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今夕何须许归期

时间:2019-12-27    来源:www.haiyawenxue.com    作者:初末  阅读:

【缘起

天界有一位上神紫月帝君,身居天河星华宫。天职司命,掌管八荒命脉,手掌翻覆间,便可主宰四方生灵之命运。

“我虽司命,却没有料到自己的命运。”

【初见

女孩一身白色锦衣已然被血染红,皎洁月光下,仿佛盛开了大片的血色蔷薇。

虽然看上去十五六岁的模样,可美丽的脸上已经写满了疲惫。

haiyawenxue

韩楚嫣拼命的逃着,仿佛后面有什么怪物似的,崎岖不平的山路也不能延缓她的脚步……一路拼命的逃着,没有一刻敢松懈的时候。

眼看退到回头崖无路可走的时候,追兵已经追了上来,尽管还有一段距离,韩楚嫣还是看清楚了带头的那匹马上的男子的样貌,天裕国二皇子韩楚靖,自己的弟弟。

韩楚靖逼宫造反,杀了父皇,杀了皇兄,囚禁了她的母后,如今对她也要下手,只因为父皇欲立嫡长子韩楚麟为太子。

对皇宫里的一切一切,她已经没有任何的留恋,崖边有一石碑,上面刻着回头崖三字。

“既然都已经心如死灰,何来回头!弟弟,如果非要如此,皇姐希望你能做一个好皇帝。”

唇角勾起一抹美丽的弧度,转身轻轻的跳下回头崖,如同开在忘川河畔的彼岸花,美得触目惊心。

入眼是一片素雅淡漠,紫色纱帐飘逸,红烛滴泪,窗户微微开启,窗外的花香倾洒着飘进屋内,微风拂过,吹得香炉内的缕缕青烟有些四散。

头还是昏昏沉沉的,四周是那么真实不像做梦……她这才知并没有命丧回头崖。

“水若,你终归还是回来了,赶紧把这药喝了吧,这可是我亲手煎的,刚刚温下。”

闻声看去是与她年纪相仿的俊美少年,额间用银链系着一血色水晶坠,长发如墨被整齐的束在脑后,一双泛红的眼眸中闪着寒光,双目闪烁间,流露出的是一丝温柔。

黑色锦衣上绣着的赤红色花纹让人不禁联想到殷红的血或一只邪魅诡异的黑猫。

迟疑了一下的楚嫣伸手想要接过递来的药碗,那公子躲闪了一下坐到了榻边,对着勺子里的汤药吹了吹,喂进了她的嘴中。

“水若,别动,你睡了一天才刚醒,我来喂你。”

少年的眼神深邃冰冷,脸上无半分多余的表情,仿佛不能被拒绝般给韩楚嫣灌下了整碗汤药。

“这位公子的救命之恩,本公……韩楚嫣铭记于心,只是这水若……公子怕是认错人了。”

haiyawenxue

听到韩楚嫣这样说,那少年的脸立刻黑了下来,阴森森的瞪着她,眸中的神情楚嫣竟然无法琢磨。

“你就是蓝水若,不然你怎会来缚灵山谷!”

这刚才还风度翩翩的人,开始变得歇斯底里,眼眸微红充满了杀气,冰冷的手紧紧的扼住了楚嫣的脖子。又似乎觉察到了什么,手才缓缓松了下来,冷漠的看着榻上正在大口喘气的楚嫣。

也不顾她不解的眼神,一伸手就变出一副画卷,画中的佳人正是一身月白衣裙,墨发如瀑似随风轻扬,柳叶弯眉,双眸妩媚中还有着一丝的妖娆,唇如樱花瓣落,嘴角勾笑,白皙的皮肤……水蛇似的细腰缠着红色缎带如同是红尘中的牵绊。画中,她裸着足,正在花间起舞。

画里美人和韩楚嫣是惊人的相似,连楚嫣自己都有点分不清楚自己到底是不是画中人。

少时,男子收回画,脸上的表情如同冰山一般,仿佛再多看一眼都会被冻伤。

“从今日起,你便是蓝水若,我是你的夫君风月朔。”

风月朔转身刚要离去便被楚嫣叫住了,回过头用冰冷的眸漠然的看着她。

“我虽不知这是哪里,但你也休想戏耍于我。”

韩楚嫣说罢虚弱的掏出怀中的白玉腰牌。

“天裕国毓长公主韩楚嫣,休得无礼,念在你救本公主的份上,你大不敬的罪名我可以免去。”

看到此,风月朔那冰冷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笑意,不知是不屑还是轻鄙,终而大笑了起来,惨白的俊脸上更显恐怖。

阴冷,黑暗,邪魅,怨恨……这些形容风月朔,或许正好合适。

“呵,是么?”

说完拍了拍手,场景翻天覆地的改变。月光的照耀下,房间变成阴森的荒野,阴风阵阵,鬼火飘摇,风月朔不知不觉的走到了楚嫣身后轻轻的笑了出声。

“如你所想,我是妖,这缚灵山谷中的禁锢之妖!”

正说着,一切又变回了原来的样子,屋内海棠花香依旧清新,紫铜香炉里的青烟依旧袅袅。

“这缚灵山谷你是一辈子也出不去的,安心的做你的蓝水若,用你的一生来伴我可好?”

楚嫣还在惊愕之中没能明白,一时间竟不知道自己的长相到底是救了自己还是害了自己。

“若不好,有其他选择吗?”

邪魅阴冷的风月朔好似周身都围绕着极大的怨煞之气。和此人一起,还要一世,她韩楚嫣又不是智障……

“有,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轮回。”

空气的温度几乎下降到了冰点,让人生寒。

“楚靖估计正在寻我尸骨,如今你又……罢罢罢,我上辈子定然是作孽太多,才会沦落到这鬼……地方!”

