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冰墓

时间:2018-02-07    来源:www.haiyawenxue.com    作者:贾煜  阅读:

秦昊从冰川冻土专业毕业后,并未从事专业工作,而是和几位同学合伙创业。然而创业之路却充满艰辛,秦昊投入所有的精力和积蓄,还用父亲的房子抵押贷款,才勉强将生意维持下去。就在这时,重病的爷爷给秦昊带来了转机。

那天他刚出差回来,就接到爷爷的学生伍本兴的电话,说爷爷进了重症监护室。秦昊慌忙赶去,伍本兴对他说:“你爷爷时日不多了。”站在监护室的玻璃窗前,秦昊看着爷爷虚弱地躺着,泪流满面。自从父亲在一次冰川科研中意外丧生,母亲改嫁后,他就由爷爷带大。因为听从爷爷的建议,高考时他选择了冰川冻土专业,而放弃了自己喜欢的经济专业。

待秦昊情绪平息了一些,伍本兴从手机上发给他一张电子地图和一段爷爷的录音。他说:“刚才你爷爷已交代了后事,我都用手机录下来了。他有一份遗产留给你。”

“遗产!”秦昊惊叫起来,他从未想过爷爷还隐瞒了一份遗产,立即问,“是什么遗产?”

“可能是一大笔钱。等你看了地图再说吧。”

名字控

秦昊赶紧打开地图,把地图上的坐标一点点放大,才发现那地方在新疆境内,已接近与哈萨克斯坦的交界處。“这是什么地方?”秦昊惊异地问。

“托木尔附近。”伍本兴回答,“是你爷爷和你爸爸曾工作的地方。那里有一块墓碑,下面埋着一个箱子。”秦昊一听,心里“咯噔”一声。他小时候就常听爷爷讲去托木尔科考的故事。托木尔峰,是天山最高峰,海拔七千多米,而托木尔冰川,号称天下第一冰川,不是谁都能轻易上去的。见秦昊脸色大变,伍本兴早有所料地说:“你考虑一下。若决定了要去,我可以陪你走一趟,毕竟我也算冰川专家。”

一连几天,秦昊都辗转难眠。他想不出其他可以筹集到资金的办法,最后只好联系了伍本兴,决定为了遗产,攀爬冰山一搏。

伍本兴用了三个月的时间,对秦昊进行了登冰山前的适应性训练。出发前,伍本兴又带来了四个人,他们是:一名冰川学家、一名地质学家、一名电子工程师和一名随队医生。后来,在秦昊的强烈要求下,他们还在当地找了两名挑夫。于是一行八人,驶向目的地。

起初秦昊行进得很轻松。他的登山技术不错,即使是背负几公斤的背包,依然矫健如燕。见女医生樊芹落在队伍后面,他还“英雄救美”帮她背包,减轻她的负荷。

不久,山上开始下雪。随着雪雾加剧,秦昊冷得几乎要窒息,双腿也冻得僵硬,他觉得体力在迅速下降,攀爬速度也不如之前。而看看其他人,依然稳步如山地走着,特别是樊芹,女性的持久力在漫途中渐渐显出优势来。

海拔一点点升高,前方的路越来越难走,加上山上的天气变化莫测,暴风雪经常呼啸而至,稍不留神就会被抛下千仞冰壁。这时,挑夫提出要提前离开。执拗的秦昊来了脾气,以付了钱为由,不让他们走。三人起了争执,差点打起架来。樊芹及时拉住了秦昊,并给了他一记耳光。

“这不是置气的地方!”樊芹不客气地说,“钱不是万能的,挑夫也有自己的选择!”秦昊尴尬至极,没想到看上去温婉如水的樊芹竟会这么不留情面地“教训”他,除了生闷气外,他不得不对她另眼相看,也收敛了脾气。

挑夫走了,伍本兴命令大家把不必要的东西扔掉,减负前进。在横穿冰裂隙地区前,他将六人分为两组,每三人结绳行进。

一天,秦昊走在途中,突然一脚悬空。所幸与他同组的樊芹反应极快,立刻以滑落制动的姿势卧倒。同组的伍本兴也立即将冰镐插入雪面,身体紧绷,肩背弓起,及时止住了他继续下落。秦昊被顺利救起,可谓有惊无险。但他因被惊吓,四肢颤抖,一时无法站立。

樊芹见状,安慰他:“我第一次遇险时,也跟你一样,像是从地狱爬出来。但适应了这种环境就好,所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秦昊摇着头:“我一直不太明白,为什么有人会乐此不疲地来这种危险之地,甚至不惜牺牲家庭和自己。”

“因为山,在那里。”樊芹富有诗意地说了一句,“等你登上顶峰,就会明白。”

绕过冰裂隙地区,便将登顶。这晚,樊芹为所有人进行了体检。登山以来,她都严密监控着每一个人的身体变化。

顶峰是一片雪原,肉眼无法辨别最高点,只有依靠电子设备。电子工程师开始工作,他主要负责沿路导航和布设高精度的定位点。在茫茫雪原上,测了几个点后,工程师最终将标志杆插进了某处雪里。可秦昊并未看见什么墓碑。

名字控

他问伍本兴是怎么回事,伍本兴指了指雪地:“墓碑肯定已被冰雪掩埋,你试着往下挖。”秦昊见其他人都拿出各自的仪器,忙碌起其他事情,心生狐疑:“你们这次……不是专程陪我来的?”

伍本兴笑道:“我们这次来是有科考任务的。至于你,是你爷爷专门向领导申请的……”秦昊还有很多疑问,但伍本兴不再作答。他只好顺着标杆往下挖,直到把箱子挖出来,打开后,才明白一切。

原来,箱子里是父亲的日记本。秦昊读着每一篇日记,心里都是说不出的酸楚,因为他从日记里读懂了冰川科研这份伟大的事业,读懂了父亲的思想和热爱这份工作的原因,还读懂了一份他久违的父爱。在日记的最后写着一串数字,正是他寻找的遗产——父亲留给他的存折的密码。

下山途中,伍本兴告诉秦昊,在一次科研中,他们一行人到达峰顶,他爷爷将他父亲的墓碑设在了那里,并将日记本埋下。当时他们都不明白爷爷的用意,直到在重症监控室,他才懂了一位老人对孙子的良苦用心。

“你爷爷说,那座冰山,是你爸爸牺牲的地方,你应该去看看。这么多年,你一直恨他丢下你,只有亲自去感受他的经历,才会理解他,理解冰川对他的意义。他希望你能原谅你爸的不辞而别,体谅他的不易,更希望你能振作,找准自己的目标,踏踏实实地生活下去。”伍本兴说。秦昊眼里泛起了泪光。恍然间,他似乎找到了爷爷和父亲甘愿献身科学事业的答案:因为山,在那里。他想,从今以后,我也该回归自己的专业,寻找真正的事业了,当然,还有爱情。这时,樊芹正好回过头来,对他报以一笑。他也朝樊芹深情地一笑。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