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亡命之途

时间:2018-02-07    来源:www.haiyawenxue.com    作者:爱米  阅读:

麻六早想干一票了。

5年前,麻六刚满3岁的女儿被人贩子抢走,至今下落不明;4年前,老婆难产死了;3年前社保局以他已就业为由,停发了低保和失业津贴,麻六只是帮废品回收站收收破烂,算哪门子就业?他年年去社保局闹,可人家总说在研究,这事就一直拖到現在;2年前,麻六被查出肝癌早期,但医保局又以他没有正式就业,没有缴纳医保为由,拒绝报销医疗费。麻六的肝癌眼睁睁拖成了晚期,没救了。

麻六住在168终点站附近的棚户区。一年前,县拆迁办的王书记找上门说他们违建,要按规定拆除。麻六一听就火了,这里以前是县城郊区一块无主地,外乡人在这里搭棚落脚,一住就是十多年,如今已被高楼大厦包围,估计县里的大官看不顺眼了。他吼一声:“老子占块无主地,按国际法就是老子的,谁敢拆,老子烂命一条,跟他拼了。”棚户区其他居民也气势汹汹地围了过来。王书记抹了一把汗,慌慌张张上车逃了。

谁知不久,负责拆迁的人换成了开发商,棚户区被停水停电,一群打手没事就往里钻,见东西就掀,有时还往里面倒毒蛇。外乡人扛不住,一个个都走了,唯独犟驴麻六在家门口摆了十多个煤气瓶,自制土炮架在门口,愣是不撤。后来政府怕出事,就出面制止了开发商的过激行为。开发商又想出新招,推平了麻六家四周的土地,还绕房掘了一圈深渠。每次麻六出门都得拿根长竹竿,十米起步,撑竿过渠。

麻六此后几乎天天上访,但他上访一年多却没有任何结果。麻六又开始强闯县政府,有一次差点闯进县长办公室。县长大怒,立即指示在县府大楼加派了一倍警卫。后来县长听说麻六以前当过兵,会自制土炮,马上又将车换成了防弹车。鉴于事态严重,县长在一次建设和谐新县城的工作会议上指出:此事必须马上解决,再闹下去,将严重损害本县形象,极可能引发流血惨剧,影响社会团结稳定!

当天深夜,一伙打手闯进麻六家,将他五花大绑,一顿暴打,开车丢到了邻县的臭水沟子里。麻六好不容易才爬出烂泥,强忍疼痛,连夜赶回家,发现家早被铲平了。

名字控

这次,麻六决定来真的了。

上午,麻六压低太阳帽,提着汽油炸弹在起点站上了168公交车,一声不响地坐在最后一排。

刘县长是在县委站上的168公交车,随行人员包括秘书、电视台记者、摄影、保镖、社保局陈局长、医保局沈局长等,共计15人,一下子让公交车热闹起来。

原来前天下属来报,麻六近期时常出没在机关幼儿园,惊出刘县长一身冷汗。他女儿在这所学校上学,麻六是想绑架或伤害他女儿?刘县长从那天起就禁止女儿上学,但这也非长久之计。思前想后,刘县长决定好好补偿麻六,化解群众矛盾,免得真闹出什么大事来。

麻六的房子自从被铲平之后,一直住在附近的一个桥洞。刘县长一行就是专门去这里慰问,为示亲民,特意乘坐公交车。

168公交车驶到百路站时,两个彪形大汉挤上了车。他们看到车上的阵势,左边那位嘀咕起来:“这么多摄影机,要拍电影?”

“昨天刘县长打王总电话,让他拿一百万补偿麻六,那孙子使了什么招,让刘县长为他亲自出面?”右边那位接话,“今天不会是去找麻六拍纪录片的吧?”

“极有可能,今时不同往日,刘县长的面子一到,全县上下都得看麻六脸色。”左边那位愤愤不平地说,“早知这样,那天就该将麻六往死里打。”右边那位讥笑道:“想不到你曾老二也有手软的时候,难得。”曾老二摇摇头:“麻六得了癌症,迟早是个死,我打死他,还担刑责,所以留了一手。谁知这个麻六是条硬汉,油盐不进,当天就回了家,还盯上了刘县长。吕老三,今天过去,你可要下重手啊!王总可是有指示,麻六一条贱命值不了一百万,宰了他,乾坤可定。”

突然,吕老三一把捂住曾老二的嘴巴,向左边努嘴。曾老二偏头,看见一位正在为刘县长录音的县机关报记者正瞪着他。他们刚才的话显然被他不小心录进去了。

吕老三一把夺过记者的录音器,扔出了车窗。恰在这时,公交车缓缓停靠在下一站石化站。

记者大怒,一把揪住吕老三的衣领:“小毛贼,知道我在为谁录音吗?你敢在刘县长面前撒野,不想活了吧?”他的话惊动了麻六,他盯住刘县长,眼中怒火熊熊燃烧。刘县长扫一眼周围的记者,温和地说:“要文明,要亲民。”

