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梨花幽凉(一)

时间:2013-03-30    来源:www.haiyawenxue.com    作者:舒眉女子白墨  阅读:

 我生前有多爱你,死后便有多恨你。___题前。
  (一)。
  “这梨花开得真好。”
  “是啊,墨师傅。开得跟雪似的白。”
  “不对。‘’
  “啊?”什么不对?
  “青天落白雪,因无根无念,自然干净无垢。而崖边这花,生于软尘,想净,难。”轻轻一个字落下,她漫不经心地拂开了一瓣飞上肩的妖娆白花。眉尖带笑,眼底清凉。
  “可是它开得比梨花庄的还要美。”素裙的玲珑少女接住一朵捧在掌心,神色有点惋惜。“只不过真可惜,长在这悬崖边上。万年都没人来的地方。”
  “没人来才平静。平静最好。”墨奚,江湖人称四爷。随手弹走了徒弟冷砚手背上的白花片。然后招呼另一个少年,“小琪啊,有没有带茶炉来?这儿,唔,景致不错,我们沏壶茶,正好歇歇。”
  少年随意地应了,不知从哪里拿出来一只茶炉,开始煮水。
  “谁说没有,师傅不是人?我不是人?你不是人?‘’煮水的少年有一双秋水灵动的眸,年轻的脸上有着淡漠和不爱言笑。
  “不跟你说,小师姐你就会欺负我。墨师傅,这花真美,我能不能藏一袖子回去?”面目清雅的少女看着被风吹得满天飞舞的花,目光涟涟盈盈。
  抚额,“砚儿,有些东西看起来极美,但是,碰不得。”
  “有那么严重?可是,小师姐为什么就可以?这不公平。”冷砚看着长年做少年打扮的百里琪随意抓了把梨花把玩,微微鬼脸。
  “小琪么,唔,她八字比你硬,所以碰得。那些东西伤不到她。可你不一样。”
  “……我八字也不轻的,墨师傅。”
  “比你小师姐如何?”
  冷砚想了想,撇嘴。“轻了一点点,而已。”百里琪投过来一眼。而已么?
  “那比我如何?”墨奚悠扬嘴角。
  直接摇头。
  “那就对了。你哪,碰不得的不要逞强,对你不好。”

名字控


  “那,我要是碰了会怎样?”
  “碰了,会死。或者,生不如死。”
  “哪有那么夸张?”
  冷砚的话才落,悬崖边那棵长势危险的梨花树突然抖了起来,掉落更多的白花。
  平地乍起一把陌生男音,跟着戏笑,“是的啊,哪有那么夸张?”
  “这……‘’抽一口气,冷砚利落地抽出朱砂剑对准突然无风自动的树。
  她师傅老喜欢挂嘴上的一句话,叫做,不合常理必有妖。
  百里琪站到她们面前。瞟到仍然悠哉盘坐地上喝茶的雪衣人,师傅她老人家是相信自己呢,还是相信自己呢?少年无奈地勾了嘴角。
  树身裂开,然后她们目睹了一个从无到有的变化,www.haiyawenxue.com 一个男人从树里优雅地走了出来,开口就笑,“好风雅。居然在我家门前煮茶。”
  (二)。
  过了水桥,一座庄子浮在眼前,白墙青瓦,从墙上横出一枝梨花雪来。无边的清幽。
  “咦?这不是四先生吗?您怎么?”一个守门小厮远远见了三个人,忙赶上前问。
  墨奚笑了笑,“是啊,我突然想起来还有事没和你家庄主说,才又折了回来。怎么,小哥,不欢迎呢?”
  “哪能哪能啊!我这就去禀报庄主,她一定很高兴!”
  被迎进了厅堂,未见人来先闻清笑,“先生去而复返,可是舍不得幽凉的梨雪酒?”
  来人有一双杏眸,青丝挽成倭堕髻,无余饰,只簪了一朵雪似的梨花。只是身子单薄得有些伶仃,显得那双大眼在鹅蛋脸上极其显。大得有点可怖了。
  这就是梨花庄的主人?她和小师姐昨天来拜访这庄子,可是没能见着这主人。因为这庄主只见了师傅。
  对上幽凉突然瞥过来的眼,冷砚腰上突然一阵酸痛刺骨的冷。她暗暗地吸气,她的腰一旦无缘无故犯凉,那么只有在……的情况下。
  百里琪把这个特异体质的师妹拉了过去,半挡住那道视线。不在意地回扫了一眼那庄主。
  幽凉不自在地收回了眼。“先生怎么不说话?”
  墨奚弯唇笑了笑,“我只是在想,庄主这梨花庄里尽植梨花,想必也有上百年头的老梨树吧?”
  “咯咯,那自然是有的。先生怎么突然问起这个来了?西厢门前有两棵百年老梨,先生若是有兴致,幽凉倒是可以陪先生去看看。”
  “不忙。问庄主姑娘一句,姑娘可信果报?”
  “果报?”
  “不错,因果报应,天理循环。”
  幽凉杏眸一闪,“先生这话何意?”
  “呵,无意。”
  “既然无意,先生还是随幽凉来看梨花的好。”
  “梨花昨儿已经看够了。不如,庄主姑娘随我去一个地方。”
  “去哪?”幽凉捏着自己的兰指,苍白的指尖划在室内一枝梨花上,柔嫩的花瓣霎时折断。杏眸寒中带刺,“先生,是代那人来传话的吧?是要我去见他?”
  含笑点头,“那,你可走?”
  “我要是不跟你们去,神官大人,是不是就此收了我?”幽凉长长的袖子遮在面上滑过,再见已是面白无血,长发垂地,眸作窟窿,飘在半空中的身子半透明。
  不是庄主幽凉,而是鬼女幽凉。
  “真的是……”冷砚退到墙边,脸色透白。她就说腰一凉就没好事,每次碰到的都不是人。
  “怕什么,不是还有师傅在。”百里琪无奈。
  “你很聪明。那就跟我走吧。我不想动手。”
  “我想知道,先生昨天来的时候为何不动手?”
  “因为我懒。”
  “那先生何不再懒一回?”
  墨奚摸着袖子轻轻笑,“事可懒,可不懒。”
  “看来不管是否愿意,我都得去了?”
  “冰雪聪明。”
  “好!我可以跟先生走,可是,我要上她的身。”兰指尽头,冷砚煞白了脸。
  “幽凉,既然已经成了孤鬼,你又何必还在意以如何的形态出现在他面前?”
  鬼女惨然一笑,“先生不得情爱,自然不知,情之一事,即便是爱到生恨,也绝不能在那人面前形容落魄地出现。若不是我死后怨念过深,化作了孤鬼,我又何至于要上你徒弟的身才能维持我的本来面貌?所以,我从不出这庄子。求先生把那姑娘的身体借我一宿,一宿就好。”
  冷砚脸色苍白。
  “半宿都不行,我家小砚儿的身体不外借。不过,还你容貌这点小事,我还是可以帮到你。”
  “真的?”鬼女欣喜。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