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海崖学网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盛放如莲

时间:2018-01-12    来源:www.aikann.com    作者:李蕾  阅读:

1

盛衣确信,自己最后一次见到张晓威,是在绿萼花店门前。

要十枝马蹄莲,用粉色纸包起来,张晓威说。他付钱的时候,盛衣有点心疼,她没想到几朵花也这么贵,够吃一次烤鱼了。盛衣透过密密的睫毛看一眼张晓威,他脑门上冒着油光,很用力地抱了一下盛衣和她怀里的花。张晓威说,盛衣,你这个样子好看死了,我一定对你好好的。

一年后,盛衣嫁给了张晓威,他再也没牵着她的手进过花店。不怪张晓威,是盛衣不要,她说花可以自己长出来,不用买,她心疼那些钱。

婚后的日子,盛衣偶尔呆呆地盯着张晓威看,看着看着就去他肩膀上咬一口,咬得他怪叫一声,那种做梦一样的感觉骤地飞走了。盛衣咯咯笑,她总觉得张晓威应该看不上她,可他们还是在一起了,还要很久很久地在一起。张晓威说她傻,盛衣,你真不知道你有多好看?我把你当宝。

盛衣从小就好看,父母去世早,她跟着叔叔婶婶长大,从来没有人把她当宝。张晓威的父母也不喜欢她,嫌她只上过技校,没固定工作,也没见过大世面,他们根本不承认她。

名字控

2

张晓威失踪以后,盛衣总是睡不着,睡不着就坐在院子里的摇椅上,摇呀摇地回忆这些细节。

过去九十九天了,张晓威没有任何消息。

五一节前,他说要去山东参加同学聚会,盛衣不太高兴。他们拌了几句嘴,其实也就是一句话没说好,张晓威发了脾气,恨恨地赌咒:我要是对不起你出门让车撞死。

盛衣眼圈一红,被噎得说不出话。张晓威气哼哼地收拾东西。走的时候摔了一下门,没有回头。盛衣本来想叫住他,让他换件新衣服,带上剃须刀,不知为什么,这些话都没说出来。

张晓威失踪以后,盛衣总觉得胃里硬硬的,是那些没说出来的话变成了石头。早知他就此不回来了,盛衣怎么也不会跟他怄气。

绿萼花店新来了一个小店员,鼻子眼睛都圆圆的,像一个一个的句号。

盛衣拿着照片给她看:这是我丈夫,你见过他么?

小店员仔细看看,摇摇头,圆眼睛变成了问号。

可是我亲眼看见他进了花店,然后就不见了。

这番话盛衣不记得重复了多少遍,先是丈夫单位的人,然后是婆婆,邻居,警察……他们不厌其烦地问,盛衣总说:我亲眼看到的。

所有人都在想:张晓威为什么要去绿萼花店?

五月三号,他给盛衣打过电话,说晚上去山东,三四天后回来,等着我。盛衣忽然有点委屈,难道我是一条鱼么,顾不上吃就放在冰箱里冻着,回来一解冻就能吃。她一委屈就说不出话,索性挂了电话。

如果盛衣知道这是最后一次听见张晓威的声音,她肯定会对他说好多好多话,直到两鬓斑白。

当时却不是这样,盛衣挂掉电话就出门了,觉得心里发堵。不知怎么就走到兴庆宫门口,那儿有一排灯箱广告:一个黑发猫眼的女人举着手机。张晓威说过,盛衣长得很像她。

名字控

两双猫眼对峙着,盛衣忽然有点自卑了,人家是歌星,开演唱会一张票卖六百多,自己有什么呢?张晓威当初为她和家里闹翻,两人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有,多亏宋子臣,张晓威的校友,如今在规划局当着不大不小的官。张晓威带着盛衣低三下四地去求他。宋子臣看一眼盛衣,她慌慌地躲,心说这人的眼睛里怎么有雪花和刀子。三天后,宋子臣帮他们借到一间小平房,又帮盛衣安排了一份在园林公司打杂的工作。

小平房光线很暗,盛衣把墙刷成了樱花红色,屋前屋后种满了花。宋子臣来看望他们,送来一张摇椅做新婚贺礼。彼时蔷薇正好,盛衣挽着长发斜插一朵红蔷薇,宋子臣捧着她新沏的绿茶,半晌竟无言。

从此很少联系,张晓威买了礼物去谢宋子臣,他坚决推辞,只留下了盛衣亲手栽的几盆花。

3

下午偏西的阳光里,盛衣想着这些生活的琐屑,它们如同阳光下的浮尘一样闪亮。然后,她毫无防备地看见了张晓威,隔着一条马路,那个无比熟悉的背影一下子钉进了她的眼睛。只一喘息,盛衣的眼泪就汹涌而来。一辆公交车遮住了视线,她绕过去,奔跑着再绕过去,张晓威就不见了。他消失的地方是一个玻璃房子,绿萼花店。

宋子臣是在路过的时候忽然想起盛衣,于是决定去看她。

盛衣从槐树影里站起,冲他笑笑,宋子臣反而不知道该说什么,坐下来默默吸烟。

你都知道了?

宋子臣点点头。外面的人都在说这样一个年轻女人不知怎么就没了丈夫,什么样的猜测都有,他每每听见就心里发慌,只是没想好该不该来。

盛衣说,今天是我生日。

本命年,宋子臣提议,出去喝一点酒。

盛衣点了一瓶龙舌兰,她从没喝过这种酒,只知道这是一种花,和马蹄莲一样,有着动物的名字。宋子臣告诉她喝龙舌兰的方法,先用柠檬擦手,再撒盐,伸出舌头猛然把盐舔掉,一饮而尽,再慢慢地嚼片柠檬。

盛衣按他说的那样伸出舌头猛然把盐舔掉,咕咚一口咽下那些酒。一条阴险的火蛇唰地窜进身体,她尖叫一声,眼泪、鼻涕全冒出来,难看极了。

就在这一刻,宋子臣看见了盛衣的舌尖,闪电一样稍纵即逝,又粉红又热烈,他一下子被击中了。

这个年少持重,中年得志的宋子臣,从来没有像今夜这样,如此柔软,如此敏感。

沁凉的手指落入发端,是盛衣,她咝咝地吸着气,宋子臣一把抱住她,嘴唇贴着一段优美的肩胛滑行……槐树枝条簌簌发抖,叶落有声。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深度阅读
    名家散文  爱情散文  散文诗  抒情叙事