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荫生

时间:2019-04-10    来源:www.haiyawenxue.com    作者:张烨  阅读:

从小村到镇上一点也不远,推着木轮小车不到半个时辰就到了。他每天会早起,天不亮就把卖豆腐的家什儿侍弄好,去镇上卖豆腐。老爷子七十多岁了,腿脚还灵便。好在,他的豆腐卖得很快,只推着车子吆呼两趟街,一车豆腐就卖完了,用不着到第三趟街上去。

镇上有人说,老爷子,您就不兴多做些,让我们也吃上您老的豆腐!

老爷子不作答,只是笑,笑得白胡子抖起来。

上了岁数,他不想累着。还活七十吗?人不和命挣,他明白。

从小村到镇上要经过一片林子。林子不大,很清幽。有很多坟茔,都是镇上大户人家的。老爷子每天到镇上去,天不是很亮,东半天刚刚现出一些白。有一天,他推着豆腐车走在林中小路上。在一棵大槐树下,站着一个蓝裤蓝褂、碎花围裙的小媳妇,也是一身清幽。拦住了他。她说她要买一块豆腐。那时候还看不清秤上星,老爷子就利索地用刀划下一块送给女人。把女人的几文钱接到手,顺手丢进车把上的搭衫里。

haiyawenxue

这里没人家,她从哪来,不知道。快一年了,每天早上都是这样。天不亮,老爷子像赴约一样。老爷子回到家,把车把上搭衫里的钱倒在炕上,总有一把纸灰滚出来。老爷子不敢张扬,这女人不像是人,倒像是鬼魅。

老爷子依旧每天大清早卖豆腐与她。小媳妇也是每天都是那身装束,从不多说话,接了豆腐给了钱,转过身儿,走过大槐树,便没了影儿。

有天早晨,小媳妇说:“老爷子!俺没钱了。把这件裙子典给您。您受累转告镇上的老金家,来把孩子带走吧,我,再也养不了他了。”

小媳妇泪莹莹的,转身儿走了。

老爷子把裙子放进搭衫里,就往镇上赶。找到金家族长陈述了一切。还拿出搭衫里的裙子给他们看。金家族长便招呼族人到林子里去找儿媳妇的坟。儿媳妇是去年得病死的,怀有九个月的身孕。

族人们一进林子,惊呆了,一个光屁股的小男孩儿,就坐在金家儿媳的坟旁玩儿。他的头奇大,小胳膊儿小腿儿小身量儿,很不成比例。他们把孩子抱回家去养着,取名叫“荫生”。他尤其喜欢食豆腐,小村儿老爷子的豆腐。他的饭碗里一顿没有豆腐就闹。荫生长到十多岁,身量儿依旧很小,头奇大,小胳膊小腿儿的,但是异常聪明。上学背书,过目不忘。声音且清亮,像唱歌一样。教学的祁秀才,很喜欢他。可是小伙伴们并不喜欢他,说他不是人,是鬼。上课的时候,伙伴们都离他远远的。荫生很伤心。

不久日本兵就来了。日本兵在小镇上修起炮楼子,挖了长长的封锁沟。教书的祁秀才被日本宪兵打折了一条腿。孩子们不再上学了,到处疯跑。荫生也是,他喜欢到小村里去,为的是吃一块老爷子的磨豆腐。

小村里有了八路,他们也穿着庄稼人的衣服,只是怀里掖着匣子枪。有一次荫生看到八路在小庙门口埋地雷。好家伙,那么多地雷都埋在那里。有人自豪地說,这是地雷阵,一个响,全都响。各种各样的雷。荫生就说,在这儿埋雷能炸着镇上的鬼子兵吗?一个挎驳壳枪的八路说:“这是通往山里的唯一的一条路,他们总是要去的。不怕等不来他们……”

有天镇上炮楼子里的两个日本兵出来抓鸡,被民兵打死了,就再没有回去。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炮楼子里的日本兵把镇上很多人围起来,架起机枪,扬言不交出杀害皇军的凶手就要大开杀戒。几个村民已倒在血泊中,日本人歹毒,说到做到。就在前几天,他们血洗了坡头村,全村三百七十三口,一个活口也不留。原因是他们的大洋马跑出来,祸害了庄稼,被几个村民打死了。这事发生还不到一个月。

就在日本军官举起战刀要下令开枪的时候,荫生就跳出来,吓住了他们。还流利地说了几句地道鬼子话(日语),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学的。他说他知道那两个日本兵在哪,还答应带他们去找。有这么一个“活宝”滚出来,让他们很高兴。荫生制止了一场杀戮。

荫生就带着一大队日本兵来到那个小庙儿门口,那个通往山里的唯一的一条路上。那天八路的地雷响得热闹。当第一颗地雷爆响的时候,荫生迅速爬到一棵树上。当所有地雷都响了,一切都归于沉寂了。荫生爬上的那棵树也被炸塌了。树冠被炸得支离破碎,枝叶在冒烟儿。日本兵的尸体四分五裂,囫囵个的不多。有口气儿的在地上嚎着。

过后,人们找到了荫生血迹斑斑的衣服。尸骨被炸飞了。小镇上很多人,为此悲哀。还为他做了衣冠冢,立了碑。

好多年过去了,抗战胜利了。小镇上有人在几十里外胜芳镇上做买卖,说是看见荫生。他在一伙杂耍班子里凑热闹。有顶幡的,底座都是个“大块头”。幡顶上有两个人在做高难动作,灵巧得像猴子。荫生就在幡底下溜达(表演)。张开自己衣服上的小口袋儿,仰脸儿对幡上的人说:“你们跳下来,我张着口袋接着你们……跳哇!”

样子很滑稽。围观的人,在笑。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