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生死赌局

时间:2018-02-07    来源:www.haiyawenxue.com    作者:任宏伟  阅读:

民国年间,江湖上出了个很古怪的杀手马一枪。马一枪随身总带着个装着三颗骰子的木盒,不管谁请他杀人,他都先讲明价钱,然后要求雇凶者摇盒子以赌大小方式决定是否杀人。雇凶者连摇木盒三次,只要有两次三颗骰子点数之和小于11,他就接活儿,反之不接。

徐宝善是水清县有名的大善人。有一年水清县大旱,田里的庄稼颗粒无收,城中几大粮商趁机联合起来哄抬粮价,当地百姓苦不堪言。徐宝善素来痛恨囤积居奇、为富不仁的奸商,他一咬牙,卖掉一半家产后,从外地买来粮食,一文不赚地卖给百姓。为救助那些身无分文的穷人,他还在城外搭起了粥棚。

徐宝善挡了粮商们的财路,粮商们自然对他恨之入骨,有个名叫仇财贵的粮商因恨动了杀心,秘密地找到马一枪。马一枪正缺钱花,张口就是两千大洋,仇财贵知道马一枪的规矩,点点头后就摇起了木盒。仇财贵连摇三次居然都是小,马一枪收了仇财贵的钱后,当天夜里就下山,一枪打死了徐宝善。

十年后的一天,有一个眉清目秀的小伙子找到马一枪,想雇他杀个人。

马一枪打量了眼小伙子:“你要杀谁?”小伙子咬牙切齿地道:“仇财贵!”

名字控

马一枪一怔,一下子想起了十年前的往事,不过很快他就恢复了常态,冷冰冰地说:“只要不违天意,你让我杀谁我就杀谁,两千大洋,你考虑考虑?”小伙子稍作考虑,从马一枪手里接过木盒,他先揭开盒盖,从盒中取出三颗骰子在手里把玩了一会儿后,才把骰子放入盒中摇了起来。

见小伙子连摇三次全是小,马一枪才松了口气,手舞足蹈地说:“看来仇财贵真的该死,你快把大洋给我,不出三天,我一定让仇财贵见阎王!”

小伙子犹豫了一下,又道:“还有一事我不得不说,仇财贵已今非昔比,不但家大业大,为防有人害他,他还重金请了八个武功高强的保镖不分昼夜地保护他。”

马一枪又是一声冷哼:“你是怀疑我的能力吗?好,那我就给你露一手!”马一枪出手奇快地掏出枪开始寻找目标,他先仰头瞄了瞄空中一只飞鸟,又摇了摇头,接下来他低下头平视着远方,突然指着约100米外一个正在飞舞的小黑点对小伙子道:“就是它了。”

小伙子極目远眺,才看清楚小黑点是只苍蝇。只听一声枪响过后,那只苍蝇就神奇地落了地。

小伙子脱口而出叫了声好,然后毫不犹豫地付了钱。

两人完成交易的第三天下午,一条特大消息就传遍了水清全城:仇财贵遭了报应,被人当街暗杀。水清百姓奔走相告,竟比过年还高兴。

杀了仇财贵的当天夜里,狡猾的马一枪为防仇家人报复,就逃到一个秘密藏身地。在藏身地隐居半年多,他才重出江湖。

这天,马一枪正在一家小旅店休息,突然有个四十多岁带着只猴子的人来找他。那只猴子穿着宽袍大袖的戏服,十分滑稽。马一枪明白,凡是来找他的人都是雇凶者,便使了个眼色带着中年人往外走。两人来到一座人迹罕至的小山上后,马一枪道:“说吧,你打算杀谁?”中年人道:“我来找你是想告诉你一个大秘密。”马一枪一怔,好奇地问:“什么秘密?”

中年人说:“在告诉你秘密之前,你得先回答我几个问题。”

见马一枪点了点头,中年人问:“你敢说你杀过的人都是顺从天意吗?”马一枪拍拍胸脯:“我敢指天发誓,我杀过的每一个人都是上天授意。”

中年人冷哼一声:“如果有被你错杀的人,你咋办?”马一枪依旧自信满满地道:“我还是常说的那句话,如果我马一枪违背天意错杀一人,我就自杀抵命。”

中年人伸出大拇指,连声称赞马一枪是敢作敢当的真好汉。

就在马一枪被中年人吹捧得浑身舒坦时,中年人却话锋一转说出了那个大秘密。半年前,雇马一枪杀仇财贵的小伙子是徐宝善的儿子徐同。为让仇财贵死在马一枪手里,徐同还专门找了个千术高手教了他一段日子。当徐同学会换骰子的绝技后,他才带着三颗特制骰子来找马一枪。

马一枪惊出一身冷汗:“胡说八道,你有什么证据?”中年人冷哼一声:“你盒中的三颗骰子就是证据,不信你取出来砸碎看看。”

名字控

马一枪从盒中取出一颗骰子,看了看并未发现异常,但当他把骰子往一块大石头上一摔,骰子里居然流出了水银。中年人指着水银说:“马好汉,你有何话说?”

