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一杯春风慰江湖

时间:2019-04-10    来源:www.haiyawenxue.com    作者:不问生  阅读: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许知纯甩着胡子哼着诗,将那三字“一杯无”吟诵数遍,又长吁短叹一番,这才轻手轻脚地生起火来。

木炭早添,烟气渐涌,老头深嗅一口,本想闻些杯中滋味,却只尝了一肺霜凉,只得呼了出来,让这口寒气自去浑浊人间。

小屋破得豁牙漏齿,幸好大寒已过,寒意不盛,只是摇曳了烛影人心。

许知纯将屋子打理干净,自横了小桌,置上点心糕果,方要开口不轻不重地咬上一口,破败的木门突如其来“吱呀”一声,生生让人将吃食从嘴里推回了桌上。

haiyawenxue

眼里,一座肉山挤着门穿了进来,黑漆漆地埋没了口齿,只剩一对半睁的眸子挂在山顶,流散着辉光。

“老弟不如坐下喝一口?”

“此地离某某多远?”

二者同声开口,一齐答非所问,俱愣了神。

许知纯尴尬一笑,先答了话,那“山”摆了摆峰头,道:“在下万松,谢过老丈。”言罢,卸下一身风霜,讨了清水,在一角慢饮。

许知纯见他无意饮酒,自个儿也没了兴致,眼看酒壶将沸,便提开候着,瞥眼发觉万松眉头低垂,直塌的眼儿也难开,不禁问道:“老弟此行何为?”

万松个子虽大,声气却低柔,好似怕大声讲话便费多了气力:“受人所托,捎带些物事。”

许知纯凝视他片刻,忽道:“老弟有伤在身,怕是奔波不易。”

万松眼中精光陡盛,逼视许知纯。

后者淡然一笑:“莫多心,老许当年见过无数伤患,看你气息不匀,中气衰微,当是心肺受损。”

万松呼一口气,方道:“老丈慧眼,年前战事,小可临敌时中了流矢,伤及肺叶,所幸人贱命硬,挺了过来,看来阎王老子也不稀罕收我。”言下颇怀惆怅后悔的意味。

许知纯搓了搓手,将干粮放在火炉一侧,微明的火焰映得他的眼中也燃起一点红芒:“老弟吉人自有天相,何苦忧愁?”

万松将脸埋进阴影,冷冷道:“你说差了,若天公有眼,便该让我与同袍一同埋骨,而非留下寥寥性命给兄弟们穿丧报讯,徒来受这悲苦。”说话间言语颤颤,朱红溅脸,继而突然大声地咳嗽起来。

许知纯忙道:“老弟切莫激动,伤了身子可不妙。”

万松摇头:“无碍!老丈慧眼,万某的招子却也没瞎。瞧您身形矫健,举止沉稳,想来也是练家子。不知在这荒郊野店,是等仇家还是等朋友?”

haiyawenxue

许知纯淡笑道:“我在等一人赐我一死。”

万松一愣,却听门外步履急促,几声踢踏,门前便横了一道修长的身影。

一个青年收了伞,抖落两肩霜色,招呼道:“打扰,幸会,我来暂栖片刻。”说着取下外袍,露出腰间一柄长剑,自顾自踱来,围炉坐下。

许知纯重新温了酒,半带期许地问道:“小哥喝酒吗?”

这“小哥”皱眉道:“咦?老丈,常言说,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出门在外,我还是小心些好。”

许知纯碰了钉子,也不生气,只道:“眼看离立春也没几日了,小哥此行是省亲?”

青年温了雪水,笑道:“男儿志在四方,居家何益?仗吾青锋,挥斥十方,这才叫大好生涯,怎能如老朽守成之輩,蜗居一处,郁郁半生!”

“好志气。”

“说得好!”

许、万同声赞叹。

许老头又笑道:“小哥身怀利剑,想必剑术定有不凡造诣。”

青年面色一红:“实不相瞒,小可习剑初成,至今多为败绩,寥寥胜场。”随后见二人脸色略僵,便笑道,“我这便是回家陪着妻儿,日后就懒得出来啦。”

万松奇道:“小哥年岁不大,方才更展现了大志向,大可打熬磨炼,为何……”

青年摇头摆手,道:“小可离家三年,不知妻子辛苦,更不知孩子蹒跚学步时的模样,什么剑道通途,武功盖世,动辄砸烂店家的物事,而后撒腿就跑,这才无趣得紧呢!”

万松赞道:“小哥通达,日后必有际遇,待我为袍泽做好应尽之事,也该好生打算了。”

青年忽而转头问道:“老丈呢,在此地却是为何?”

许知纯轻呼口气道:“我在等一个杀我的人。”片刻,他方才轻声续道,“三个月前,我还是一名剑客。那日我在太行与人论剑,下山时被一人堵住去路,扬言要为父报仇。”许知纯笑了笑,“许某平生,论剑江湖,虽非什么绝顶剑客,但也略积薄名,斩人近百,却不记得他父亲是哪位英雄。”

言及此处,万松与青年悚然生凛。

“这小子真是了得,不过二十招便将我制服。原本为父报仇无可厚非,可他居然让我先去打理后事,再来此地领死。许某并非贪生之徒,于是依言行事。”许知纯露出一丝萧索,“怎奈回得家乡,父母坟茔萧条,旧友悉数离散,年过花甲,却无半个旧人,那小子给了我三月期限,我居然无甚可做。”

万松、青年相对默然。

“一个月前,我至此地,每日温些小酒,与路过行人交谈一二。有人一往无前,有人甘愿蜗居,各有各的活法。”老者笑了一笑,“可若人生再来一次,老儿我还是会仗剑千里。”

青年奇道:“为何?”

老头觑他一眼,笑道:“若有这一世的剑者神魂,再得新生,必然进展神速,成就一代剑神也不是不可能了。”

万松拍手笑道:“老丈钟情者唯剑耳!”

青年看了看酒,忽地斟满三杯。那酒温过些许时刻,此时已凉得彻骨。

青年分给二人,笑道:“便以一杯春风,敬这江湖夜雨!”

冰流入喉,在腹中化作一团烈气,涌动上来,暖了身躯。

许知纯掰了炉旁烘烤的干粮,分给二人道:“路还长远,万万珍重。”

二人对视一眼,道:“保重!”

一则向左,一则往右,身影渐渐消失。

haiyawenxue

老者眯了眼,口中反复起来,念兹在兹,却变了一句:“我有一壶酒,可以慰风尘。”

门前风雪飘飞,一人提剑伫立,久久未曾离去……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