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十八年,安好如初(曾经续篇之爸爸)

时间:2014-09-22    来源:www.haiyawenxue.com    作者:轩  阅读:

  十八年,安好如初(曾经续篇之爸爸)

  旅程,没有终点,只有下一站。

  关于我的曾经,我写过一句话“生活,许是一场盛大的旅程。相遇,便是风景”。我最眷恋的,便是那一路欢歌笑语,那些,铭心的风景。而自己却在眷恋以后,落笔写下“旅程,没有终点,只有下一站”这么一句注定话别的酸楚。也许残忍,也许我知道划破伤口终会结疤长出新的皮肉。也许我不知道,残忍是成长的必然。

  “人的记忆力很奇怪,那些做错的事,怎么都忘不了,而自认为光彩的事总在耀武扬威的两三天后随窗外的风,吹散了,淡忘了”。不记得是谁说过这么一句话,只是,当我还记得我偷吃了哥哥的土豆的那天下午奶奶说“好好读书,以后有吃不完的土豆。好好做人,土豆吃起来才香”的那一刻自己偷偷哭了,却忘了究竟是哪一年我在水里捞起一个小朋友的时候,我相信了这句话。

  我很感谢我生命之中的那些风景。我的爸爸,从小到大只打过我一次的倔强男人。在他的意识里,男人,就应该像擎天石柱一般,支撑起一个家庭。我很少跟他相处,因为家庭,他不得不在外务工。我对他的了解,多半来自奶奶,姑母,母亲,还有他的日记。小时候的父亲,在我心中是神一样的存在。他可以轻而易举得把我抛巷空中,然后得心应手得把我接住…对于这件事,一度我都认为父亲是大力士,是无人能及…而这个“认为”,也的确一直持续着。记忆里的父亲,与我的对话多半是命令形式的。我的选择只有“是”或者“是”。可我敬佩他。因为他的日记…父亲似乎并不浪漫,对妈妈连一句老婆都没叫过。可他在日记里写满了对妈妈的思念和爱意。我还记得“第一次见她,我不敢抬头,她家是打鱼的,她爸爸是个严苛的木匠,可是,我喜欢她。我说不出为什么。于是我在日记的扉页写下‘谢某某,我喜欢你,但我现在没有能力,等我挣了钱一定娶你’。然后我一个人出去了,我十八岁。我幸运,彩色的季节,遇见纯色的你”。现在想起来,每次父亲回家,母亲就可以赖床一会儿。饭菜不用多说,衣服也洗晾完毕。也许父亲没有对妈妈说爱,可是悄无声息,爱又何须言辞去辩解。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往往足矣。

  对于家庭,似乎我的童年与叛逆期都格外得短。小时候,我与哥哥姐姐一起在奶奶家里。奶奶视力受损。三个孩子便在别人赖被窝的时候,迎着风雪,学会了打柴做饭洗衣服。

名字控

  我们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只是我们会想妈妈,也会想爸爸…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