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逝去时光

时间:2016-01-17    来源:www.haiyawenxue.com    作者: 慕容淳溪  阅读:

  她很小的时候,看到过一首诗,内容很多,但她只记得一句:一生一世一双人。那时她不懂什么意思,只是觉得好听,便记了下来。后来,她终于明白了诗的含义,她便开始幻想,谁是那个会和她久伴的人。

  彼时她还是一个刚上初中的小姑娘。

  初中是个什么时候,那是感情的萌芽期啊,她看着身边的朋友一个个都阅男无数,她却无动于衷,原因很简单,她没有找到那个她想一生一世一双人的人,甚至连个心动的都没有。

  彼时她初二的生活过了一半。

  在那个寒冷的夜,她沉浸在放寒假的喜悦中,她的QQ界面突然弹了出来,告诉她,有个人,想加她好友。换做平常她就拒绝了,可是那天,她心情很好,鬼使神差的就点了同意。

名字控

  他比她大一届,是一个学校的,初三党,出乎意料的,他们很聊得来,不到三天,他们的消息记录竟达六百多。他跟她玩真心话大冒险,她输了,他要她唱歌给他听,她扭捏了半天,才唱了首《两只老虎》,为此,被他嘲笑了很久。

  他的名字最后一个字是通,她就调笑,说,我叫你阿通好了,他默了半天,说,好啊。她很开心,叫阿通,他嗯,她又叫,阿通?她嗯,她开心到笑出泪来。阿通阿通,她一个人的阿通。

  不聊天的时候,她也会想起他,想起他们的聊天内容,她便情不自禁的笑了出来,朋友看到她这样,都调侃她是不是傻了,她却只是笑而不语。

  后来啊,他们不知怎么聊到了他的女朋友之类的,他说他到现在还没有女朋友,她盯着屏幕半天,才说:那样最好。她没想那么多,他却像拣着钱了一样,一个劲儿的问她为什么,她顿了顿,说:没什么,就是见不得你好。他不信,非要逼她说实话,她无奈,盯着他的头像发愣,直到他发了无数个窗口抖动,震得她手都麻了,她才回过神来,手指飞快的打了一串字,发了出去,然后关了手机,盯着天花板发呆。

  其实,我有点喜欢你了。

  对啊,她就是有点喜欢上他了,不知这算不算喜欢,他笑的时候她觉得自己的世界也蒙上了一片阳光,他心烦时她也觉得什么事都不顺心,他说他想有个女朋友,她心酸的要流出泪来。

  她重新打开手机,有数十条信息,全是他发来的,问她为什么,怎么会,那怎么办。她笑了笑,说:那能怎么办,我喜欢你,便是一生的事。

  那边默了,她也不紧逼,只是说,你别多想,我喜欢你,不奢望你做什么回应。

  他问她,为什么是一生的事。

  她答:我喜欢一个人,不会放弃,喜欢了你,便是一生的事。

  再后来他们还聊天,只是微微有了隔阂。

  她常提起她喜欢他这件事,他总是回避,她的希望一次又一次燃起,又一次次的熄灭,久而久之,她也乏了,当她准备放弃之时,他却说,我们来好好说一下你喜欢我这件事。

  那晚他们一直聊到深夜,也是那晚,她第一次接触了酒。

  辣辣的,麻麻的,一如她遍体鳞伤的心。

  他无动于衷,她便忍着痛,她便忍着痛,断了和他的联系,与其带着爱他的心却只能和他做朋友,那还不如,用一生去爱他,怀念他。

名字控

  她升了初三,他也毕业了,考上了市一中,她笑,他真是对自己的梦想毫不含糊。

  她本本分分的念完了初中,高中,追着他的足迹,和他走进同一所大学,从来不敢让他知道她的存在,她的角色,混杂在给他送水的女生中,埋没在他无数追求者中,她曾经托人旁敲侧击,只为追一个信念,最后她才知道,他早就忘了她,她竟还追着他的脚印走了这么多年,想来,也算是一个笑话。

  她因为想要了解他多一点,认识了很多他身边的人,关系也都处的不错,他们笑称她嫂子,她不回避,还暗自有一点小窃喜。

  他大学毕业那一天,一帮人聚会,她自己躲在家里,小声啜泣,她追了他这么多年,终于要分离了么,真是讽刺,在这最后一刻,她想再看他一眼,却连一个身份都没有。

  电话这时响了起来,是一个大四的学姐,和他认识,她有些疑惑,这么晚了,学姐打电话来干什么呢?

  “顾淳溪,他喝醉了,嘴里一直念你名字,地址我发给你,你最好来一趟。”她的手机就这样重重摔在地上,他醉了?嘴里念着她的名字?开什么玩笑,他已经不记得她了啊。

  来不及多想,她抱着满肚子疑惑感到了学姐发来的KTV包间中,一眼就看到了醉倒了的他,手中是一瓶未喝完的啤酒,嘴中喃喃着什么。

  她怔怔的走了过去,不顾包厢中其他人惊讶的目光,俯下身来,把耳朵凑到他唇边,这声音,她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顾淳溪。

  她的名字。

  她站起身来,不可置信的捂住自己的嘴巴,泪水溢满了眼眶,他在念她的名字。

  她颤抖着手夺过他手中的酒瓶,放在桌上,坐到了他身前,他慢慢转过头来,看着她好看的眉目,突然傻傻的笑了开来,絮絮叨叨的,可是,她一字不差的全听了进去。

  他说,他心里一直住着一个人,她是他心里唯一的纯净,他那天随便加了QQ号,只是因为心情很不好,想找个人倾诉而已。

  他说,他没有想到他们会聊的来,起初他只是玩玩,可是那妹子认了真,她说她喜欢他,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当时有多激动。

  他说,后来她常和他提起她喜欢他这件事,他刻意回避,并不是不想回应,他是恼自己,他想要的女孩子不该是这样,最起码要善解人意,不像她,总是耍耍小脾气。

  他说,她后来断了与他的所有联系,他感觉心都丢了,拿起手机有三分之二的时间都在一个人怅然若失。

  他说,当他的一个朋友不经意提起她的名字时,他就明白了,每天送水来的她,不是他所看到的那样,是被闺蜜拉过来的,而是她不好意思,硬是装出来的,可他还是装作不在意,先让她等等,等他成功的那一日,他要准备一个很大的惊喜给他,所以对他的那位朋友明知故问:你说的顾淳溪,是谁?

  他还说,没错啊,我爱的那个人,就叫顾淳溪,是他毕生所爱。

  她静静地聆听他的话,含着泪,迎上他送来的吻。

  原来,她一直以为的一厢情愿,竟生生扯成了两情相悦。

  总会有那么一个人,举着戒指跪在你面前,说着余生请多指教,她甚至找到那个,一生一世一双人的人,那人就在你面前,正眯着眼,裹着酒气,轻吻着你。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