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以后别做朋友

时间:2017-08-27    来源:www.haiyawenxue.com    作者:清优  阅读:

人活一世百年,在路上总会遇到各种人。

有些人的心可以很大,大得可以装下万里征程,星月瀚海。

有些人的心又很小,只装得下一人的笑,一人的泪。

一、她有一双漂亮的眼睛,会弯成一道美丽的弧线。

周鹿出现的那天,林加年跟往常一样,骑着自己破旧的自行车去往美术教室的路上。在半路,他看到了一只受伤的小猫。就在林加年给猫包扎伤口的时候,有少女清亮的声音在头顶突兀地响了起来:“喂,你在干什么?”

林加年停下手里的动作,他的面前停着一辆很酷的越野车,周鹿就是从那辆很酷的越野车上跳下来的。她漆黑的长发编成又粗又直的麻花辫,微微仰起的面孔,是仿若透明的洁白,手心拿着一本英文版的童话书。

名字控

“我在给它打绷带,”他不习惯跟陌生人打交道,结结巴巴地问她,“你拿的是什么书啊?”

“童话书,你要不要看看?”女孩子大方地把手上的书递给他。

十岁的林加年并不懂得那些那些印得密密麻麻的英文单词,他拿着书尴尬地搓着自己的衣角。

女孩看着他拘谨的模样,笑吟吟地指着书上的一个单词:“你不识英文?这就是我的名字,鹿的意思,我叫周鹿。”

她说话的样子,林加年一直都记得。她有一双漂亮的眼睛,会弯成一道美丽的弧线,里面的光芒照得他睁不开眼睛。

第二天早上,林加年推开自己家的大木门,一眼就看到那辆很酷的越野车停在隔壁门口。那个叫周鹿的女生坐在越野车的顶上,冲他挥手:“嗨,以后我们就是邻居了。”

原来她父母买下了他家隔壁的四合院,搬来之后,周鹿会骑在两家中间的墙头,口袋里装满糖果。有时他舔牙膏会恰好被周鹿看见,她骑在墙头,朝他扔一把大白兔奶糖:“林加年,給你糖果,你不要再偷吃牙膏了。”

林家父母听到她的话哈哈大笑,满嘴白色泡泡的林加年站在围墙下,睁着呆呆的眼睛,无可奈何地看着周鹿。

这个女孩,生来富足无虑,笑起来露出两颗尖尖的虎牙。

周鹿家境好,到了学校也是众星捧月。可她性格刁钻古怪,常常让林加年防不胜防。

有一天下午乌云黑压压的,一场暴雨就要来临。林加年骑着自行车往家赶,半路遇到周鹿,她为难地叫他的名字:“我的脚崴了,可以载我回家吗?”

林加年停下自行车,把她扶上自己自行车的后座。可是在他准备前行时,他的车却出了故障,他直起身子用尽全力,车子一个摇晃倒向路边。他整个人匍匐在地上,拱起的屁股透着一股天真的傻气。

此时的周鹿机灵地翻身跳起来,拍着巴掌:“哈哈,上当了。”

原来是她坐在后座偷偷把伞柄扎进车轮钢圈里,摔倒的林加年从地上爬起来,他拍拍身上的尘土,推着自行车扬长而去。

看着他狼狈的模样,周鹿将手环在胸前,兴高采烈地看着他缓缓变成个小黑点。

名字控

二、刚刚他的那个举动,又真实又有点像梦境。

周鹿骗他的把戏一直持续了三年,当林加年已经习惯她的捉弄时,周鹿有一天突然转了性子。她沉默地背着书包走在路上,当他的自行车扬长而过时,她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偏着头喊一声:“喂,你的车链子掉了,我是说真的。”

林加年从邻居们的议论声中才知道,她父亲的工厂被人举报停产检查了,那时周家的药厂投入大笔资金正在研究一种新药。药厂一停产,资金链一断,家里顿时负债累累,那座四合院听说也要卖了去抵债。

等林加年再骑着那辆已经掉了漆的飞鸽自行车从她家经过时,看见她站在四合院的平顶上,风把她的裙子吹得鼓起。他握紧刹车,停在周鹿面前,爱漂亮的她竟连裙子开了一条线仍浑然不觉。

尽管这些天因为发愁,她那白晳的脸成了菜色,可她那双眼睛依旧比阳光还要亮,就是那双漂亮的眼睛不友善地瞪着他:“你是跟其他人一样来看我家笑话的吗?”

她以为林加年会生气,没有料到他会突然扔下自行车,纵身跃上平台,在她怔怔的眼神中一步上前,伸出手,犹豫地落在她的脸上:“大人的事你又不懂,别哭了。”

他已经十三岁了,偏偏个子又瘦又小,可是手的力气那么大,有点笨拙地替她擦眼泪,刮得她脸生疼。在她最懵懂的年少时期,第一次有男生离自己这样近,她的心忽地动了一下。不过她没有表现出来,而是下意识地一把推开又瘦又小的他:“谁稀罕你的可怜,告诉你,我爸爸总有一天会重新开始的。”

他被推得摔倒在地上,没有说话,跳下平台,骑着自行车飞快地离开了她的视线。

周鹿脸上残留着他手指的温度,她站在二楼的平台上,看着风把他的白色衬衫吹得鼓成一团,这个瘦小又呆板的少年渐渐消失成一个黑点,她的心也跟着那消失不见的黑点慢慢垂了下去。

大概是她推得太重,后来的日子,林加年堵气般地不再跟她讲一句话。每次从她家经过,都会加快车速,飞驰而过。

她搬家走的那天,林加年正在门口晾晒鱼干。她原本不想让他看到自己落魄的样子,但经过林家时,她还是忍不住从窗户里伸出手,把手放在嘴边,拢成一个小喇叭形状:“林加年,你以后不要随便相信别人,不要再被人坑了。”

车子开出好远,她的眼泪才后知后觉地往下掉。那时十三岁的周鹿不知道原来告别一个人会是这样,整个人会陷入一片苦涩里,心里全都空了,微微一动就是牵动骨头的疼。

父母只当她舍不得小城,搂着她的肩安慰道:“别哭了,总有一天会回来的。”

她从后视镜看着越来越远的小城,有些奢望地想,那个叫林加年的男生有没有像她一样哭呢?

