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湘湘

时间:2017-09-03    来源:www.haiyawenxue.com    作者:滇南老松  阅读:

“湘湘被找到了。”

阳春三月,早上七点,地处“彩云之南”东南部的新平市阳光外滩那家别名为“划得来”的米线馆里。

买了一碗米线坐下后,我边吃边点开了“象牙塔论坛”手机版,刚进去,得见标题中有“湘湘”俩字的这帖子,发帖时间是半小时前,点击量是二百四十九。

如范进中举般欣喜如狂的我,迅速将筷子搁在碗口上。作为第二百五,我以有些颤抖的右手食指,在手机屏幕上戳了下这帖的标题。

然而,才见这帖的图文内容,噗地一声,我那饱胀的嘴里,便喷出了几丝米线和汤汁出来,悬浮在下巴上,惹得刚端了碗米线来坐在我对面的一位身着猩红色衬衣的约四十岁的女士,扬起她那张好看的瓜子脸看了我一眼,随后,她又嫣然一笑。

我抽张餐纸擦擦下巴,跟那女士礼貌性地回笑了一下。二人无语,继而,我的目光又回到手机上,边看这帖子边在心里嗔笑道:“哼哼,这油嘴滑舌的张果老,一大早跟我们开这么个玩笑。”

名字控

却原来,张果老“找到湘湘了”的这帖,是他为一家湖南人来新平市开的名叫“香喷喷湘菜馆”的餐馆写的“软广”,内容为这家餐馆昨天开业,以及菜肴风味的介绍。

我继续埋头吃米线,边吃边忆想着这张果老和象牙塔论坛的一些事。

网名张果老的这老哥,是新平市“象牙塔论坛”时政和生活版块的活跃会员,年过六旬,事业单位退休人员,热心论坛大小事,有的是时间在论坛上折腾帖子,连我常去吃早点的这家“某氏米线馆”,都是看了张果老的图文介绍帖子后,我才经常光顾的。呵呵,在他家吃米线当真划得来,汤醇、配料新鲜,量足。听说,这家米线馆的“划得来”这个别名,就是张果老给人家取的,真是个好名!

其实,热心、开朗、正直的张果老,亦跟许多会员一样,十分迫切地想知道,象牙塔论坛那位网友“湘湘”,到底姓甚名谁?何方人士?是男是女?长成什么模样?因而这老顽童才会借发“软广”帖,将论坛里的“湘湘迷”们忽悠了一次。

而更想见到“湘湘”本尊的,要数论坛主簿(总编)龙卷风先生了。当然,还少不了身为象牙塔论坛文学版块版主、网名“大萝松”的我。

这“湘湘”, 何以如此吸引网友们?

还是先来看看驰骋新平市文学界多年且成效斐然的龙卷风,前阵子发在论坛呼唤湘湘现身的那帖的文字吧:

“湘湘就像个顽皮的女孩,不问你愿不愿意,就穿梭于你的脑海,然后占据你的整个心灵,慢慢吞噬你的情感。那些文字里的回忆,便会若隐若现,想要忘却,却越是铭记。湘湘的神秘面纱,已然成为‘象牙塔’网友们记忆中挥之不去的知己。不管怎样,我们都只想对你说:认识你,我们从不后悔。现在,请掀起你那新娘子样的盖头,我要知道抒情的火焰,从哪里冒烟;揭开你的盖头来,让川流不息的血液倾城倾国,让大地的发话瞠目结舌”。

再来看湘湘在回复中对龙卷风其人其文入木三分的评价:

“被网友们戏称为‘主簿’的龙卷风总编在象牙塔网的地位,就如写下劝降书《与陈伯之书》的丘迟主簿之于梁武帝一样重要,这,任谁都不能否认的。跟丘迟流传千古的文章一样,你的许多作品,被大家当作范文。而你对人才的培养,更是使一些初出茅庐的作者很快在象牙塔网乃至新平市文学界声名鹊起。身为‘象牙塔’重量级写手的你,许多会员都受到过你的熏陶、影响和恩泽。你犀利的文笔,让大部分知识分子感到惭愧,宛若一面寒光四射的镜子,映射出了一部分人的窝囊,一部分人的卑劣,一部分人的笨拙。从你身上,我们感受到的是惊叹连连:却原来,文人也可以活得如此的威风八面、如此的神采飞扬、如此的酣畅淋漓。你身上表现出的更多的是华夏传统文化中真情真性的一面:你的强横气势有如孟子; 你的打抱不平、重义守诺跟司马迁笔下的游侠千古冥合;你的狂狷行为酷似弥衡;你的风流自赏、放荡不拘最具魏晋神韵;更为重要是,你将孤愤决绝的书生传统推向了极致。在你嬉笑怒骂的背后,我们感受到的是真正的‘自反而缩,虽千万人,吾住矣’”。

又看湘湘以快嘴李翠莲那样朗朗上口的顺口溜对张果老作的评价:

“张老师的文章,寓意深刻,平中见奇,大俗大雅,语言精辟,善用俚语,幽默诙谐,本色拙朴,风致别然,轻松悦人。此种张氏幽默,令人叫绝!这正是:乐破肚皮笑冲天,字字珠玑豪情现。大白话,道理深,声情并茂味道好。俗俚语,也用到,出奇制胜堪称妙。句简单,口不绕,形象生动思维巧,新颖别致弄高潮。增气氛,效果好,说上几句乐逍遥。有幽默,能搞笑,常常读它人不老。看似俗,却是妙,敢与天公来比高”。

现在,该看看湘湘对我,亦即“大萝松”的评价了:

