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左岸阳光

时间:2015-08-10    来源:www.haiyawenxue.com    作者:jinyueming  阅读:

  风筝的脚缠着丝线,飞不起来,风过,它疼得乱撞。

  于辉坐在窗前看着树上的那只风筝,愣愣的想着那封奇怪的信。会是谁呢?他又把信拿出来看了看,粉色的信封上画着一个笑脸,信笺上的字迹娟秀:“这个世界没有不可攀越的高峰,只要努力,你就能成为理想中的那个光彩夺目的自己!”

  这是他第三次收到这样的信了。

  每一次都是鼓励的话语,说得于辉心底暖意融融。信封上没有邮戳。是谁这么了解他,又这么关心他呢?一开始,他窃窃的想该是个女生,在暗处注视着他,关心他。可是依他这副矬样,“活脱脱像只眼镜猴”——初中同桌那女生曾用这比喻伤了他的自尊,以至于他再也不敢在同学面前照镜子了。他只能躲在自己的房间里偷偷的照,镜中的那张脸却丝毫不能给他慰藉:小眼塌鼻,眉毛稀疏的像撒哈拉上的植被——他摇了摇头,哪个女生肯留意他呢?于辉觉得难为情,他在班上从来就是一只灰色的猴子啊!

  不禁想起了那天语文课的情形,于辉仍心有余悸。他恨语文老师,那个又矮又胖视力却极好的老头子,第一节课就深深刺伤了他的心,令他无地自容。

名字控

  那节课上,于辉的水笔真的没油了。起先觉得几道题不记也就算了,可脑海中却蓦然浮现出开学前的那幅图景:一向清高的父亲跟在校长的身后,卑躬屈膝的陪着笑脸——于辉的鼻子酸了:他不能辜负父亲的苦心,不能刚开学就放松自己!于是,他决定大着胆子向前排的林借笔,可恼人的舌头却总打结,愈急愈说不出话来,林有些不耐烦了,这时,老师点名让他俩站起来,林慌忙解释,老师听了,反问他:“借支钢笔,要说那么多话吗?狡辩!”林一听急了,大声说:“老师,他是结巴,说了半天还没说完呢……”一言既出,全班哄笑。于辉低着头,全班同学的目光齐刷刷的射向他,他觉得面颊滚烫。老师愣了愣,半晌,漠然的说:“原来你口吃啊!是正取生还是借读的?”于辉不敢抬头,羞怯的答道:“来借……借……借读的!”全班同学又笑了,于辉尴尬的站在那儿,忽然想到那只在风中乱撞的风筝,它的脚上缠着丝线,很疼。

  那以后,同学见了他总窃窃的笑,偶尔有男生跟在他后面学舌起哄,于辉真恨不能上去给他们几拳。

  决心真是件脆弱的东西。那节课后,于辉对学习一点热情也没了,只觉得教室阴暗,一坐到里面,就有种窒息的感觉。他甚至开始害怕和同学交流,他觉得那些问话人的本意只是想从他的嘴里获取一点笑料而已,他于是成天板着脸坐在角落里,厌学的念头不时的跳出来啃噬着他微弱的上进心。

  直到有一天,早读课上,于辉意外的在抽屉里发现了一个粉色的信封——这是他收到的第一封奇怪的信,里面只有短短几行字:“昂起头来,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于辉心头一热,连忙向周围看去,大家都在认真读书,并没有谁留心他。真是奇怪!忽然,于辉发现窗口有一双严厉的眼睛正盯着他——嚯!是语文老师!这个老头总爱在早读时窥探班级。于辉赶紧摊开语文书。老师走到他跟前,厉声说:“早上要多读书,不要东张西望!”于辉鸡啄米似的猛点头,心里忿忿的想:坏老头,又准备找我的茬,幸亏我反应及时!转而一想:走自己的路,就像信里头说的——老头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呗!

  从此,匿名发信人成了于辉心里的一团迷。

  很快于辉收到了第二封,同样的信封和信笺,为他讲述了疯狂英语李阳的故事,洋洋洒洒有好几页,于辉看着看着眼睛湿润了,是啊,不能因为别人的哄笑就放弃努力,不能为别人的目光低下自信的头颅。从那以后,每当语文老师从窗口窥探的时候,总能发现那个口吃的学生在放声读书,声音很大,很投入,不再一如既往的低着头愁眉苦脸。严厉的老师微微点了点头,从此没有再训他。

  于辉收到第三封信时,刚公布了期中成绩,他居然得了班级第二名。打心底感谢那位匿名人,转眼期末,于辉被选为语文课代表,他想真是冤家路窄啊,班主任竟然让他和最反感的老师打交道!他勉强应承了这个职务,心里一百个不情愿。

  已经好久没收到信了,匿名人在他的心里留下的是一个高大的轮廓。于辉默然仰望,有些落寞。

  有一天,他到办公室帮语文老师拿书,很着急,半途间书中忽然飘出了一件东西,于辉俯身捡起,讶异极了,那竟是一个粉色的信封,上面还有熟悉的笑脸——看着看着,泪水模糊了他的双眼:原来,那个冷漠的老师一直在往学生的心里默默的播撒阳光啊!

  那天晚上,他做了一个梦。窗外树上的风筝挣脱了丝线,在风中自由的飞翔,风筝的身上有一个粉色的笑脸……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