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如果没有遇见你

时间:2014-02-08    来源:www.haiyawenxue.com    作者:天一阁 °槑翩落  阅读:

  一。

  我设想过很多种死法。车祸,中毒,溺水,被谋杀,被蛇咬死,甚至被鬼吓死,但是八百万种死的情形中我从来没想过会死在你手里。也许老天就爱捉弄人,我辛辛苦苦躲了你两年,最后还是要死在你面前。而你也一定不会想到,我会是第一个死在你手上的病人。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被送到医院的,但是我醒来第一眼看到的是你。我以为自己眼花了,两年多没见的面孔,还是那么熟悉。还没等我开口,你指了指你的胸牌,示意你现在是我的主治医生。我苦笑,你终于出息了。虽然后来我知道原本你师父才是我的主治医生,你撞见是我才硬是要了我这个病人。

  可你还是没有个主治医生的样子,和当年医学院那个小女生一样,一下没忍住就哭了。我想你已经看过我的病历了,上面写着我被确诊为外周T细胞淋巴癌的时间是两年前的平安夜,正好是我们分手的前一天。所以后面的事你应该都猜到了。

  你终于哭完了,用衣袖擦了眼泪,然后开始用医生的口吻兴师问罪。你问我为什么要瞒着你,为什么不好好接受治疗。你说,现在医术发达,癌症已经不难治疗了,你说你一定会把我治好的。我说,别说了。这两年多我每天吃的药比饭多,出门的次数几乎等于去医院的次数,我又何尝不想好起来,回到你身边?可是我的病让我活过五年的几率不到50%,这一点你应该比我清楚。你不承认,你说现在癌症的误诊率很高,即使是活检也有20%的不准性,你说你要给我重新检查,你说要找你师父组织专家会诊,你说要找世界上最先进的疗法和最有效的药物。你说很多很多,可是我只是看着你,能看着你,我死就无憾了。

  二。

名字控

  你说你叫木子。

  那天我从医院出来,你四肢无力地站在路边打不到车,便拦下了我的车。你说你吃多了安眠药,被人送来刚洗了胃,简直比死还难受。

  自杀?为情吧。现在的年轻姑娘就知道这样作践自己。

  才不是。你狡辩道,你说只是失眠,慢慢地吃多了而已。说话的语气大有一副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信了的气势。我无心与你争辩,老老实实按照你的指示把你送回了家。

  你礼貌地请我进去喝茶。刚踏进半只脚,我就被你屋子里浓重且不均匀的烟味呛着了。

  不会抽烟,大男人?你嘲讽道。

  我是病人。我无奈解释道。

  你只是哦了一声,并没有多问什么。你打开窗子,开了通风橱,烟味马上消释了许多。

  你的房子很大。我说道,并不是出于礼貌的夸大。

  嗯。你说你打算收拾一下把其中一间卧室租出去,这样你不用去找工作靠房租就能养活自己了。

  Good idea。我不是说你不劳而获的方法,而是说我要租下你的房间,这样我就能躲在这里养病了。

  你还半信半疑,这时,我女朋友打电话来找我。我犹豫了一下,微型小说 www.haiyawenxue.com把电话丢给你,然后递给你一个眼神。你好像跟我天生具有某种默契,看了一下来电,然后很自然地接了。喂,你找谁?哦,他在洗澡……

  Perfect。此时,你正看着我的检查报告。

  第二天,你友情地陪我去跟我女朋友分手了。一开始我还担心我们演得不像,毕竟我们才认识一天,还不能表现出很亲密的样子让她相信我背叛了她。事实上只要她问我你的名字我都答不上来,可是后来证明这种担心完全是多余的,她见我们过去之后就借机上班去了。彼时,她刚从医学院毕业,继续留在市里的医院工作。她是个外表坚强的女孩,看到我们在一起,她宁愿忍着眼泪独自离开也不会多问一句的。这一点你也看出来了,所以你还反过来安慰我。就这样有惊无险,我们有足够的时间把我的东西搬到你家。到了晚上没什么事做,我为了报答你就陪你去逛街了。这天正好是圣诞节。你高兴得像个孩子,你说好久没过过这么热闹的节逛过这么美的夜市了。能给你带去些许快乐,我为我仅有的剩余价值感到荣幸。