马一枪故作轻松道:“骰子做过手脚不假,但也不能证明我错杀了仇财贵。假如徐同那小子不使诈,说不定他连摇三次也一样是小。”中年人冷哼一声:“你敢不敢再用骰子和我占卜一回,看看仇财贵到底该不该死?如果不敢,那我也只好到江湖上替你‘扬名’了。”马一枪脸涨得通红:“我有何不敢,我们现在就占卜。”

中年人显然是有备而来,他从身上摸出三颗水晶骰子示意马一枪检查一下。马一枪接过透明的骰子仔细检查了半天,确认绝无问题后才投入盒中。

两人虽对赌具没有异议,但因互不信任,究竟该由谁来摇木盒又产生了分歧,两人争论了大半天,最后中年人突然一拍脑袋道:“马好汉,要不这样,我们都别摇,让我的猴子来摇,咋样?”马一枪琢磨了片刻:“就这么定了,由它来摇最公平,也最合天意!”

中年人先示范性地摇了两次,然后把木盒递到猴子手中。让人没想到的是,猴子抓起木盒三蹦两跳就上了一棵大树。中年人在树下训斥了几句,猴子才下来。

中年人做了个摇木盒的手势,猴子就抓起木盒摇了大半天,然后模仿中年人的动作,把盒子放到地上。

马一枪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地揭开盒盖后,兴奋得一蹦三尺高:“小,小,真是小,看来仇财贵真的该死!”

中年人长叹一声,片刻过后,他才冷哼一声:“你先甭得意,还有两局呢!”

新的一局又开始了,猴子抓起木盒摇了几下后就放下木盒。马一枪揭开盒盖一看傻眼了,这一次居然是大。

别看马一枪平时杀人不眨眼,但在猴子又拿起木盒的那一刻,他却紧张得心一下子悬到嗓子眼儿。当猴子第三次摇完把盒子往地上一放,马一枪犹豫了大半天才打开盒子,他只朝盒中看了一眼,豆大的汗珠就布满了额头。  中年人冷笑着说:“两大一小,天意如此,马好汉,你自裁吧!”马一枪一边拔枪,一边自嘲道:“真没想到,过去我用骰子决定别人的生死,今天居然轮到我头上。唉,也许这就是天意吧!”

说罢此话,马一枪双眼一闭,就对着太阳穴开了枪。

中年人凝视了马一枪尸体片刻,然后说道:“马一枪,看在你信守诺言的份上,我田斌就把所有实情都对你说了吧。”接下来,田斌就自言自语起来。

田斌本是个游走四方的耍猴人,有一年他带着猴子到水清县卖艺,突然得了大病,如果不是徐宝善仗义相救,田斌必死无疑。田斌在徐家养病期间,通过言谈,徐宝善认为田斌是个有才之人,田斌病愈后,徐宝善就留他当了管家。

那年徐宝善中弹身亡后,虽然警方很快锁定凶手就是马一枪,但因马一枪逃得不知所踪,当时又兵荒马乱,警方查了几天就不再管此事。

义愤填膺的田斌无奈,只得自己想办法。田斌推测,雇凶者嫌疑最大的是仇财贵,为能查到证据,他就与仇财贵的一个心腹交起了朋友。仇财贵的心腹好酒,田斌就隔三岔五地请那人喝酒。有一次两人喝酒,那人喝得烂醉,就口无遮拦地说出仇财贵雇凶一事。田斌本想报案,但转念一想,就算警方介入调查,仇财贵的心腹不肯作证,警方也奈何不了仇财贵。

经过冥思苦想,田斌终于想到一条可先后除掉马一枪、仇财贵两个恶魔的连环计。为使计划顺利实施,田斌先动手仿制了马一枪的木盒和骰子。马一枪的赌具很普通且多人见过,因此仿制起来不难。接下来,田斌每天秘密训练猴子,通过听觉辨别木盒摇骰子赌大小的结果。经过长达9年的训练,猴子终于掌握绝技,田斌以手势暗示猴子摇小,猴子就能摇出小,反之则大。

田斌觉得时机已经成熟,便又利用他曾学过魔术的优势开始教徐同换骰子的技巧。徐同技成,田斌便讓徐同去找马一枪。徐同顺利地完成了雇马一枪杀仇财贵后,田斌明察暗访了大半年,才在那家小旅店找到了马一枪。

后来,田斌用激将法诱导马一枪入套,当他把木盒递到猴子手中,他使了个眼色猴子就上了树。猴子上树后,马一枪假装骂猴子发出暗语后,猴子就利用枝叶遮挡将藏在身上的木盒与马一枪的木盒调了包,这就是猴子能随心所欲按田斌暗示摇中大小的原因。

顺利地利用猴子的绝技做成了第一件大事,田斌回到水清县后,他就带着徐同和猴子开始做第二件大事——劝赌。许多赌徒看到一只猴子经过训练都能出老千,纷纷戒赌。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