三、这个大男孩仍旧带着她十分熟悉的笨拙气息。

周鹿走后,他就很少被人欺负了,但他的善意还是会常常滥用。  那是他在学校参加完会演回家的途中,看到一个中年壮汉面前摆着一只玉龟。他喜欢看史实书,对古物也非常感兴趣。听到有人说古物,他停下车听中年壮汉侃侃而谈。原来玉龟是从壮汉家的老屋挖到的,年代非常久远,貌似很值钱,他是家里有困难才拿来贱卖。

围观的一个中年女人对这只古老的玉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她拉开背包,掏出一沓钞票,激动得语无伦次:“多少钱?我要了,我要了。”

大概是妇人的举动感染了另外几个围观的人,大家都手握钱包蠢蠢欲动。只有林加年保持着清醒,他扔下车抓住要买玉龟女人的手:“阿姨,文物不能私下买卖。”

“少年仔,有财不发是蠢蛋。”女子甩开他的手。

“倒卖文物是犯法行为,”林加年一个箭步冲到哄抢的人群里,嘴里振振有词,“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原本准备哄抢的围观群众听他说得如此义正词严,纷纷打了退堂鼓散开。林加年见围观的人群散了就准备去推自行车回家,开始准备买玉龟的中年女子突然拖住他的自行车:“少年仔,你坏了我的生意就想这样一走了之?”

原来这个妇女和他们是一伙的,林加年不会吵架,一张脸涨得通红,结结巴巴地说道:“放开我,你们这是诈骗。”

“诈骗?你有证据吗?”妇女见他话都说不利索更加嚣张地抓住他的车,“你这车虽然旧了点,倒也能抵我的损失。”

在林加年有些张皇无措的时候,有个女生仗义地冲过来,将他护在身后。中年妇女并不是省油的灯,战斗力非常强,护着他的那个身影很快就被摔到地上。

“我的腿骨折了。”被摔在地上的女生大叫一声。

那群人见伤了人,抱着假玉龟分头逃窜。

林加年这才注意到替自己出头的是个頭发短短的女孩,穿着白色毛衣和工装裤。他蹲在地上从口袋里掏出一瓶药酒,结结巴巴地说道:“这瓶药酒的效果很好,我帮你揉揉。”

他笨拙地撩起她的裤脚,纤瘦的手指在她的脚踝游走,他指尖带着凉凉的药酒味道,女生心里忽地一软,如坍塌的城墙一发不可收拾。为了掩饰自己的慌乱,女生歪着头看他,睁着那双亮亮的眼睛:“哈哈,林加年,又被我骗了吧,我的脚没事。”

他这才认出眼前的人是周鹿,穿着工装裤的她说起话来早已没了少年时的骄纵,倒像个男孩般义薄云天。

周鹿也看着他,他白色长衬衣外面罩了一件亚麻西装,大了一个码,看起来有点滑稽,像不会化妆的女孩素淡的一张脸上用力搽上的两抹腮红。

名字控

“你是偷穿了你爸爸的衣服吗?”周鹿忍俊不禁。

可他始终保持着拘谨的笑意:“今天学校会演,大合唱我们都要穿西装。”

回去的路上,他用自行车带她,周鹿坐在她的自行车后座上,他弓着身子努力蹬车的样子让她又想起了以前捉弄他的事情。这个大男孩仍旧带着她十分熟悉的笨拙气息,他还如少年时那么温和,像早上八九点的朝阳,对这个世界永远保持着善意和热情。

四、他的表情却无比镇定,薄薄的嘴唇抿成了一条线。

周鹿的户口当初没有迁走,所以在高三这年,她回了小城的高中读书参加高考,就那样又和林加年做回了校友。

一次学校组织春游登山活动,已经有好几年没在小城生活过的周鹿一路兴致高昂,像个奔赴沙场的女战士。下山的途中,她一路向前冲,结果脚撞在了一块大石头上。

周鹿倔强,拒绝了几个献殷勤的男生,冲着林加年的背影喊:“林加年,我脚真的崴了,可以背我下山吗?”

众目睽睽下,林加年无可奈何地蹲在她的身前:“上来吧。”

她趴在林加年的背上,她的脸被他的头发扎得发痒,她左右扭动找了一个舒适的位置。林加年被她弄得摇摇晃晃的,好几次差点摔下山,他迟疑了片刻才跟她商量:“周鹿,你可不可以别乱动,如果摔下去就不好了。”

周鹿嘻嘻哈哈地趴在他的肩上,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对准焦距,掰过他的脖子,大喊一声“耶”。抓拍的照片里,林加年飞快地别过头,他只有半张脸和周鹿同框。

到了山脚下,林加年把她放下来,他别扭地说道:“周鹿,把照片删了吧,还有你以后别再取笑我了。”

“逗你玩的,那么丑的照片我当然会删啊。你这人真无趣,一点玩笑都开不得。”周鹿一拳捶在他的肩膀上。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