  三。

名字控

  医院的夜很安静。看着窗户格子边缘的两颗星星,我却睡不着。这时,你过来了。白天的时候,你刚为我做了各处淋巴结的B超和CT检查,现在你的脸上已充满疲惫。

  你说,怎么还不睡觉?我说,我不喜欢医院的消毒水味道。的确,这也是我这两年都选择在家疗养的原因。你说,我陪你聊天吧,这样你就能睡着了。

  是啊, 以前我睡不着的时候,你就跟我聊天,你总是有很多话,然后你还没说到一半我就睡着了。现在,两年多没见面没说话了,虽然中间总能想起很多话要对你说,可是过去之后,就突然觉得没什么可说了。想问问你过得好不好,亦是心知肚明,无须多此一举了。你问我过得好不好,能好到哪去呢?不好不也活到今天了吗?一切的苦楚都无须言语来赘述。你问那个当初和我一起的女孩子,她还在吗?嗯,她一直在的,只是不久前去旅行了,我让她去的,我不想她看到我最后狼狈的样子。但,我跟她只是单纯的租房关系。

  我说,我困了,你也去睡觉吧。你太累了,你需要好好休息,所以我只有假装睡着,假装在梦里再见你。

  第一次遇见你,已经是十年前了。如果按照一般的拍拖程序,我们的孩子都能打酱油了,可你读的是医学八年,我最美好的青春时光,都用在陪你上学了。

  那年我刚从学校毕业,没找到什么工作,就留在学校申请了保安的空缺。没打算一直干,就当体验生活吧,同时还有空去找工作。新生开学的时候,我还在试用期,没固定岗位,于是我在校门口转悠。这时候你突然出现了。大叔,请问医学院女生宿舍怎么走?好吧,你是不是看到个保安就叫大叔,我有那么老吗?你不好意思地改口叫大哥。

  我看你拖着重重的行李,就不自觉发挥母校教育我助人为乐的品德,决定亲自带你过去。你说没想到学校的保安这么好,我说要不是你提前两天来学校,这活可不归我干,到正式迎新那天,你们院那帮寂寞学长肯定都在校门口等着你们这群小学妹。你嘿嘿发笑。

  一路无话,我决定勾搭你一下,原谅我用了勾搭这个词。我说你知道我是谁吗?你摇摇头。我说,其实我是校长的儿子,来当保安体验生活的。你差点吓了一跳,内心就像灰姑娘见到王子一般忐忑,不知如何回应。看你的窘样,我说逗你玩的,其实我是乡下来的,没什么文化,在报纸上看到北大某某保安最后还考上了研,所以来这试试。这回你不敢轻信了,直到我告诉你我是刚毕业的学生,你才相信,从此一口一句学长地叫了。

  既然学长的身份已被识破,那我怎能不履行学长调戏学妹的义务。我说看你瘦瘦弱弱的样子,怎么能学医?你问为什么,我说解剖的时候扛尸体什么的你哪有这力气啊。看你吓得不轻,我开始后悔是不是过分了点,没想到你却说既然选择了就自然会有办法应对的。见你是个强种,我决定给你讲你们宿舍的鬼故事,有些是我听来的,有些是我瞎编的,你竟然一路镇定得听下去了。后面证明你还是怕的,最后为了安慰你,我又费了不少口舌来解释。

  不久我们就在一起了。对,只是在一起,那时候我们还没有说爱。我是你在学校认识的第一个人,所以你有啥事都来找我,而我也乐意。就这样经常没事的时候走在一起。后来,图书馆的保安退了休,我正式接了班,从此,你再不用为图书馆占座发愁。

  记忆真的很长,认识你的八年,几乎占据我大脑的全部内存。现在我要重新去播放一遍,我想我的生命已经不够放完我们所有的故事了。我不停地快进,又不停倒退,生怕错过什么情节。不知道快进到哪一集的时候,我真的睡着了。