“松哥的作品,跟大散文家林语堂一样,不拘一格,既融入了现实主义的追求和渴望,又融入理想主义的浪漫与幻想。你为文的老到辛辣,犀利深刻,独到的幽默,令人叫绝。你的作品,庄重矜持,含蓄内敛,思维慎密,总以贞静为要,宁静为主,透着的是一种淡然宁静之美。你文笔娴熟,文风醇厚,铺成有序,有几分疑重感,好多作品,经过深思熟虑,做到胸有成竹,往往在不露声色之中完成,有一种飘逸奇秀之美。你的作品注重创新,构思精巧,言简意赅,显示出一种不同凡响的超然美” 。

看到了吧?这妙笔生花的湘湘,真是位才高八斗的奇女子呢。

名字控

“称我为松哥,那她似乎对我有些了解的吧?她的年龄,肯定小于刚五十岁的我和龙卷风了,应该是个四十岁左右的饱读诗书的女人,再年轻些恐怕写不下这样的美文。”见了湘湘的文字,我经常这样寻思。

然而,在龙卷风总编呼唤湘湘掀面纱的帖子发出半年后的时日里,象牙塔网的网友们,仍是没有谁能在现实生活中,跟湘湘打过照面。网友们的线下联谊活动,湘湘总是不来。

就有网友就说,湘湘或许不是新平人,或是没有居住在本市。

也就有人反驳说,不可能,看看湘湘发的帖子,对新平市是那么的熟悉,就跟用三寸不烂之笔,将新平的山山水水、风土人情描绘得活灵活现的主簿龙卷风和文学版块版主大萝松一样。

呵呵,这些网友们,连我也拿来跟主簿和湘湘比较了,我怎么比得上龙卷风和湘湘?

“只看网友注册的IP,能、能知道是谁、谁、谁吗?”一天,在论坛老板常总安排的会员小聚的酒桌上,有点醉意的龙卷风问常总。

“多数都不知道真名的啦,我们总不能到网络公司去查的啦,人家也不会给你查的啦。再说,就算系(是)知道网友的真名和地址,不经过本人同意,我们也不能随便透露人家的隐西(私)的啦。另外,你没听到过蹭网一说吗?也许同一个IP地址,有好几台电脑或手机在用的啦。”这位从广东发达地方到不发达的云南来找事业的常总边说,边拿眼莫名其妙地瞟了同坐一桌的我好几眼,看得我心里有点发毛。

我将才喝空了的酒杯掼在桌上,将头转向一边,心想,这老广,老看俺干甚?俺可不是美国电影《断背山》跟陈凯歌电影《霸王别姬》里的那种同志类型的人啊,别喝了几口猫尿,就拿一双迷糊的眼瞅俺,快回家瞅你自家那貌美如花的老婆去!

龙卷风一声叹息,说:“难得的一位才女啊,我认为在咱们新平市文学界,仅此一位。但不晓得这才女啥子总不愿见人?”

“没准系(是)才几(子)的啦,网络系(世)界嘛。”背靠着椅子的常总笑呵呵说,似乎又拿他眯缝着的眼瞅了我一眼。

这时,我隐约觉察到,连坐在一桌的那个年岁跟我差不多,头发像山顶洞人一样长、蓄了八字胡的象牙塔网技术总监抓饼哥,也在不断地拿眼瞄我。我又于心里发一声慨叹:现如今,怎么会有那么多“新新人类”那么多的“同志”啊!但他们不晓得,作为一个一顿能喝八两酒的纯爷们,我是个坚定的认同物理学那种“同极相排斥异极相吸引”之磁场定律者,当然就相当的讨厌这类人的那什么取向了。

“那么你应该了解这个湘湘的IP地址的许多信息的吧?”这时龙卷风突然问技术总监。

这位从北方南下来新平市打拼的抓饼哥,在将眼光从我的身上移开后,乜斜了龙卷风一眼,然后朝右上方甩了下长发,说:“无可奉告,想让常总炒我鱿鱼还是怎么着?然后我这玩技术的活儿由你来练?不能泄露会员信息这条网站管理规定你都不知道啊?还主簿呢!”

听技术总监如此说,龙卷风不好再追根刨底。毕竟他这总编,只是由象牙塔经贸有限公司旗下的象牙塔网站聘请的,也就是个注册会员的身份,并不在“象牙塔公司”人员编制范围内。

其实,身为作家跟象牙塔网总编的龙卷风,这么亟盼见到文风斐然的网友湘湘,本是无可厚非的,诚如前面所举湘湘的文字里所言,这主簿,原是非常注重人才培养的。都说文友一家亲嘛,龙卷风对湘湘的“思念”,并非属男女之情的那种思念,何况如常总所言,这湘湘还不知是男儿或是女儿身呢。

盛夏里的一天,就发生了让我和龙卷风兴奋不已的一件事。

话说这天上午,应老东家常总的召见,我作为文学版块的版主,连同其他几位版主,跟随龙卷风总编一道,前往在新平市南市区三七国际交易中心里写字楼七楼凭了几间房作办公室的象牙塔网总部,开会研究网站改版升级事宜。

会后,在等待总部安排的午餐的时间里,我和龙卷风一起在总部各个办公闲逛。

进入行政部办公室,只见七八个相识和不认识的网友,正围拢了行政部年轻的文员小胖的办公桌,签名领取网站按各个用户名的积分发放给会员的保温杯、 圆珠笔、笔记本之类物品。

见此情形,双手插在裤兜里的龙卷风对我说:“那发帖回帖忒积极的湘湘,积分应该挺多的,但她肯定不会来领奖品,把自己搞得这么神秘,究竟是为哪样啊?!”

正在发奖品的小胖听得总编如此说,抬起头往上推了推他坠在鼻梁上了的眼镜,说:“你说的这人来了啊,刚签了字拿了东西走人了啊。”

“谁?湘湘吗?”主簿冲到办公桌前拨开众人俯身问小胖。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