对面是冷血暴戾阴晴多变的妖孽,若出去也是被追杀,韩楚嫣麻利的拔出金簪想要朝胸口刺去,手被风月朔紧紧抓住了,根本就动弹不得。

“可要想仔细,你死了以后就是灵,我若把你留在缚灵山谷那可是易如反掌,你将永生永世与我为伴。”

风月朔勾唇狞笑着,残忍阴森的冷笑在这张如谪仙般俊美的脸上,显得那样的不协调。

听到他这么说,楚嫣赶紧松开了握住金簪的手,风月朔的手也慢慢的放开了。

“风公子,你……是什么成……妖?”

风月朔愣了一下,徒手变出一支洁白若雪,闪着一抹淡蓝浅光的花,花散发出的光,像那皎洁的月。比昙花还要美,比百合还要素丽。

haiyawenxue

“涂疾山月魂花,便是本尊。”

风月朔正经起来翩翩君子温润如玉,如不是亲眼所见,韩楚嫣根本不能想到他竟然是传说中的月魂花。

伸手想要去碰,他手中的月魂花随即化为点点萤光……

听闻,涂疾山缚灵谷内有这种花,是神女的化身,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开花,因此每次隔一百年开一次,一次的花期数月,灵力充裕,可引灵缚灵。凡人传说是无缘可见的。

“水若,你饿了没?咱们去用膳吧?”

韩楚嫣哪有胃口去吃,把胳膊从风月朔冰冷的手中抽了出来,摇了摇头。

“本公主……”

话未说完,一声清脆的耳光响了起来,血从她的嘴角溺出,徒添一丝的邪魅,青丝散开她竟然落得这般狼狈。

四周的空气几乎凝结了,只剩下韩楚嫣不平稳的呼吸声。

她睁着惊恐的泪眼,委屈的看着风月朔,心在许久的暂停之后又恢复了跳动,但却不再平静,一脸的不可思议……

这一个耳光来的太突然,他在韩楚嫣心中刚建立的温润的形象瞬间崩塌,此刻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疼。

风月朔冰凉的手轻轻的抬了起来,想要抚摸楚嫣脸上的泪痕,当见到她不断躲闪的目光时,他的眼神那一刻仿佛温柔了些许。

“不长记性,你现在是蓝水若!”

他拂袖离的背影潇洒又绝情,眨眼间消失得无影无踪。门和窗紧紧的关上,屋内的数支红烛也全部熄灭,只剩下震惊的楚嫣,和在黑暗中蔓延的紫檀熏香。

“风月朔,你这个大混蛋,若有机会,本公主一定把你剥皮抽筋,千刀万剐,碎尸万段,挫骨扬灰,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韩楚嫣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对着空气骂着。

“好,我等着那一天。”

风月朔一愣,摇了摇头,在房间外施了结界,纵使是神也无法闯出去。

“安心睡罢,你是逃不出缚灵谷的。”

【花下魂】

这一晚上韩楚嫣就那样昏昏沉沉的睡去,睁开眼睛时蓦然发现有一双带着血色的眸在紧紧盯着自己,惊得她失声尖叫起来,一个冰冷的手瞬间将她拥入怀中,如同浸在冰窖一样。

风月朔眼中寒光流转,指尖轻轻一点,韩楚嫣身旁便白雾笼罩,一身月白色的衣裙便穿在了她的身上,束在脑后的青丝也变成了挽云鬓,血玉簪斜插着收起墨发。

“水若,你想去哪?我陪你。”

由一开始的温柔,到现在柔情似水,风月朔是在对着楚嫣这个替代品来表达对蓝水若的苦相思。若是不知道缘由的人,怕是会认为这是一对多么恩爱的眷侣。

“送我离开这里可好?”

听到她的话,风月朔下意识的,想起了四百年前的一段往事,那美丽的容颜也是这般温柔,如同玫瑰般妖娆,可结果……

挖心的痛,抵不过他蚀骨的伤。

想到过往,风月朔的瞳孔骤然紧缩,那双幽冷血腥的眸再次危险的眯起,很自然的,韩楚嫣就成了他泄愤的对象。

修长完美的手指猛的掐上楚嫣雪白的颈,掌心回拢,力道慢慢加重,看到那双清澈的眸逐渐布上了一层水汽……这一刻,他似乎想起了心脏的位置。

前一秒还柔情似水、情深爱浓的,现在就是一个千年冰山,狠戾嗜血。

变幻无常的脾气让人琢磨不透,着实不知下一秒会不会又发生什么。

“莫要有离开的念头,惹到我对你没好处。”

风月朔那带着血丝的眸内充斥着恼怒之色,以及一股冰冷的杀意。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韩楚嫣依旧像座雕塑似的任由风月朔扼住喉咙。从始至终都没有一丁点动静,因窒息而涨红的脸意外的没有恐惧和鄙弃,似乎在考验他的耐心。但这风月朔的耐心却是最经不住考验的,见韩楚嫣半天都没反应,他眯着眼,漆黑的眸中幽光逐渐转暗。

“不怕我杀了你?”

“比起我,你可是更怕……孤单呢。”

韩楚嫣这次的安静,似乎没有起效果,反倒是眼角滚落下的泪珠,令他渐渐的松手。眼神里说不出的复杂。

“不许哭了。”

越是这般说,韩楚嫣越是哭的厉害,真可谓是梨花带雨花枝乱颤。风月朔刚刚的狠戾即刻烟消云散,望着她,笨拙的提起袖子为她拭泪。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