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百丈崖

时间:2019-04-10    来源:www.haiyawenxue.com    作者:高沧海  阅读:

1943年,初秋,华东沂蒙山山麓。

天空明净,似水洗过一般,苞谷肥壮,高梁头沉,丰收在望。

一支连续作战的八路军骑兵小分队在行军时遭到了日军数倍兵力的伏击。

子弹已经打光。

钢刀落地,连同一只断臂。

haiyawenxue

一道血柱从断臂处喷涌而出,带队的老刘猛一阵晕眩,在马背上摇摇晃晃。

土肥原贤三一手握军刀,一手挽马缰,阴冷地注视着面前的血人。他拍马向前,用刀尖挑起钢刀的柄环,伸到老刘的眼前。钢刀闪着青幽幽的寒光,有鲜血像一条细细的溪流从老刘的头上淌入眼睛,他用仅存的那只手抹去,天空就有大火在燃烧,大地、庄稼,远处隐隐的百丈崖,就成了滚烫滚烫的红色。

老刘感觉自己的身体也在燃烧起熊熊大火,火焰在他眼前盛开一朵朵鲜红的大花,面对敌人的挑衅,他缓缓拔出背上的另一把钢刀。钢刀落地,连同另一只断臂。

土肥原贤三手中的利刃倏地从老刘的胸膛穿过又拔出,失去双臂的老刘口中喷出满腔热血,仰天从马背上跌落。马,一声声仰天嘶鸣。

土肥原贤三的脸被老刘的钢刀划破,差点就挑瞎了他的一只眼睛,他抹抹脸颊,白手套上的血迹让他恼羞成怒,他重新打马冲向老刘的尸首,其他日本兵纷纷效仿,马踏成血泥。

这支八路军骑兵小分队,无一人生还。

土肥原贤三使劲嗅着弥漫开来的血腥。血的味道,让他无比亢奋,这支骑兵队曾让他无数次损兵折将,名誉扫地,而那匹黑马,也就在此时,从血流成河的背景中,从尸横遍野的背景中,踏着小碎步,向他逶迤奔来。

是老刘的马。土肥原贤三抽出刀,轻蔑地迎着那匹马的目光。

马在土肥原贤三的面前停下了,它低下头去,轻轻地嗅着土肥原贤三的皮靴。土肥原贤三这才定睛打量这匹马,体格高大,毛色像披著黑绸缎,光亮如水。虽然马蹄被鲜血污泥浸染,依然可辨出曾经的洁如霜雪。

土肥原贤三惊呼,乌云踏雪!

马抬起头来,眼大眸明。

被洗刷打理过后的乌云踏雪重新出现在眼前时,土肥原贤三惊呆了,太阳的光晕里,乌云踏雪就像是踩着光而来。

乌云踏雪先是一阵轻快的小跑,像山中的溪水。当乌云踏雪渐渐加速,又像一道黑色闪电,土肥原贤三连连称赞。

乌云踏雪在返回时,又像一位在晨光里散步的少女,低眉颦首,极具优雅之姿,土肥原贤三惬意地骑在马背上,哼起故乡的歌——

我一直在等待

haiyawenxue

和你重逢的那一天

在那樱花飞舞的道路上……

另一名日本军官刚翻身跨上乌云踏雪的背,乌云踏雪嘶鸣一声,前蹄凌空,几乎站立起来,日本军官被摔了个四仰八叉,军官骂着八嘎就去抽胯上的刀。土肥原贤三哈哈大笑,伸手制止,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侍,乌云踏雪,我才是它真正的主人,我才是!

夜深了,土肥原贤三守在马厩里不舍得离开,乌云踏雪在静静地吃草,沙沙的声音像风吹过。

乌云踏雪抬起眼睛,土肥原贤三有一瞬间分明看见那是老刘圆睁着的喷火的双眼,老刘手中的钢刀像一股疾风迎面劈来,土肥原贤三激灵灵打了个寒颤,一下子抽出了随身的军刀。再定睛看时,马厩里灯光通明,只有乌云踏雪亲昵地摩擦着他的腿。土肥原贤三摇摇头,一定是幻觉,但他还是无比清晰地感到被老刘的钢刀划伤的脸颊又火辣辣地疼起来。

战争一天天变得残酷。

土肥原贤三的部队节节溃退。

土肥原贤三带着他的残兵败将退到了百丈崖上。

看崇山峻岭,层层叠叠——

在被晚霞映红的景色中

仿佛能听见

那天的歌声……

一声嘶鸣从山谷里清脆地传来,打断了土肥原贤三的无限遐想和忧伤。土肥原贤三惊喜地发现,他兵败溃退时失散了的乌云踏雪复又归来。

土肥原贤三紧紧地抱着乌云踏雪的脖子,乌云踏雪轻轻地喷着响鼻,温顺地等待土肥原贤三跨上它的背。

百丈崖上,天空明净,似水洗过一般。

这是1943年,深秋,华东沂蒙山山麓,苍松翠柏,绵延数百里,一片肃穆。

乌云踏雪扭头看一眼马背上的土肥原贤三,仰天一声长啸,声震寰宇,四野回荡。

它纵身跃下,百丈崖。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