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来自梦境的冗长怀想

时间:2013-04-20    来源:www.haiyawenxue.com    作者:林安宁  阅读:

 能由于前一天晚上睡得早,所以第二天林安宁醒来很早。
  林安宁揉了揉惺忪的眼睛,穿上床边的人字形托鞋,去卫生间释放了膀胱的负担。回床上的时候,他抬头看了看窗外,天空已经很亮了,窗户东面还有朝阳的霞光渗透过来。
  这样的情景,应该七点多了吧。林安宁躺上床,惯例性的开了床头的手机。开机熟悉的旋律过后,手机屏幕上显示05:57。
  自己好像好久没有这么早醒来过了吧?是吗?林安宁想了想,把手机放在了床头,是好久没有这么早醒来了。自己已经忘记从什么时候开始,五六点的光景,不能够自然醒了。
  四月二十九。六点。天空已经明亮成了这样。
  林安宁躺在床上,把被子扯到胸口,然后又往上扯了扯,打算继续睡觉,却睡意全无。
  现在母亲应该已经起床了吧。或许正在做饭,一会儿就要去上班了。母亲身体不好,还起床的这么早。林安宁的心不由的疼了一下,便再也没有睡意了。
  现在的父亲应该做些什么?他在工地,六点就开始工作了。工地,一个折磨人类身体和灵魂的地方,你没有在那样环境下打工劳作过,永远体会不了那种感觉。
  林安宁伸手从床头纸箱里把耳机拿了出来,插在手机上,按动了几下键盘之后,把耳机塞在了耳朵里。对于林安宁来说,没有音乐没有歌声的日子,他难以存活。他就寄生在歌曲里了。每天一睁开眼睛就是听歌,晚上睡觉也听歌到眼皮在打架,他才关上手机,搁置在床头。
  林安宁做了个冗长的梦,梦里有父亲,有母亲,还有梦里好像始终都是那么小的妹妹。
  林安宁是好久没有这么早过睁开双眼了,自从上了大学,八九点自然醒很正常,父亲晚上九点多偶尔给他打过来电话,问他说,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林安宁说,要到十一二点才睡觉呢。父亲在工地做了一天的活,应该是很累了,所以九点对他来说,身体就已经无力疲惫到透支界限了。
  而林安宁又在干什么呢?他在上虚拟的网络,用父亲白天血汗赚来的钱,自己晚上脸不红,心不跳的上网。每天晚上都精力旺盛的很,和父母的疲惫形成鲜明的对比。并不象母亲那样,稍微操劳就累的不行了。
  林安宁的母亲晚上睡觉很早,他打电话如果过了八点,母亲的手机就会传来机械音:对不起,你拨打的用户已启用短信呼服务。意思就是对方手机已经关机了。机械声音是这样吗?林安宁有点拿捏不准。是的,自己好像有段时间没有给母亲打电话了。打电话,说些什么呢?林安宁还是觉得发短信给母亲自然一点。他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有了这种感觉,打电话给自己的母亲,都不知道说些什么话。不过自己短信的攻势下,母亲竟然也回复了。后来才知道,母亲从妹妹那里已经学会了如何发短信。
  听说母亲又加班了,不加班的情况下,母亲就已经很累了,晚上过了八点给母亲打电话,母亲通常都已经睡觉了。林安宁也会觉得心一阵松缓,把手机挂断,他觉得这样有些罪恶感。竟然庆幸母亲关机了,竟然庆幸电话没有打通。从前一段时间开始,给母亲打电话的时候,立马就通了。林安宁打出去的电话,都是朋友同学,而给母亲打的电话,母亲接通的最快,往往林安宁还没反应过来,电话就已经接通了。林安宁问母亲最近怎么样,吃的好吗?家里天气怎么样?最后说别生病了,工作太辛苦就别干了。母亲总是在手机那头乐呵呵的说,没事,天气很好。身体没事。你把自己学习成绩搞上去就好了。在家闲着做什么?上班赚钱啊…嗯,还有钱吗?妈在给你打点过去?
  每次通话基本都是这样,挂了电话,显示的通话时间都是三分钟多一点。以前明明和母亲说话最多,究竟是什么时候和母亲成了这样?怕发现对方过得不好吗?也可能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罢。

名字控


  后来过了晚上八点给母亲打过去电话,母亲也会接通了。
  妈,怎么没睡呢?
  看电视呢!
  林安宁知道自己每次给母亲打电话,母亲都很开心,开心的像个孩子。母亲晚上接不到林安宁打来的电话,第二天开机不久,手机会发来短信通知,xx用户于昨夜xx时间打来电话,请您回电。应该就是这短信让母亲在等自己的电话,明明工作一天,都已经很困很累了,母亲还要等林安宁的几天一次的,仅仅一句的问候。
  林安宁躺在床上始终没有合上眼睛,你们过得还好吗?一定要注意身体!
  林安宁也会责怪自己,天天待在学校,吃得好,喝得好,玩得好,自己的父母用自己的身体换来钱,给他花,他怎么能忍心?怎么能安下心来花那些钱哦!
  外面的天空已经很亮很亮了,父母应该都日复一日的机器一样的工作了。林安宁躺在床上,心安不下来。这种情况就好比一个不孝子,二十多岁了,什么病都没有,躺在床上,看着父母汗流浃背的工作。自己怎么能这样不孝呢?自己甚至能躺在床上一个早晨无所事事。
  醒来的时候,林安宁模模糊糊的记着那个冗长的梦,梦里有父亲,有母亲,还有好像和自己一样是吸血虫属性的永远长不到大妹妹。过了不久,自己的梦境都会烟消云散了吧。一般情况下都是这样。有些事物也是,来的只是一时能记住,时间长了就自然的忘记了。
  源于父母而从心里产生的愧疚罪恶感估计也很快消失了吧。人生姑且就是这样,后辈踩着前辈的影子反复再反复,反复到老,良知随着岁月将自己带到中年,所有人都是这样成熟,这样反复。
  林安宁虽然这样想着,但是双手按向床板,一用力,从床上坐了起来。伸手从床头拿起T恤,两秒钟头顶套了过去穿在了身上。他要起床,刷牙洗脸。他睡不安宁,要起床找点事做。
  穿上裤子的时候,他看了看手机上的钟点,已经七点零九了,自己醒来有一个小时了。虽然现在出现在校园的,几乎都是晚上通宵回来的人,除此之外的人,应该是不同寻常的人,大概就像林安宁这样的人异类吧。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