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借钱

时间:2019-04-10    来源:www.haiyawenxue.com    作者:曹春雷  阅读:

翠芹婶说,姐,你就让我干一会儿吧。你家这么大的事,我一点忙帮不上,心里难受。

年幼时在乡下,生活中总也绕不过去的一个字,那就是“借”。借什么呢?借钱。我八岁时父亲去世,母亲一个人拉扯我和大我三岁的哥哥,土里刨食,一分钱掰成两半花,即便是掰成两半,也不够花,于是便借。

那时村人大都不富裕,但都淳朴,只要来人进了家门开了口,多少都会借一点的——人家张回嘴不容易,总不能让人家白跑一趟吧。好借好还,再借不难。母亲总会在约定的期限内,准时归还,卖粮食或者是卖鸡鸭。

有一年秋天,母亲要盖房。老屋实在是太老了,像一位白发豁牙且拄拐的老人,有房梁随时会朽断,土墙随时会坍塌的危险。买材料的钱可是个大数目。先借钱,母亲跑东家去西家。有人家不等母亲上门,自个儿就拿着钱来了。互相帮衬、互相扶助,这是那时的村风。

邻居翠芹婶也来了,但她只是站在门口,一副难为情的样子,说,姐……我没钱借你,真不好意思。翠芹婶家的奎叔在建筑工地上摔坏了腰,一直在家里躺着。她婆婆,我喊作二奶奶的,也得了病瘫在床上。

haiyawenxue

钱借够了,材料买齐了,动工。母亲累倒了,幸好有村人帮忙,盖房还算顺利。

有一天,夜深了,我在临时搭起的草棚里还没睡,突然听到自家建房的工地上,有唰啦唰啦的声音传来。我和母亲出去,借着月光,看到有人在我家工地上忙活,是在筛沙。走近了看,是翠芹婶。

母亲说,翠芹,你不去睡觉,咋来筛沙了呢?便去夺她手里的锨。翠芹婶一边往后闪躲,一边说,姐,你就让我干一會儿吧。孩他爹和俺娘,还有孩子,都伺候完睡着了。现在筛了沙,明日你就省点工夫了。母亲说,翠芹啊,你忙了一天了,抓紧回去睡觉。伺候病人比盖房的活儿还要累。说着,又去夺翠芹婶手里的锨。翠芹婶把锨藏在背后,说,姐,你就让我干一会儿吧。你家这么大的事,我一点忙帮不上,心里难受。

母亲终究没劝得了翠芹婶。那晚,姐俩筛沙,唰啦唰啦,一直到很晚。我在草棚里听,总以为是外面在下雨。

房子建成那天,母亲炒了很多菜,请来帮忙的乡人们吃饭。我去叫翠芹婶来,她不来。母亲亲自去叫,她还是不来。

第二天晚上,母亲炒了几个菜,茄子土豆之类的,又去翠芹婶家,硬是将她拉了来。两人对坐,喝酒,一人一茶碗。酒是自家地瓜干酿的。

母亲有点喝多了,絮絮叨叨。旁边的我听得出,母亲其实就说了一句话:你借给我的,是比钱还要重要的东两,那就是姐妹间的一份情意。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