吕老三宰牛出身,最受不得辱,一把将记者推倒在刘县长怀里,大吼一声:“少在爷面前装蒜,刘县长出门开大奔,会跟你们这群穷孙子挤公车?”刘县长勃然大怒,将记者推开,“嗖”地站起身,但马上又收起怒气,笑着说:“有话好好说,不要动手嘛。”

“你个龟孙少管闲事!”曾老二上前就要打刘县长,突然发现整个人被架了起来,然后直飞出去,重重地砸在刚打开的车门上。原来,县长保镖出手了。

曾老二被摔醒了,他明白眼前这位自称刘县长的人多半货真价实,得罪王总的后台,那可是要命的。他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这时,一个怯生生的童音在耳边响起:“叔叔,你的录音器掉了。”

曾老二扭头看见一位8岁左右的漂亮女孩正站在面前。曾老二一屁股坐起来,接过录音器正准备删除里面的录音。车外突然响起巨大的引擎声,一辆摩托车像一团黑影紧贴小女孩后背掠过,曾老二刚到手的录音器不翼而飞。曾老二气得跳出车,对着绝尘而去的摩托车大骂:“龟孙,敢抢老子东西,老子非宰了你不可!”

名字控

他重新上车,余怒未消,对着刘县长直嚷嚷:“县城的治安越来越差,你们当官的是吃白饭的?”

当着众多媒体记者的面,刘县长脸色十分难看。一名省城大报的记者趁机问:“刘县长,你对整治县城治安有什么规划?”刘县长强压怒气,开始对着话筒大谈打击盗窃抢劫行动的开展情况。记者只好找了支录音笔继续记录刘县长的谈话。

小女孩独自上车,不敢打扰被众人环绕的刘县长,走到后排坐在麻六旁边。女孩儿指着被塑料袋包裹着的汽油炸弹,好奇地问:“叔叔,那是什么呀?” 麻六看着小女孩,脸上的戾气顿时消了,这个小女孩好漂亮啊,要是女儿麻小六没有被抢,也有这么大了吧?麻六最想念的就是女儿,他三天两头往幼儿园跑,其实是幻想能在其中看见自己的孩子。麻六温和地回答:“它不是个好东西,你别知道为好。”

“哦,叔叔,你在哪一站下?”女孩又问。

“我不下车。”

“为什么?”

“这趟车不会再停了,车上所有人都不下车。”

女孩急了:“可是我要在新区站下车,它是这趟车的终点站。”

“不会有终点站了。”麻六将汽油炸弹抱到腿上,拿出了打火机。女孩眼泪叭叭往下掉:“那我怎么办?叔叔,我要下车!叔叔,我要下车。”小女孩的哭声吸引了众人的目光,售票员春丽忍不住斥责麻六:“你一大老爷们,没事吓唬小女孩干什么?”

“售票员同志,你还记得3年前的4月23日吗?你和司机捡了我一袋钱,据为己有,不肯归还。”麻六突然恶狠狠地说,“你知道那是什么钱吗?那是我老婆的救命钱。”春丽像被扎了针,跳起来指着麻六的鼻子大骂:“你嘴巴放干净点,老娘我从来不干这種缺德事……”

秘书对麻六说:“同志,凡事得讲证据,不能随便说别人坏话。”麻六抬起头来冷笑道:“世事自有公道,谁也逃不掉。”

直到此刻,曾老二才认出麻六来,大吃一惊。他急忙拉着吕老三挤到后排,将小女孩丢开,一左一右将麻六夹在中间。“挺横啊!”曾老二低声说,“老子今天整死你!”麻六又是一声冷笑:“死到临头还不自知。”

这时,168停靠在陆门站,下一站就是终点站新区站了,也就是麻六曾经居住过十多年的棚户区,那里现在早被推平,不久将矗立起一座漂亮的新城。

“你的站到了。”麻六对女孩说。女孩笑了起来,她向麻六鞠一躬,一蹦一跳下了车。当她往前走出十多米远时,身后突然传来巨大的爆炸声,她回头看见168公交车已被火海包围,人影在火海中挣扎嘶叫,惨不忍睹。女孩大哭起来。

十天后,专案组对168公交车爆炸案作出结论:这是一起安全事故,旅客麻六私带汽油上车,汽油受热燃烧,引发爆炸,公交车上全体人员死亡。专案组结案后,正准备返回北京,又收到一封邮件,里面有一封短信和一个录音器。短信是这样写的:

“我是一名抢劫犯,168公交车爆炸前,我抢了一个女孩的录音器,现予以归还。” 专案组点开播放键,曾老二和吕老三的对话回响起来……众人都陷入了沉默。

警方还查到了一件事,是麻六永远都不会想到的——那个死里逃生的小女孩就是他那被拐失散多年的女儿!

被命运逼到绝路的麻六,用他那尚存的一丝同情心,让她的女儿逃脱了死亡的厄运。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