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虾爬子

时间:2019-04-10    来源:www.haiyawenxue.com    作者:王东梅  阅读:

徐文茵管皮皮虾叫“虾爬子”。她说,水边儿长大的人,都喜欢这么叫。

我不是在水边长大的,所以我对于虾不感冒。多吃一口少吃一口,都无所谓。

朋友请客,满桌子的山珍海味。我吃肉,吃菜,喝酒。

徐文茵不吃肉,不吃菜,不喝酒,就坐在一边默默地剥虾。

徐文茵说,四五月里,正是鱼虾最鲜美的季节。一大盘虾爬子被盐水煮过了,整齐地码在精致的瓷盘里,旁边还点缀着紫色的小花。徐文茵挑一只脖子下有三道杠的虾,掐去虾头和虾尾,亮出虾肚。两手食指抵住虾背,两个拇指合力向外掰,耳听着就是“嘎巴”一声轻微的脆响,虾背的硬壳被掰断了。一节一节的虾壳被“嘎巴嘎巴”地掰过,扯住一头,背上的硬壳就被扯了下来。翻过来,是肚子上软壳。软壳剥起来没有那么大动静,却粘得很牢,要一点一点地揭。剥虾是个细致活儿,徐文茵细长的指头仿佛天生就是为剥虾而生的,三下两下软壳也扒下来了。一条完整的粉红色的虾条,就捏在她的指间。徐文茵细细的指头浸了煮虾的盐水,水津津,亮闪闪的。她就那样钳着一条虾肉,在面前的蘸汁里蘸一下,递到我嘴边。

haiyawenxue

这是徐文茵喜欢做的事。

徐文茵说,水里长的东西都是寒凉的,要蘸了姜汁,就酒吃。

我就张开嘴,咬住虾肉,吧唧吧唧嚼几下,咽下肚。喝酒,吃菜,吃肉。没说一句话。但我知道,是只母虾,我吃到了虾黄的鲜味。徐文茵也仍旧低头,默默地剥虾,也没说一句话。

后来的那个小姑娘说她不会剥虾,说虾壳太硬会弄断她刚做的指甲,说虾壳上的刺太尖会扎破她的指头。小姑娘说,我不是你娶来的保姆。我生气,自己剥,虾刚拿起来,指头就被扎破了。小姑娘说,看看,看看,我没说错吧。

我原本是不爱吃虾的。记忆里,好像我只吃过徐文茵给我剥的虾。突然想吃虾,是我想起她了。

徐文茵离开已经很久了。

我记得徐文茵说过,吃虾最好的季节是四五月,若错过了,只能等到九月了。

九月,我来到了水边。

我约徐文茵出来,说一起吃个饭。徐文茵问:吃什么?我说,当然是虾爬子。

饭桌上,摆了好大一盘虾爬子。

我们俩默默地,对面坐着。听说徐文茵也再婚了。我有点嫉妒那个男人。忍不住想,那个男人吃虾的时候也是一声不吭吗?我的眼前于是就现出徐文茵被盐水浸过的指头,水津津,亮闪闪。

他不知道我会剥虾。我从不吃虾。徐文茵说。

我恍惚记起,从来都是徐文茵给我剥虾吃,从来,没见她自己吃过虾。

我对海鲜过敏。徐文茵说。

对坐了许久,桌上的菜都凉了。徐文茵说,回吧,不早了。我“嗯”了一声,却没起身,而是把眼前一只小碗里的汤喝了。

haiyawenxue

入秋了,街上的风,凉了。徐文茵走远了,我裹紧风衣钻进车里,胃里升腾起一股呼呼的暖。

来收拾桌子的服务员很奇怪,这两个食客神经兮兮的,一大盘虾爬子一个没动,却把蘸虾的汤汁都喝了。服务员记得,那汤汁是按女人要求调的:姜末,生抽,味极鲜,蒸鱼豉油,醋,还有糖。女人說,暖胃。服务员记得,水边儿的人,都喜欢这种蘸汁。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