顺利拿到这所名校的合格证,沈木也只能无奈,统考不过,一切为零。这看似公平的考试,早已经变了味,原来,努力一年,不如看裆三秒。直到多年以后,曾经的播音主持艺考生还在纳闷,为什么那一年的考试仅仅只是笔试,为什么大规模的作弊,政府竟然只睁了一只眼?

沈木坐在窗前,感受着和风,细雨一点点飘落进来,远方的天幕渐变昏暗,依然保留夕阳的残辉。沈木记得,劝服父母亲答应让自己再度复学一年时,自己给自己许下的承诺。

离开学校那天,刮了很大的风,下了很大的雪,像是蜂群的舞会,而自己只能是黯然退场的孤单的蜂。

孤单的蜂不能没有方向,为此,沈木特意去买了本地图册,一个城市一个城市的找寻,一种感觉,隐藏的呼唤,总有一个城市在呼唤自己。沈木最终是选择了上海,因为她曾经在这个城市停留。

【2】

王欣到上海是走亲戚,停留的时间不超过一个月。这是沈木唯一知道的,王欣在上海有过停留,至于是哪个具体位置都不重要,哪怕是曾经。

通往上海的列车走了整整24个小时,抵达上海火车站已经是凌晨两点钟,双脚落在上海土地上的刹那,终于,两个人跨越时空的相会冲淡所有的疲倦。

王欣是沈木的网友,曾经的网络恋人。那还是沈木两年前认识的,说认识可能有些牵强,毕竟那时候网络太过于虚拟,还没有实名这么一说。王欣是学美术的,时常会将自己得意的作品发给沈木看,一来二去,两人也就相熟。青春期的少年,虚拟的网络,这样的土壤孕育着爱情的种子。

欣儿,沈木这样叫她;木头,王欣这样叫他。

木头,我考考你哦,你知道画圣是谁吗?

画圣?莫不是我沈木?好啦,难不倒我,东方画圣是吴道子,西方的呢就是拉斐尔。

换我考考你,古诗词,我说上句,你接下句。

我看青山多妩媚,青山看我亦如此?

如同按下快门,聊天屏幕定格在这一刻。对方一直处在“正在输入中”的状态,沈木的心中像是跳进只兔子。

haiyawenxue

相看两不厌,唯有敬亭山。

沈木诗意的表白,王欣诗意的回复。从此,爱情的花火绚烂着两个人的世界。

无疑,这份诗意的爱情对两个年轻的少年少女来说是梦幻欢愉的,原来网恋也并不和老师讲的那么可怖,甚至还能有些甜甜的味道。

思念就像是爬山虎,在两人牵手的那天种在心头,萌芽,最后思念爬满整颗年少的心。思念愈发的难忍了,沈木开始把手机带进课堂,可以随时诉讼相思,每天必须的早晚安以及所有的事情都是可以分享的。比如沈木家的狗因为咬过沈木的袜子晕睡了一下午;比如王欣的弟弟找了个小女朋友。

沈木涌动的心同晚自习的沉默显得格格不入。王欣已经一个下午没有给沈木发信息了。沈木焦躁的翻看手机,期盼着下一秒就能收到一颗定心丸。

手机响的时候,沈木正在焦躁的翻着课本,整间教室回响的都是翻阅书本或者笔头划过的磨砂声。突然响起的电子铃声着实吓人,作为当事人,沈木望着讲台上的老师发怵。时间是极慢的,沈木清晰的感觉自己的动作都受到了限制。

“沈木,你的手机响了。”老师眼镜后的眼睛发着光。

沈木这才掏出手机,本是想要关机的,当看到来电显示“王欣”的时候,一颗心又变的喜悦起来。

“不好意思,老师,我接个电话。”沈木一边说着一边向门外走去。

【3】

事后,我问沈木后来发生了什么。他告诉我,也没什么,手机被没收掉了,在教室后面站了一周。后来,沈木哭了,哭得像个迷失的小孩,不能说像,因为他本来就还是个孩子。

沈木告诉我,王欣和男朋友分手了。我说,那你失恋了,哭吧,没事。他抬起头看着我,眼白布满了血丝。他说,她和男朋友分手了,不是我,我感觉自己像是小三,我爱她,她不知道爱着谁,我却只能安慰。这回愣住的是我,有些明了。我说,三个人的爱情里,只有不被爱的人才是小三。他依旧沉默。

再见沈木已经是三天后的事情了,脸色不那么红润,嘴唇有些苍白。我用疑惑的眼神望着他,他告诉我,没事,酒精中毒,医院里休养了三天。我说,你小子可以啊。他说,借我点钱。我被人骗了。我说,我知道啊,那你和她现在怎样呢?

