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深情即是一桩悲剧,必得以死来句读

时间:2017-04-09    来源:www.haiyawenxue.com    作者:傻的可以  阅读:

深情即是一桩悲剧,必得以死来句读,

你真是一个令人欢喜的人,你的杯不应该为我而空。

---简贞《四月裂帛》

 深情即是一桩悲剧,必得以死来句读_www.haiyawenxue.com

-1-

窗外细雨飘飘洒洒,洛风坐在我对面大口大口的喝着酒,许久不曾开口说话。

四月,一个勾起他内心最深伤楚的时节,清明的烟火在郊外闪烁,他吸了一口手指尖的香烟,看了看黑白照片前升起的香火,吐出了往事一圈圈。

名字控

洛风出生在皖北的一个偏远小城,有着和我家乡一样的望不到边际的麦田。田埂上每当到了春天,开着大片大片的黄色蒲公英花朵,瑶远就是那个穿着好看的花布裙,穿梭在那片明黄中的姑娘,洛风因为她,在后来的日子里选择了远走他乡,一个人孤独成殇。

洛风是在大学期间做兼职的时候在KFC遇见瑶远的,因为两家住的并不远加上都是来自同一个小城。洛风就打心眼里想要照顾和保护弱不禁风的瑶远,很多脏活累活都抢着替她做完,那个17岁的姑娘,一个高中读完就出去工作的女孩,命运赠与她的却是与很多同龄孩子的截然相反。

瑶远很喜欢看书,他最喜欢的就是洛风赠与她的那一本简贞的《四月裂帛》。

“深情即是一桩悲剧,必得以死来句读。”

她小心翼翼的把这一句摘录在记事本上 ,如同小心翼翼安放自己和洛风的爱情一样。

-2-

洛风很宠爱这个精灵一般的姑娘,他常常轻抚着她的长发说,将来我的爱人,必定也像极了你这般模样。

他带她走过学校门口那条长长的绿荫小路。

她给他做他最喜欢的淮南菜。

他带她去泰山顶上看了人生的第一场日出,当东方泛起鱼肚白的时候,他搂着她的肩膀,想象着几年以后,她会成为他最美的新娘。他们在月老庙里双手奉上最虔诚的香。

瑶远一遍遍幻想,她未来的依靠,一定也就是这般模样,她们会生一对儿女,男孩像他,女孩像自己,然后倾其一生的去爱护幼小的她们,让他岁月无恙,现世安稳。

两情相悦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就比如说你还未来得及浅尝朝露,黄昏却已然降临。

瑶远把那些我温暖的情话都一笔一划的记下了,装订成了精美的小册,想着老了以后,坐着摇椅慢慢回忆慢慢聊。

洛风也很努力的一边做兼职一边读书,想着给瑶远一个安定的未来。

 深情即是一桩悲剧,必得以死来句读_www.haiyawenxue.com

-3-

名字控

幸福这东西一点也不符合牛顿的惯性定律,总是在滑行最流畅的时候戛然而止。

“与你的初见是重逢,只因为你望过来的一眼就要命。”

直到后来瑶远出事了,洛风才在田埂上大片的蒲公英从中挖出那个小本子,才真真切切感受到,那份执着的爱,太过深沉且伤痛。

一个春雷滚滚风雨交加的夜晚,瑶远从工作的地方请假回家看望生病的母亲,却被告知父亲已经给他私自定好了婚事,要她嫁给隔壁村那个大了自己15岁的中年大叔 ,而且父亲已经收了丰厚的彩礼。

瑶远极力的反对,换来的却是父亲无情的一记耳光,父亲说,母亲重病,弟弟要上学,已经是家徒四壁了 ,外面还有讨债的围追堵截,那一刻,瑶远绝望的看着父亲,说了句我恨你,然后消失在雨夜。

众人找到瑶远的时候,已经是次日的清晨,她带着苦涩的微笑倒在田埂上,身边是大片大片的蒲公英花海。地上,散落着半瓶除草剂。

“深情即是一桩悲剧,必得以死来句读。”

