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聚会

时间:2017-02-17    来源:www.haiyawenxue.com    作者:乔正芳  阅读:

  淅淅沥沥,雨轻轻地下,远处的海、松林,近处的酒楼和行人都裹在了雨雾里。

  结婚一年多,浩和杰两家又相聚了。

  老同学见面,浩和杰抡起拳头互相捶着对方的肩膀,笑骂着:“好小子,忙着高升呀,连个电话也不打!”

  “你这家伙,发大财了吧?连个影儿也看不见。”

  两个女人对面坐着笑吟吟的,从服装到腰身,从发型到肤色一路观察下来,不停夸着对方,直夸得两双眼睛亮亮的,脸上放着光。

名字控

  四个人落座,酒菜很快就上桌了。

  第一道菜是八爪鱼炒蒜薹。用急火煨熟的酱香八爪鱼配着鲜嫩嫩脆生生的蒜薹,滋味很是诱人。杰拿起筷子,毫不犹豫地夹给老婆丁香。

  浩愣了愣,也跟着拿起筷子,给丁香夹了过去。同窗四年,这是习惯,只要杰的行为不很过分,浩总是随着他。

  浩的老婆玫瑰拿筷子的手在空中略停了停,嘴角漾起一弯笑,也夹了一筷子放到丁香盘子里。

  丁香嘴里含着菜,笨拙地说着“谢谢”,应接不暇的样子。玫瑰嘴角的笑意更浓了。

  两个男人碰杯、吃菜,神聊着,第二道菜很快又上来了。一条足有斤多重的清炖鲈鱼散发着缕缕的香气。

  杰坐在主宾位置,近水楼台,他拿起筷子,朝着鱼背部最厚实的地方戳下去,夹起一块放到老婆的盘子里。

  浩看了他一眼,没有动。

  玫瑰看看杰,又看看浩,笑着站起来,俯下身,将整条鲈鱼从中间划断,夹起大大的一段送到丁香的盘子里。丁香的盘子瞬间堆起了一座小山。

  玫瑰笑盈盈地说:“丁香,好好吃,多吃点。”

  丁香边吃边“嗯嗯”地点着头。

  于是玫瑰的嘴角更弯了。

  杰似乎感觉到了不对劲,忙用筷子示意着剩下的那半条鲈鱼对玫瑰说,玫瑰,你吃,你吃呀!

  玫瑰嘴角依然挂着浓浓的笑,不紧不慢地说:“我老爸在渔政系统工作,别的光没沾着,我们姊妹就是从小跟着吃鱼多,不馋的。”

  杰尴尬地咧咧嘴,手里的筷子便沉沉的有了重量。

名字控

  两个男人继续喝酒聊天,从国际形势到国内市场、从政治到军事、从炒股到楼市、从茅台到苏烟,嘴巴虽然叨叨着不停,可脑子却都像漏了电,时不时出现片刻的短路。

  一阵风吹过来,雨点敲着玻璃窗子啪啪的有了响声,淡淡的寒意悄悄弥漫了屋子。

  玫瑰几次站起身,趴到窗前去看外面的雨。

  浩说:“咱们今天就到此吧,天气也不好。”

  杰跟着站起来,争着去买单,浩大方地拍拍杰的肩膀:“哥们,算我的!”浩心里明白,这一顿饭,将同窗四年结下的友谊,已经吃得差不多了。

  出了酒店门,玫瑰脚步匆匆跑进了雨中,也不等后面的浩。

  浩忙打开伞追上去,挡住玫瑰满头纷纷扬扬的雨。

  玫瑰“忽地”一下推开伞,骂道:“什么好同学好兄弟,你什么眼光?菜品如人品,这样的人,亏得你能和他称兄道弟相处了四年!”

  浩摇摇头,苦笑着说:“他以前好像也不是这样的。”

  玫瑰忽然嘿嘿笑起来,声音里透着难以掩饰的鄙夷:“那么说就是从娶了这个宝贝媳妇才变得这样喽?那我可真羡慕死这个女人了!真没看出来,她还有这么大的魅力!”

  浩不说话,只将手中的雨伞再往玫瑰的头顶撑过去。

  玫瑰瞪了他一眼,狠狠地说:“以后也好好跟人家学着怎么对待自己的老婆!”

  杰走在雨里,脸阴得比天都黑。

  丁香小心地追上去,翘着脚试图将手里的伞举过他头顶。

  “丢人,真丢人!”杰气哼哼地一把推开身边的妻子。丁香无辜地看着他,不知又错在了哪里。

  “她爸爸只是渔政系统的小科长,你看把她嘚瑟成这样!”杰气咻咻地说。

  “那我爸爸去年还是住建局的处长呢。”丁香小声嘟哝着。

  “姑奶奶,求求你,以后千万别再说这话了!”此一时彼一时。一提起这事,杰就一肚子火没处发。

  “可是……可是我们说好了的,丁香的泪水涌上来,你在外面还要和以前一样对我好的。”

  杰沉默着,不再说话,脚下的步子却更加快了。

  丁香举着伞,跟在后面,气喘吁吁一路小跑着,试图将手中的雨伞再一次撑到杰的头顶上……

  雨淅淅沥沥地下着,远处的海、松林,近处的车辆、楼房和行人,全都隐藏到雨中了。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