他告诉我,不是被她骗。是真的有个骗子,骗了他的钱。就在他住进医院的第二天,他刚刚恢复意识,就准备回学校的,结果闯进酒店吐了一地。来了个自称是经理的人要他赔钱,他就莫名其妙的给了,后来人就跑了。听到这里,我有些咋舌,这样也可以么?

沈木依旧是年轻的少年,面对爱情的诱惑也只能沉陷。他选择忘掉以前的所有不愉快,重新开始。

人生是一个圆,四季是一个轮回,我们之所以回不到原点,这个季节,我们失去的再也不能重写。

王欣告诉沈木,她似乎看到他了。沈木告诉她,那是不可能的,我们之间隔了三个省份。王欣说,是真的,我看到的那个背影像极了你。就连动作,语气也是极像的。我也看到了王欣发给沈木的照片,一张张背影,确是极像的,若不是我知道沈木不可能跨越三个省份让她拍到背影。否则,作为兄弟,我也会认为那就是他沈木。

沈木意识到某种威胁的暗潮正在涌动。避免和王欣讨论关于背影的事情。但是之后的所有的聊天竟然都会有背影的存在。比如那个高二的学弟在体育课上摔了一跤;比如高二的学弟想拜王欣为师,教他画画;比如高二的学弟向她表白了…

【4】

时间以一种无声的脚步洗刷着两人的爱情,使他从欢悦的春天,成为凋零的冬天。

这就是无常,无常是时空中一种必然之路,我们不能常住于某种情境、某种爱,乃至,也不能常住于忧伤和欢愉。

爱情,其实没有什么不同的,仿佛相似,其实每天都不一样,有一天他总会断颓,有一天,它会完全的粉碎。

沈木告诉我,他累了,在这场近乎梦幻的爱恋里。我说,累了就歇歇吧。之后的很久没有再听到王欣的消息了,沈木也和身边的女孩确定了恋爱关系。

那年冬天,沈木问我,今天是她生日,我要送一份祝福吗?我说,你自己决定就好。沈木说,圣诞节出生的女孩儿,总是幸运的。我问,你的生日,她记到吗?有过祝福吗?

我看到沈木眼里的光黯淡下去。我说,你自己决定就好。沈木说,我知道,爱情故事里面,总要有一个人先离开,那么,一定不是我,先离开的少些回忆,也就少些痛苦。我无所谓的笑,留下他一个人回味那些他们的回忆。

故事似乎到这里也就结束了。

他说,沈木啊,你一直活在自己的回忆里。我想,沈木的故事还没有结束。

再说起,那便是高考以后的事。王欣去了心仪的学校,在长沙。沈木落第,却想着复学。对此,我深表遗憾。

时间一晃就是半年,中间发生了种种,我不得而知,我知道的就是,沈木和王欣偶有联系。沈木再次参加艺考,大规模的作弊让沈木再次落第。

那晚,沈木告诉我,他不念书了。我不说话,结局已经是这样的,我想,每个人都有自己生存生活的方式,应该尊重他的选择。我能做的只有支持。

haiyawenxue

他告诉我,他准备去上海,因为那里会有两个人跨越时空的交集。我感到荒唐,但谁的青春不是荒唐的呢?也包括我自己。

那天,沈木发邮件告诉我,故事还没有完结。我说,纠缠不休总不会有好结果的。他不在意。沈木说,我想,我和她只能以朋友的身份走到最后。我们之间的距离早已不限制于时空,或许还有精神上的相悖。

沈木说,王欣已经长大了,虽然蹒跚。当她决定对另一个男孩用心,对爱情负责的时候,我是失望的,但更多的是欣慰,因为她真的已经长大。圣诞节出生的孩子,总是幸运的,我祝福她。

沈木说,希望永远不要见面,保留着最初延续的幻想,这样就挺好。如果可以,宇安,请把我的故事写下来,让我可以祭奠这份荒唐的青春爱情。

故事写完,我是望着上海的高楼,四周是封闭的,我想,只有背后曾经走过的青春可以让我回首。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