瑶远带着无限的留恋与绝望离开了这个世界。在最美好的年华,毫无保留的带走了对洛风的爱。

离去的,走的义无反顾 ,活着的,虽生犹死。

洛风疯了一样的追回小城,看到的是一座新砌的土堆,他后悔自己没有接通那最后的一个电话,没有挽留住那一个鲜活年轻的生命。

自责,忏悔,思念,恍恍惚惚,整日如同行尸走肉般,每个午夜梦回,洛风都能听见瑶远银铃般的笑声在耳边回荡,他开始出现幻觉,循着声音几次爬上了寝室楼顶的天台,风一吹,他就醒了。

后来学校里开始流传说洛风变成疯子了。

后来洛风被迫退学了。

 深情即是一桩悲剧,必得以死来句读_www.haiyawenxue.com

-4-

听说,有高楼大厦的地方,会让人抑制住愚妄。

听说,车水马龙的地方,会让人日夜兼程的奔走而遗忘来时的方向。

听说,灯红酒绿的地方 ,会让人暂时忘掉悲伤

洛风在一个有雾的初晨,去了南方。他说他想逃离那些个开满了蒲公英明黄花朵的地方

他落脚在了深圳,经过几年的打拼,在龙岗做起了一家不大不小的餐饮店,忙时点餐,闲时卖酒。他游走在每一个妖艳的小妖精之间,但从来没有和那些人有过第二次的见面。

午夜的风透过落地窗,摇响了窗前的风铃,听说,风铃的声音,能给那些游走的魂魄指引回家的方向,洛风在窗前挂满了风铃,心想这总有一天,瑶远会听见声响。

说道这里,他抬起头红着眼圈问我说:“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魂魄吗”

我楞了一下,回头看了看他桌角的黑白照片,三柱香火以及快要燃尽了。

我想了想说,我是无神论者。但是我还是耐心的听完了他接下来的讲述。

-5-

洛风又点燃了一根烟,说,清明节前夕,一连好几个晚上,他都在午夜12点的时候接到外卖的点单,因为时间太晚,外卖骑士基本上都累一天回家休息了,他就亲自去送了外卖,同样的地址,中城康桥花园44栋44号,可是每次去了都是找不到具体的方位,就像遇见迷雾一样,转了无数个圈之后还是回到了起点。拨打外送单上的电话只能听见那头标准的普通话:您拨打的是空号。最后一次,洛风使用了高德地图导航,结果却一路迷迷糊糊的到了郊外,那是一片正在建造的工地,导航的目的地是一个梧桐树,梧桐树下星星点点的开满了黄色的蒲公英花。

那一刻,洛风仿佛听见远处萋萋的哭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他耳边说,来生早点娶我好吗,带我回家。

洛风知道,很多年想忘却的,想逃避的,却一直真真实实的存在,瑶远,一个明媚的女子,来了又走,走了又来,洛风的心满了又空。后来洛风就在窗前挂上了那些风铃,给她一盏明灯。

洛风说:“我看过落叶飘零的孤单,走过长夜戚戚的寂漫,经过暧昧不清的灯火。这是他一个人的回忆,始终不渝时光经过的沉淀,想念浮浮沉沉,涌动在寂寞的心头。只是每个四月,他还是一个人游荡在这所空荡荡的城市、无所适从的想起她,曾经穿着画布裙穿梭在田野的巧笑嫣兮…”

我想,一份好的爱情大抵上就是,不能今生今世,那么就相约来世 。

只是我不知道,那些被封印在记忆深处的爱,是不是都可以殊途同归 。

名字控

一个转身,一个回眸,沾染上的红尘,都可以在青丝和白发中走上一遭轮回。

-6-

再次见到洛风时候,他依旧单身,只是身边多了一个两岁的姑娘,那个小女孩有着清澈的眸子,笑起来一对眼睛弯成月牙状。洛风说,这是她从孤儿院收养的 ,眼睛特别像瑶远。

他给她起名叫思念。

 深情即是一桩悲剧,必得以死来句读_www.haiyawenxue.com

《完》

文:傻的可以

常驻网站:海崖文学网

新浪微博:无痕雪小妖

微信:360193904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