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面对,对面

时间:2013-01-21    来源:原创    作者:忘言之  阅读:
    在五楼的阳台上,可以看到小区里许多的景物、人物甚至隐密,这些会构成一幅碎裂的镜像,慢慢地得以细化并被我补充完整。每个有阳光存在的时刻,我都会很高兴,经常恶作剧般把这种纯净的存在,跳跃到一些角落、房间,一些不为人注意的地方。
    对面楼的五楼刚搬来一位姑娘,她客厅、卧室的窗口,正对着我在的阳台。起初,没注意到她,她的身影经常模糊在窗后。夜晚的时候,灯光及厚厚的窗帘臃肿了她的身材,使我无法知晓她具体的容貌。
    姑娘是个很准时的人,每当听完远处钟楼飘来的悠扬的五次响声,过一会儿,再响一声。她的身影就会出现在客厅里。然后,开始蝴蝶般在客厅里隐现,有股淡淡的饭香就会从窗口飘出来。这也许是我的幻觉,因为这种距离下,不可能闻到香味。
    夜晚的时候,经常会从姑娘的卧室传来断续的音乐。有时是歌声,我可以听出男女声的不同,但旋律很奇怪,经常一顿一顿地,像爬楼梯的人的脚步,犹豫不决却又轻柔。有时是曲子,彷佛夜晚精灵的舞蹈,洒着银色的粉。那时候,我一般都在看星星,或者对着无尽的一片漆黑发呆。对面传来的频率波动让我感觉很舒服,在空气中震荡后,也会使我的身体在黑夜中以相同的频率应和。
    这边的住客是个小伙。他也喜欢听音乐,那种适合在大庭广众之下轰鸣的声音。在屋里响起来的时候,连玻璃窗都在战栗。他是个开朗的人,懒惰而又勤奋。说他懒惰,是因为他极少出现在阳台,每次出现,都是一大盆衣物。十几双袜子、十几只短裤,会一下子不害臊地挂在了晾衣架上,吸收阳光的热量蒸腾水分。说他勤奋,是每天他很早就出门,跨越半个城市去上班。再在太阳合上了眼睑的时候,带着疲倦磨磨蹭蹭地回来。
    对他,我说不上讨厌或者好感。不过,我厌烦他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用他宏量的嗓门,喷吐出一些短语,他说这些的时候,发音有些含糊。我只知道那些与女性器官以及别人的长辈有关。我还知道,他非常渴望有个女朋友,这个算起来比较容易实现的愿望,我在听他给朋友打电话的时候,就听过无数遍了。
    对面的姑娘应该是有男朋友的,那个男人我也似乎看见了,在窗帘后面与她相互偎依。我虽然分不出兔子的雌雄,但可以通过基本的逻辑判断出一点真相。对我而言,两个姑娘以那种姿势相互偎依,是不可想象的。
    白天,我照旧沐浴阳光。夜晚,我依然看星星。这所有的光芒,都是从以光年为计量单位的地方传来的。那是生命无法比拟的长度。我们三个看似在各自的轨迹里独自运行,毫不相关。但在我看来,这也是场神秘的意外。只是这场意外里是否会包括我?
    我的想法似乎带着神秘的诅咒意味,意外真的发生了。而且是同时进行了两场。小伙回来后气急败坏,暴怒之中,不断诅咒着他的老板。很明显,他好像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他的脾气开始变得暴躁,屋里经常传来摔摔打打的声音,那些可怜的家具都成了出气筒。可是这又怎么样?他还不是要上班,堆着笑,用卑微和勤劳换取报酬。这刻,其实他需要的是一个人的安慰,抚平皱褶,平和地继续上路。可是我不行,我不能说话,只能沉默以及注视。
    姑娘那边,在夜里,开始传来抽泣,呜咽的声音游荡在寂静的夜色里。窗帘后的身影捂着脸,肩膀在灯下微微地抖动。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直到一个白天,从窗户的瞳孔中,飘来她的话语。我才肯定,她与那个男人分手了。
