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套牢

时间:2019-04-10    来源:www.haiyawenxue.com    作者:刘博文  阅读:

只一秒,李扬便给套牢在原地。

只一秒,比平时捕捉犯人的速度还要快!用刚调来新人陈小智的话说。

快了那么一丢丢。

你这话有误,李扬盯着一片快要被风扫下的梧桐叶,不疾不徐地说道,是嫌疑人,不是犯人,等案情确定才能定性的事,不要随便扣帽子。

像这树叶,未落下前,就不能称之为落叶。

呵,毛病不是。陈小智看着那片本该落地的树叶,突的被一阵风刮起,在空中打起了二次旋,很高调。

haiyawenxue

不应该有这么大的风,循着源头望去,陈小智才明白天气预报没有骗人,风是李扬用一张嘴吹出来的,如同陈小智曾经用茶杯制造瀑布。

应了那词——空穴来风。

此时陈小智更加确定,他这个师傅,真有毛病。

挠挠头,有点悔不当初的意思了。

怪谁?

怪就怪自个年轻气盛,在警校,陈小智是出了名的爱挑战,爱展示自己,和那款运动型饮料的广告词相似,年轻就要醒着拼,陈小智是活生生的拿年轻跟世故拼。

顶撞师长是常有的事,老实本分这基因在他身上几乎不存在,以至于在所有人眼中,陈小智都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野马无笼头,说的就是他。

拿到分配表时,陈小智这匹野马还撒着欢,他半弯腰的身躯活脱脱是个放大版的问号。

咋就和我想到一起了咧?!

师长们综合考察认为,陈小智的驴脾气应该找另一头倔驴给好好磨磨,在警校就对李扬的怪有所耳闻的陈小智,早就想去见识见识。

才有了现在悔不当初这一说。

悔大发了,师傅李扬作为当年警校的优秀毕业生,心甘情愿在昙华林这条街道干了十多年的片警,跟他同期的早就稳居上线了,他呢,还是一片警。

跟落叶没啥区别的一片警。

跟着这样的人,能有多大前途,一眼就能望到头,跟昙华林这条一眼就能望到边的街差不多,活生生的套牢。

套得陈小智有点望穿秋水的意思了。

haiyawenxue

李扬何尝不是,换之前,别人问他,他总会打着哈哈说在昙华林工作挺好的,街是小了点,但风景好,游客多,何尝不是快哉快哉。

可如今,面对着刚满月的儿子,和旧病复发的母亲,李扬突然觉得生活像是昙华林里常上演的川剧变脸,一眨眼,快哉变成了忧哉。

倒也没有那么不堪,孩子出生后的两个月,李扬解决了不少纠纷,处理了不少隐患,只要再有一件案子,给这些年稳扎基层的老资格来个黄袍加身,顺利上位不成问题。

上位,意味着工资水涨船高。

有助于上位前的这件案子,就摆在李扬眼前。

是收到风声来的,陈小智了解师傅,从不打无准备的仗,风声很紧,还近在眼前,离派出所一百多米,昙华林这两个月最吸引人潮的摊位。

项目也很简单,飞镖扎气球,十块钱一回,能扎十次,十环全中有现金奖励,一环不中仍然奖励。

规则简单明了,似乎非常容易。

似乎容易,是包括陈小智在内的多数人用钱换来的真理。

有猫腻!顺着李扬的手指望过去,陈小智只看到了女老板狡黠的眼神。

你再细看。

没啥呀,咄咄逼人的日头下,街边的老瘫巴正孤零零地挠着因缺水而鼓起的腮。

人都给骗麻木了。这年头行乞的都是职业丐帮弟子,指不定晚上在哪嗨,只有李扬知道,老瘫巴的货真价实。

都活麻木了,宁愿拿钱去玩灌了铅永远没有准星的飞镖,也不愿意去资助一个无后无亲无家可归的老乞儿。

应该是下身截肢了,这些年,李扬没看出老瘫巴什么马脚。

抓住她,这个往飞镖里灌铅的女骗子,职位上调,工资上涨,没了后顾之忧,工作更上层楼。

抓住她,分分钟的事,尽管是个可有可无的小案子,李扬的手铐已经举起,下这样的决定都用不到一秒钟。

也就是这一秒,彻底改变了李扬的决定与举动。

一辆携风而过的跑车上,车主光顾着和副驾驶上的女友打情骂俏,全然没发现路边的老瘫巴,待李扬和陈小智回过神时,为时已晚。

而这一秒有多惊险,只有在场的人知道。

不愧玩飞镖出身的,透过监控视频的回放,李扬清楚地看见了女老板飞身跃起横穿街道拯救老瘫巴的场景,只是,老瘫巴的举动倒令李扬大跌了眼镜。

画面中,他跑得比风还快。好在,有惊无险。

抓去?关掉视频,陈小智拎上手铐。

有风吹过透过监控室的窗户,打在了李扬沁满汗珠的脸上,听人说,老板娘这么做是为了家里糖尿病晚期卧床的父亲呢。

陈小智母亲,也是糖尿病。

谁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如同窗外这微凉解暑的晚风,每个夜晚,都会如期到来。

算了吧,一个可有可无的小案子,真要抓,就抓老瘫巴,妈的,多少人的同情心,被他碾碎在地上。

那,你上调的事?陈小智的心也被碾碎在地上,为师傅同情的。

干嘛要上调,在这儿工作,有景致看,挺好的!李扬顺嘴打起了哈哈,这一回,陳小智没有捕捉到他的犹豫。

哪怕是如风般的零点一秒。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