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那一季的莲花开落

时间:2014-11-09    来源:www.haiyawenxue.com    作者:傻的可以  阅读:

  东风不来,三月的柳絮不飞

  你的心如小小的寂寞的城

  恰若青石的街道向晚

  蛩音不响,三月的春帏不揭

  你的心是小小的窗扉紧掩

  我哒哒的马蹄是美丽的错误

名字控

  我不是归人,是个过客

  依稀记得那个午后,雨天,路过,油纸伞,扭到脖子的惊鸿一瞥,湘西就这样遇见了慕白,那样一个白衣少年。

  十八九岁的年纪,正是心花荒芜的时节,每日每夜,连连哀叹本不该属于花季的惆怅。那样的忧伤,像朵还未盛放的莲花在逐渐凋零。

  相逢却似曾相识,未曾相识已相思

  湘西:一个忧郁到骨子里的古灵精怪丫头,喜欢天马行空,座右铭:无法同行,就去流浪。喜欢夏日的莲花,她在校刊的卷首语中写道:

  “莲花羞成半粉的面容,

  像少女无法开启的心事,

  如果你看到一朵盛开的莲花,

  一定不要忘记采摘,

  她也许正在等待一个美丽的意外”

  慕白:纯净的阳光少年,纤细的手指,飘逸的发丝散发着迷人的薰衣草香味,弹得一手好吉他,泼的一手好墨,中文系的高材生。座右铭:右手流年,左手遗忘。

  ----题记

  

那一季的莲花开落_www.haiyawenxue.com
 

  一:

  湘西是那样的渺小,除了卑微的仰望,便只剩下飞蛾扑火那么凄绝的靠近。而阡陌便是她爱的阶梯。

名字控

  那个夕阳洒满西苑的黄昏,湘西把厚厚一沓的,叠成漂亮心形的情书递给阡陌,让转交给慕白,而后,湘西的心便宛如西苑的梧桐叶一样,随风忽上忽下,摇曳不止。

  日子也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过去,湘西再也无法忍受,忍受那种终日不能割断的惦念

  “独把相思沉砚底,不知挂念上眉梢”那个粉色的记事本上,写满了年少的碎碎念。当写道第101页的时候,那个款款的少年出现了,带着落日的余晖,惊起一群飞鸟,上扬的嘴角画出一道完美的弧线......

  湘西的脸被晚霞映的通红,她知道他们之间会有更短的距离,她也知道了慕白一定读懂了那封红色信笺的情书,慕白就这样走来,走来,二米,一米,零点五米......

  慕白真的走过了了,俊美的眉毛松松的散开,没有皱的那么紧,纯白的棉布衫上透着青草的芬芳,他没有说什么,拉起湘西的手飞奔,在一处莲花池边停下脚步,卷起裤脚,伸手摘来一朵莲花,送到湘西手上。

  那么美的画面,夕阳、池塘、莲花、少年、还有一个媚眼笑成弯月的湘西。

  二:

  湘西开心到忘乎所以,那一刻,即便是失去全世界也无所谓。

  然后,

  她真的失去了所有。

  慕白:我已经帮你完成了心愿,下一刻,我们互不相欠,好吗?

  转身,离去,夕阳在背后闪着光圈,摇摇晃晃,扑朔迷离,那朵莲花笑嫣在晚风中。有一种晶莹剔透的东西悄悄爬上湘西的脸庞,模糊了双眼,路灯的光晕被无限拉长,再缩短,拉长,缩短。傻傻的驻足在莲花池边,当思绪回归,湘西突然看见了就在刚才慕白走下池塘的那个地方,掉落了一个叠的方方正正的纸片,湘西捡起,打开的一瞬间,整个人都恍惚起来,那是一张化验单,上面赫然写着,白血病晚期。

  三:

  自习室角落靠窗的位置,湘西找到了用书本掩面正在睡觉的慕白。

  诧异、惊喜、有点小小的愤怒

  “我的世界,不允许你消失”说完这句话的同时,湘西把慕白盖在脸上的书重重的甩在了桌子上。湘西拾起朦胧的睡眼,漫不经心的道:我们互不相欠。说完笑着离开。在湘西转身离去的时候,却分明看见她眼里闪着的泪花

  慕白消失的第37天。

  “ 泪痕终日对东风,月落乌啼朝暮中。春光不管垂杨碧,秋雨谁题落叶红。”湘西读着读着,居然哭了,那个白色的身影,清瘦的脸庞以及慕白眉宇间忽明忽暗的忧伤,总是如电影一遍遍反复重演。

  在找寻了校园的每一个角落, 逼问死党无果的那一刻,湘西真感觉到此生,再无可恋。泪水便安安静静的铺天盖地。

  阡陌找到湘西的时候,湘西正在一棵光秃秃的梧桐树干下发呆。

  从阡陌的口中得知慕白上个星期的子夜时分,病情恶化,已经安安静静的永远的离开了这个世界。

  阡陌交给湘西一个精致的木雕盒子,里面满满的全是呢喃。

  7月7日:“怦然心动的遇见,已经是最美的结局。”

  8月5日:“湘西,与你擦肩的西苑长廊,暮光里,你像极了睡莲一朵。”

  9月3日:“阳光依旧明媚,你依旧美丽,可是我知道不远的将来,一个离别,将是一别一辈子,我亲爱的湘西,你的信笺我懂,承诺太多,欠下的罪孽越是深重,所以,请原谅,我的世界,禁区,请留步。”

  \"我将走的很远,我们终将走的更远。你美丽的容颜,如夏日的莲花,开了,又落。落了,又开”

  在盒子的最下面,压着一个檀香的手工梳子,上面刻着几行洋洋洒洒的文字: 岁月静好,谁入了劫?浮华以往,谁未了结?亲爱的湘西,余生,你替我看护那一池清莲。

  慕白,慕白。

  念着这个似乎从没在湘西季节里出过的名字,不知该如何释然

  这一季的莲花 ,这一季慌乱的青春,正如郑愁予的错误:

名字控

  我打江南走过

  那等在季节里的容颜如莲花的开落

  东风不来,三月的柳絮不飞

  你的心如小小的寂寞的城

  恰若青石的街道向晚

  蛩音不响,三月的春帏不揭

  你的心是小小的窗扉紧掩

  我哒哒的马蹄是美丽的错误

  我不是归人,是个过客

  四:

  我不是归人,只是个过客。

  右手流年,左手遗忘?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