    我只有一个囫囵的心脏,没有两个心房,所以没有欢乐也没有悲伤,它躲在秘密的角落里,致密而坚硬。但我觉得姑娘的哭声在我的心脏上浅浅地划下了一条悲伤。可惜,我不能说话,无法请她用笑声再为我留下一道欢乐的痕迹。
    小伙的暴躁还没有结束,在他睡觉的时候。隐约在空气中的呜咽刺激着他的神经。他终于忍受不住,冲到了阳台,把暴躁宣泄在了安静的夜里:“鬼嚎什么?你真要是没人要了,我要。”这刻,我觉得他是真诚的,直爽的。甚至是可爱的。
    这话似乎也有关机的功能,对面的呜咽嘎然而止。窗帘被拉开,两个人在同一水平面上对视。黑暗中,他们的视距能同时抵达对方吗?我不知道,但是,那两颗心脏跳动的频率,开始接近。我的心跳照旧极端地缓慢而又迟钝。我知道了,这场意外里没有我。
    第二天,小伙自从入住以来,第一次有女客到访,那个对面的姑娘。两个人聊得很开心,这种开心肆意地浸透在空气里,使我都能清晰地感受到。接下来,小伙的状况出现了巨大的变化,他来阳台的次数明显翻倍,晾晒的衣物也没那么多了。音乐变得没有那么嘈杂,说话开始轻柔。常用的短语,消失在了他经常微笑着的唇边。
    姑娘的身影频繁地出现在窗边,偶尔会向这边招手,她的音乐渐渐流露着温情。我现在的视力很好,几乎能看见她清澈欢快的眼睛,如明前茶般,闪动着永远初春的笑意。
    他们相爱了。我对此无动于衷。因为这么多年来,我还是不知道什么叫爱,不理解什么叫喜欢。那些复杂的情绪在我身体的分子式的排列中,仍然是一片空白。某个晚上,我悄悄做了一个决定,再看星星的时候,我会连姑娘的那一颗一起看了,我不会告诉她,也无法告诉她。尽管我不知道她喜欢的是哪一颗。小伙的那颗,就让姑娘帮他看吧。
    一个季节过去了,我的视力有些下降,眼前漂浮着尘土般的影子。小伙与姑娘快乐地生活着。这份快乐经常掠过我的心脏,却无法留下任何痕迹。我觉得累了,身体不再像以前那么坚实。
    又一个季节过去了。小伙与姑娘分开了。他们都没有错,都是认认真真地去爱一个人,又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认认真真地分手。有时候,大家都以为会永远陪着走下去的那个人,其实只能陪着走一段路。幸运的是,等待与希望总会为大家保留一点对未来的奢侈,不至于一次又一次的错过。
    姑娘搬家那天,小伙站在阳台,没有任何表示,只是愣愣地通过窗口看着对面搬家工人进进出出。姑娘好像很努力地让自己不走近窗口,把她的哀伤留给这个注定只存在于记忆中的男人。我的视线非常模糊,有些东西,只能依靠猜测了。
    第二天下午,我整个身体和几乎不再搏动的心脏都碎了,像千百片闪耀的阳光,那么多年沉默中积攒下的话语,毫不害臊地纷扬在空气中,以细小的颗粒的方式,在风中逐渐被抹去存在的印记。我无法保证它们全部是真实的,但它们都夹裹着我的真诚。现在,只剩“等待”存在于渐渐黑暗下来的世界中,“希望”彷佛我眼中最后那缕纯净的阳光,闪烁几下后,虚无在了一片灰色的空间里。

名字控


    我还有最后一个心愿,这个即将变成曾经的世界里,我还从未见到过自己。此刻,无数破碎的世界在地上明灭,彼此相见。每个碎片,都似乎是我原来的世界,也似乎是一个全新的世界,相互辉映着,各自演绎着另一种新的规律。
    我终于看清了我自己,在最后的时刻,非常的清晰。
    我——是一面镜子,一直住在阳台。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