  五。

  你说你叫木子,可我习惯叫你小李,虽然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姓李,但这能让我产生垂垂老矣的感觉,这样面对死亡便更自然。偶尔我也叫你木子,因为你更喜欢我叫你木子。

  我搬到你家的时候,我说你就不怕我们孤男寡女、****发生点什么吗?你听着觉得好笑,然后丢给我一个叫西酞普兰的药盒子,上面不良反应写着:影响性功能。你说医生说你患了抑郁症,然后你每天都要吃这种药。看我不可思议的样子,你还特意来亲了我一下,以示你对我真的没兴趣。好吧,其实我跟你一样,在药物作用下对你没一点兴趣了。这下两个人都没有顾忌了。

  你总是吸那种老上海牌香烟,偶尔也吸中南海。自从我来了之后,因为我化疗之后各种器官的机能都下降 不能受刺激,所以你的吸烟空间仅限于你的房间。我们隔着你的毛玻璃门背对背坐着,你吐着烟圈,和我聊彼此的故事。我说你怎么不抽Pink,Mild Seven这样的女士烟,你现在抽这么重的烟对身体多不好。你说,女士烟终究只是无知少女在恋爱的时候装纯情玩玩的,现在还抽就太矫情了。真正要排除烦恼,还须抽重口味一点的。你有什么烦恼呢?无非是爱情失意。你说在大学遇到初恋,你们的爱情始于大学,终于毕业。后来你孤身来到这座陌生城市,遇到一个成功男,对你很好,你很快又坠入爱河,但不久又被抛弃了。然后就到现在了。很平常的故事。至于我的故事,你也知道得差不多了。

  你总是夜生活很丰富, 各种泡吧、K歌,我甚至怀疑你是从事那种职业的人,可你不是。每次你喝醉回来,都得我把你背上楼。我说,有你这样对待病人的吗?你嘿嘿一笑,倒头便睡,不省人事,第二天醒来,便什么都忘了。我说你哪来这么多钱天天挥霍,你已经两个月没收我房租了。你说你有一笔分手费。早知道我不该问的,不然你就不会趴在我肩膀上哭诉你差点当了别人小三的难忘史,好端端的衣服就这样被你一把鼻涕一把泪给毁了。

  你说你终于把那笔分手费花完了,你要出去找工作,你要开始全新的生活。我说好啊,你终于选择面对阳光了。我说你攒钱去旅行吧,旅行能忘记一些烦恼。Nice idea。你说。你还是担心我,我的癌细胞已经扩散了,我没有多少时日了。也许你能明白我的苦心,你说你旅行结束后就马上回来照顾我,陪我最后的日子。

  你终于出发去旅行了,我不放心你一个人,等你找到驴友后才让你去的。你从上海出发,先是到了哈尔滨,正值冬天冰雪世界。然后一路南下,夏天的时候到了三亚。每到一个地方,你都给我发好多照片,每张照片都有当地最美的风景,和你最美的笑容。

  你说的你的最后一站是拉萨。火车上,你打电话兴奋地告诉我,看完布达拉宫你就马上回来陪我。我说不急,风景慢慢看,我的命还长。那晚,我在梦里不停地咳嗽,醒来发现被子上点点滴滴血迹。

  六。

  病房又忙开了锅。

  11号病人痛苦抽搐。

  马上注射杜冷丁。

  11号病人低烧昏迷,呼吸衰弱。

  马上给氧,心电监护。准备苏醒剂。退烧。马上查找昏迷原因。

  11号病人就是我。虽然我昏迷了,不知道你在怎么抢救我,但是想起以前你在医学院学的那些,我知道你一定是不管什么方法,只要能救我的都用上了。

  亲爱的你,对不起,我的身体太多毛病了,让你惊慌失措了。 七。

  伴随着梦里你一阵一阵的呢喃,我艰难地睁开眼睛,全身酸痛。我发现我在一个宽敞的大厅里,四面有巨大的、大到望不到边的玻璃墙,而我正趟在靠近一扇墙边的沙发上。我挣扎着坐起来,用力通了一下鼻孔,发现茶几上还有半杯拿铁,已经凉了。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